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腹黑王妃本纯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第19章 会功夫的丫头

昨夜久久的难以入眠,早上的时候意浓破天荒的赖床了,吴妈妈和阿月叫了又叫她都假装没有听到,叫的烦了,索性更是窝在被子里不露头了。

最后还是瑞瑞把意浓弄醒了。洗漱穿戴好的瑞瑞一溜小跑的进来了,趴在床头笑着扯意浓的被子,意浓闷哼了一声,转了过来,一睁眼便对上了瑞瑞的眼睛。

然后猛地一下便坐了起来,一瞬间意浓觉得自己似乎又看到了楚彻白一般,那双眼睛中的笑意和透彻简直一模一样!

意浓拢了拢头发,再看向瑞瑞的时候,他已经在低垂着头发玩着自己的衣角了,只不过是平常孩子的模样,意浓摇摇头也觉得是自己看错多心了。

这样一闹,意浓也是睡意全无了,便让吴妈妈带着瑞瑞出去用饭,又叫了阿月进来伺候。

梳洗了一番之后,意浓也觉得自己有了些精神了,却也还没有胃口,简单的用了几口饭之后便带着阿月出去了。

昨天庄子上的李嬷嬷让人带了话进来,说是无论如何也要见一面意浓的,庄子里的下人不能随意出来,李嬷嬷这样做自然肯定是偷跑出来的,冒着这样被抓住打死的风险,想必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的。

意浓便应了,安排在茶楼见面了。

李嬷嬷是意浓穿越过来之后才来的庄子,庄子上的奴才攀高踩低的多得是,而李嬷嬷却是为人勤谨老实,对待意浓也是很好的。

马车辘辘的行驶着,意浓抚了抚额头,有些不适,古代的马车她实在是有些坐不惯,现在不过是一会儿,面色便有些不佳了。

阿月连忙的到了水递了过来,说道:“小姐昨夜就没有休息好,马车也还有一会儿才会到,小姐先闭一会儿眼吧。”

意浓喝了一小口水,被阿月这样一提不由得又想起了害的自己难以入眠的罪魁祸首了,抬手揉了揉额角问道:“可知道昨天世子爷来是为了什么?”

阿月给意浓揉着手上的穴位,回答道:“只知道是来见老爷的,其他的就不清楚了,倒是呆了好一会儿。”

意浓闭着眼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奚国公府和宣王府走动不多,他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呢?意浓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楚彻白这个人让人觉得干净的似乎都要透明了,可是偏偏的意浓却是觉得这个人最是看不透。

意浓难受的紧,阿月也是频频的掀开帘子往外看,终于到了。

意浓带上了面纱扶着阿月的手下了车,约定的地方是他们的茶楼,自己的地方也安全些,果然意浓一进门,掌柜的便急忙的迎了上来,引着意浓往楼上的包间走去。

“大小姐。”李嬷嬷见到意浓便欢喜的红了眼圈,急急忙忙的就要行大礼。

却是被意浓给连忙的扶着了:“嬷嬷不用客气。”

李嬷嬷欢喜无措的打量着意浓说道:“大小姐是明珠,在哪里都掩不住,这一身的贵气是旁人如何也学不来,求不来的。”

意浓不由的一笑,来着李嬷嬷坐下说道:“嬷嬷今天是来夸我的?”

李嬷嬷却是一愣,而后一拍大腿说道:“看到小姐就欢喜的忘了事情了。”

意浓抿嘴一笑,李嬷嬷也是笑个不停,可也只是笑却不说话,犹豫了许久才为难的开了口:“大小姐,老奴这次找您,是有件事要求您的。”李嬷嬷面上透出一丝的为难。

意浓拉过李嬷嬷的手说道:“嬷嬷但说无妨的。”

李嬷嬷是难得真心待她的人,意浓也真心的感谢。

李嬷嬷又犹豫了片刻,目光看向了墙角,意浓这才发现墙角还站着一个丫头,十三四的模样,圆圆的脸,小巧的五官,模样很是清秀讨喜。

李嬷嬷招手,她便走了过来,笑的羞涩。

“大小姐也是知道的,我们做奴婢的一生没有自由身,只能随着主子的吩咐,我已经是半截身子进黄土的人无所谓了,我就只有这么一个丫头,希望她能比我过的好些,庄子实在是没有出路了,便斗胆的想来向大小姐求个恩典能进府里伺候。”李嬷嬷一番话说的犹犹豫豫,时不时的看看意浓的表情。

而意浓却是一直微笑着的,拉过了那个小丫头,打量了一下,对着她问道:“你叫什么?”

“映云。”声音小小的。

“你可愿意跟着我?”意浓笑着问道。

那丫头一愣,而后看向了李嬷嬷,倒是李嬷嬷推了她一把,急忙的喊着愿意,那丫头边也跟着喊了。

“原本只是想着让她能进府做个粗使的丫头便是恩典了,现在能伺候小姐实在是她的福分。”李嬷嬷说着话就欢喜的又红了眼圈。

“嬷嬷客气了,映云长得讨喜合我的眼缘,看着也是文静,阿月一个人伺候也辛苦,她过来也好。”

意浓身边本就没有信任的人可以用,映云倒是正和了她的意愿了。

李嬷嬷先是欢喜的很,可是一会儿面色又有些不佳,看着意浓说道:“大小姐说这丫头文静,可是她却是个粗蛮的,我一直在府里做事,甚少管教她,她便跟着她爹学拳脚,也不像是个姑娘了。”

李嬷嬷担心的很,这大户人家都是不愿意近身伺候的丫头会功夫的,可是意浓倒是不介意,反而是有些欢喜,拉着映云问道:“你会功夫?”

映云点了点头,眼中有些得意,但触到李嬷嬷的目光又立即低下了头,只是小声的问大道:“我耍给小姐看?”

“好啊”意浓一口应下了。

映云走开了几步,小手往后腰一摸,面色一顿,然后空着手又伸了回来,想着定然是李嬷嬷收了她的武器了。

映云目光扫过雅间,最终落在了意浓面前的厚重的茶桌上,便身出了一直只手,握住一个桌角,一发力,厚重的桌子边被平平稳稳的抬起起来,桌上茶盏却是纹丝未动。

意浓面露惊喜。

“没规矩!”李嬷嬷出声呵斥道。

映云身子立马一缩,桌子碰的一下落了地,映云站在意浓身边不敢抬头。

意浓连忙的笑着说无妨。

李嬷嬷瞪着映云几眼,才和意浓又说起了话,话说了一会儿,阿月提醒意浓时候该早些回去了。

意浓便起了身,和李嬷嬷告了别,转身要出门了。

“大小姐。”李嬷嬷却是急忙的叫住了意浓。

意浓疑惑的回头,却看到李嬷嬷欲言又止,面色甚是为难,半晌之后,李嬷嬷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小姐,前几天二房姑奶奶派人到庄子上打听您,还带走了前院守门的成子。”

意浓皱眉,心中顿时敏感的一跳,去庄子莫不是又询问自己失踪那一年的事情?还是怀疑自己不是这个身子的原主了?意浓开始细细的回想自己有没有透出马脚的地方。

她一点一滴的想着和姑姑的接触却也并没有发现特备,倒是李嬷嬷凑到了意浓的耳边说道:“老奴偷听到什么孩子的。”

意浓心口一紧,想起那天和姜氏讲话时瑞瑞突然跑出来,还有门外多出来的几盆花!

意浓面色大变,交代了李嬷嬷几句,便带着阿月和映云急忙的往回走。

只希望她的猜测都是错了。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