异能至尊神眼txt全集在线下载

第九章:一刀天堂,一刀地狱

苏哲这时也激动起来,他当时只看到里面有绿,至于什么玻璃种他根本不懂。听到围观人群发出的羡慕骚动,苏哲终于忍不住将透视能力开启。

石头没完全解开,只露出一个晶莹剔透边上有一抹浅绿的形状。

“小哥,下面准备怎么切?”郭涛将砂轮放下去。

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在苏哲身上,在得知他是一个瞎子,更是直接就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一个瞎子赌涨,还是从有着赌石界“鬼见愁”陈象手上买的石头赌涨,这恐怕是祖宗十八代在下面同时发力让祖坟开光才会出现的情况。

苏哲继续装着看不见的样子,摸着机器走过去说:“让我摸摸看,这一辈子都没摸过真正的翡翠,先试下手感。”

很多人笑起来,有善意的,有叽笑的。

摸了一会,苏哲赞道:“真滑,看来是真出绿了。”周围齐刷刷的露出鄙夷的眼神,这是明摆着的。这个时候,大家早就忽略他是一个瞎子,只当他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赌石人。

“师父你看着切吧,我对这东西不懂,也看不见。”

郭涛也没再说话,手里继续忙活。既然出了绿,还很有可能是玻班种,郭涛也不敢大意,一点一点的擦着。

本来是傍晚,大家都只是过来看一下,就准备离开的。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大家都不愿先离开,要看到结果。

郭涛擦了将近半小时,终于完工。

“没想到真的是玻璃种,看色泽和剔透程度,还是属于上等的玻璃种。”郭涛拿着直径大概有10厘米长的翡翠在手里看了起来。

“没想到我卖的石头都有出高种的时候,我先去放个鞭炮贺下才行。”陈象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不顾众人的取笑,往外面跑出去。

“小哥,石头解完了,这块玉是你的,你准备怎样处理?”郭涛将是玉递过去。苏哲拿在手里享受着光滑的手感,有点爱不释手。郭涛问他怎么处理这块玉,苏哲当然是想立刻转手,毕竟怀壁有罪这故事他还是听过的。

他要不是失明人士,恐怕没人会打主意,一个瞎子恐怕转过身就有十几人将他包住了。

正在考虑时,一直站在旁边的两个穿着比其他人要显得有气派的男人其中一个开口说:“小兄弟,要是你想出手的话,我出五百万,你将这块玉转给我。”

五百万?苏哲愣了一下,这玩意有没有这么值钱。他知道翡翠价值不菲,心里的估计也就五六十万,没想到对方一下子就开出五百万,让他听着有点天方夜潭的感觉。

“老李,这次就不要跟我抢了。我出八百万,小兄弟,这玉让给我吧。”另外一人说。

“魏德刚你就不能少跟我抢一次呀,每次出到好东西,非得过来掺一脚。”先开口那人语气很不满。

魏德刚笑了起来:“李全,你也不要五十步笑一百步,难道我每次竞标的东西你就没掺合过?”

李全鼻子哼一下,往上加价:“一千万,我立刻转帐。”

“老李,你还真舍得下本钱,这块玉用来做几副手镯,剩下的弄几副耳环和其它饰品,最多能让你多赚两百万,要不要跟我拼得那么凶。”魏德刚无奈的摇摇头。

“我高兴。这一次就是亏本我也要抢你一次心头好。”

话说到这个份上,魏德刚自然不会溢价。他是生意人,这种斗气的事情可是斗不过这个二世祖。

价格开到一千万,完全让苏哲懵起来。这种价格,他不可能不出手的。当收到手机短信时,苏哲都有点不敢相信,前后不过两个小时,他就成为千万富翁。心里暗叹一声,怪不得有人说赌石这行当,一刀天堂,一刀地狱。

古人诚不欺也。

交易完,李全拿着那块玉在魏德刚面前炫起来。魏德刚看到他像小孩子一样的行为,苦笑不已。

“小哥,剩下那一块你解不解?”郭涛没忘记他的主要任务。他解石解了这么多年,这种情况也不是没见过,虽然心里同样羡慕,比起其他人就显得淡定多了。

“解。”

有了卖出去的玻璃种翡翠的验证,苏哲很相信另外一块在黑色条状带东西遮住的那个金光应该能出一个比玻璃种还要贵的玉。

想到用透视异能看到的情况,那道金光的东西是在中间,如果郭涛再像刚才那样一刀从中间切下去,恐怕会损坏。想了下苏哲说:“郭师父,那块是从中间切,这块先从边上切行不?”

