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我不复婚》txt下载_总裁,我不复婚小说免费阅读

第16章 疑点

不过楚攸宁屋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算你识趣儿。”

就算再怎么没有脑子,她也知道要粉饰这段没有爱情保障的婚姻,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人望而生畏。

但如果她过于咄咄逼人、或者追根究底的话,反而会引起别人的疑心,令人怀疑她和任凯尧之间的感情究竟是不是真实的。

也或许是做贼心虚、掩耳盗铃,反正她至少在人前是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情,引起大家的注意的。

而许如清并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思,但至少清楚一点,楚攸宁是来给她下马威的。

所以许如清必须表现得如同一只无害的小绵羊,才能够躲过楚攸宁这一个茬子。

毕竟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论起身份、地位她都是低人一等的,如果贸然惹事儿,反而对她不利。

“任太太,那你大人有大量,切莫听信外面那些传言,反而让人觉得您是个只会嚼舌根子的妒妇,这样反倒令人觉着您失了身份。”

许如清明里暗里的各种暗示着楚攸宁,她和任凯尧完全是清白的,所以没必要去担心那些有的没的,反而会让她像个妒妇一样被讨厌。

即便如此,她还是能够感觉到那股来自于楚攸宁浓浓的敌意。

听了她的话,楚攸宁反倒是更生气了。

不过她又不能明着表现出来,这样传出去的话、一定会有人说她和任凯尧之间没有真感情的。

“好了,看你这么识相,我也没必要在跟你多费唇舌了!”她淡淡的吹了吹刚刚沾了灰的指甲,慵懒的走到了她的身前。

还没等许如清回应、就见她凑到了她的耳边,冷笑了一声:“你最好不要再妄想我凯尧哥的一根毫毛,否则你将会和她的前妻有着一样的下场。”

说完,楚攸宁优雅的抬起手将肩上的长发拨到了后面,然后踏着猫步缓缓的走出了房间。

但是她的一句话,却一直缠绕在许如清的耳边……

什么叫做和他前妻有一样的下场。

任凯尧不是对外宣布,她是失踪一年才被宣布死亡的么?那也就是说外界没人知道她是被车撞伤后被弃尸荒野。

而任凯尧做了这样的事儿,肯定会守口如瓶的。

即便是对楚攸宁这个未婚妻,他也不见得会把杀人放火的事儿都如数托盘而出,那样对他绝对不利。

身为赌王,任凯尧绝对不会冒着生命的危险去讨好楚攸宁的。

但是楚攸宁却以此来威胁她,那是不是证明,这里面也和楚攸宁有着绝对性的关系呢?

难道她的死,不仅和任凯尧有关系,还和楚攸宁、楚家有关系?

那爸爸在赌桌上输给任凯尧,是不是也和这些有关系呢?

任凯尧是不是和楚家早就暗中合计好了,要暗算许思华,之后再夺走许家所有财产并且将她也害死。

这样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霸占着许家的一切了。

想到这里,许如清的脑袋犹如灌铅了一样沉重无比。

她艰难的扶着椅子坐了下来,眼底渐渐的浮现出浓厚的恨意。

对于父亲的死、赌桌上那场赌局以及自己被车撞这件事情,还存在着无数的疑点,她一定要仔细的调查,绝对不能漏掉任何一个漏洞。

因为很快就打发走了楚攸宁,而且还没有引起任何不良的影响,所以陈经理很开心。

他亲自来到贵宾休息室寻找许如清,刚一踏进房间,就见她正辛苦的扶着椅子、垂着头,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

“如烟,你这是怎么了!?”

陈经理担忧的上前扶起了许如清,关切的询问。

而原本正怒火中烧的许如清突然被陈经理扶住,她急忙将自己的火气压了下去,然后一脸无害的对着他浅浅一笑:

“我胃有些不舒服,大概是喝啤酒喝的,经理,我想去……”

还没等她说完,就听陈经理极为关切的说道:

“身体不舒服,那就赶紧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这工作要求健康的身体,你可要照顾好自己。”

说完,陈经理亲自扶着她回到了员工的休息室,让她想好好休息。

将她安排好之后,陈经理才出了房间。

而许如清躺在沙发上,脑海却高速的旋转了起来,不断地分析着今天想到的所有疑点。

正在她想的有些迷糊的时候,休息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她迷迷糊糊只见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正在靠近自己,大概她真的有些累了,竟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大概是因为楚攸宁这次的挑衅,令她忽然想起了许多个中疑点,一时没忍住竟然急火攻心了。

所以躺在床上的她此时此刻正在发烧,烧的她头脑也没有那么清晰了,视线也很模糊。

但是期间,她还是能够感觉到一个人正在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她,动作很轻柔。

好像是一汪泉水一样令她暖洋洋的。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床侧正躺着任凯尧。

她的脑子‘嗡’的一声巨响,仿佛被导弹轰炸了一样,瞬间空白一片。

似乎注意到了她的动作,任凯尧竟然也缓缓的醒了过来,随即他坐直了身子,慵懒的抬起头。

“你发烧了。”任凯尧好似一个慵懒的猫儿一样,对着她微微勾了勾唇角。

“……”

许如清默默的翻了翻白眼,她不傻,她当然知道自己发烧了,还用你说么?!

随即想到了什么,她微微的拧了拧眉,抬起头看向任凯尧,轻启朱唇:

“所以刚刚照顾我的那个人,是你?”

见她这么惊讶,任凯尧还以为她觉得荣幸呢,于是他好整以暇的勾了勾唇角,一副你不用谢我的表情。

“当然,这里除了我,也没人会进来。”说着,任凯尧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加深。

许如清的脸色微微一变,眼底瞬间闪过一丝寒意,却被她即可垂下眼眸而遮掩了去。

她心里面也渐渐浮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令她此时此刻的心很煎熬。

半晌,她调节好自己的情绪后,才缓缓开口:

“谢谢你,师傅。”

任凯尧见她的状态似乎很好,而且脸色也很苍白,不由得有些担忧。

之前他来的时候就听陈经理说过,楚攸宁亲自来过这里,并扬言说要找他的徒弟如烟。

陈经理自知得罪不起这个千金大小姐,只好交出他的徒弟了。

他还听陈经理说两个人在房间里待了将近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在楚攸宁离开之后,许如清就身体不舒服,然后就被送到这里休息了。

对此,他的心里也猜出了一点原因,不过他却没有打算点破。

他倒是看看,许如清会不会告诉他这件事,而又是以怎样的方式告诉他这件事。

“恩。”他淡淡的应了一声,眼神却一直紧紧锁在了许如清的身上,似乎要把她所有的伪装统统都给扒下来,才肯罢休。

一直垂着头的许如清自然也能感受到他那有些异常的眼神,突然没由来的一阵心虚。

沉默了半晌,她决定将楚攸宁的事情说出来,不过又不能全都说出来。

组织好语言之后,她轻轻咳了一声,抬起苍白的脸看向任凯尧,淡淡的笑了笑:

“下午的时候,任太太来找过我,叮嘱了一些话就离开了!虽然不知道师傅是否知晓这件事儿,但我想还是跟您报备一下比较好。”

任凯尧那狭长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一脸审视的表情对着许如清,似乎在问她真的只是这样么?

“恩?就这样?”他慵懒的将身子倚在椅子上,嘴角却勾起了一丝有趣的弧度。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