没等郭涛回答,旁边就有人笑出声,表情有点轻蔑,“像这块石头,上面那玩意一看就是癣,要是能出绿,我当场就将解下来的石碎吃掉。”

“年轻人,话不要说得太猛。”放完鞭炮的陈象从外面走进来听了这话接口道,“刚才都没人相信那块石头会出绿,连我自己都看走眼了,还卖得这么便宜。这次真是亏了。”

“鬼见愁,那一块只是侥幸,你的石头大家都知道,中看不中用。”

“滚蛋,你说中看不中用,有本事你也买一块来试试,看能不能开出玻璃种来。”陈象骂咧一句。那个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穿着黑白格子短袖的男人也不服气,嚷起来:“你的石头我就不买了,我跟你赌外围。如果这块石头能出玉,哪怕是干青我都输五万,如果什么都没有,你输我五万。怎么?”

苏哲没想到他解石,居然还会产生这种外围赌博。陈象有点迟疑,眼前这块石头,外面那些黑条状的东西,懂行的人一眼就看出是癣而不是蟒。赌石这一行,有句话词叫“看蟒赌石”。

“蟒”是描述翡翠原料的术语,是指翡翠中的绿色条带在风化壳的表现形态。一般呈凸起的曲折细脉状分布在风化壳表面,犹如一条蟒蛇盘卷,是判断有无颜色及颜色分布状态的—种依据。而癣不同,如果外面缠的是癣,根据时间长久,到最后用行内话说就是“癣吃绿”或“绿随黑走”。

这两块石头陈象本身就没看好,所以才会拿出过去忽悠不同行的人,不然哪会仅用四千块就成交两块。

“看吧,连你自己都不敢肯定,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虽然你是卖原石的,这眼光也好不到哪去。”

让话一激,陈象稳不住了,嚷着说:“好,赌就赌。你说的,哪怕是出干青,你都赌我五万块。”

“那当然,我说话算话。”黑衣服男子表情很淡定,他是看死这块石头是出不了玉,看了旁边有不少围观的人,又吆喝起来,“还有谁有兴趣,反正赌石也是那个刺激。我们也不赌大,最高赌注是十万。”

这个提议很快得到不少人赞同,原石是苏哲的,到时解出什么来,也不关他们的事。如果有额外的赌注,起码围观心情都不同。

很多人郭涛准备解的原石上面仔细看了几遍,全都摇起头,大部分人都赌不会出绿,个别赌能出绿的钱也不多。这样一来,形势呈一面倒。黑衣男子本来就是认定不出绿,如今大家都跟他一样,这外围就显得不伦不类了。如果真不出绿,这钱不知让谁赔。

在议论让谁做庄时,李全见大家这么积极,刚得到一块不错的玉,闲不住过来凑热闹。

“这样吧,刚刚这位小兄弟让我赚了一点。喝水不忘挖井人,我就赌这块原石能出绿下注十万。”李全看起来是二世祖吊儿郎当模样,黑衣男子那点小九九早就看出来。如果赌注均匀,最后无论开不开出绿来,他都有赚。

“我来坐庄,不出绿我全赔。出了绿,不好意思,你们那边的钱我就笑纳了。然后我下注的十万还有鬼见愁那五万块就由你来赔。”

这个合情合理,相当于双方坐庄。黑衣男子没想到李全会来凑一脚,这时是骑虎难下如果不赌的话就让在场的人笑话了。他认真的看了看那块原石,的确没看出能够出绿的机率,最后同意李全的做法。

“既然老李都来凑热闹了,我也来凑下热闹才行。”魏德刚走过来,“老李,这次别说我不支持你一回,我押你十万。”

在确认没有人再下注,郭涛喊一声:“既然这样,我开始切了。”

按照苏哲的提议,郭涛这次先从边上切。当第一刀落下,落下满地碎石、沙土,至于玉的影子都没有见到。看到这情形,一大部分人都松一口气。他们都是赌不出绿的,这块原石会不会出绿,这一刀切过后几乎可以下定义了。

在郭涛沿着另一边再来一刀,切割机与石头的摩擦发现耀眼的火星,不过这一次依然没有出绿。李全和魏德刚俩人表情轻松,他们只是图个热闹,这场外围输赢不过四十多万,根本不放在眼里。

倒是苏哲焦急起来,他明明是记得从另一边切下去就会出绿的。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