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隐婚撩人,老公爱不完最新章节

第2章 心思不浅

“她怎么样了?”莫修宸眉头微拧却没有将白苏的手甩开,反而是“温柔”的回握着,看着她手背被车窗碎玻璃划出来的伤,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阴沉。

作为他的好友兼医生,林之恒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莫修宸这棵万年老铁树终于开花了!不再视女人如无物!居然还牵了小手?世纪大新闻啊!回过神,摸了摸鼻头,压住情绪,沉稳道,“她有些低烧,剩下的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

“鉴于她怀孕的原因,退烧针就不打了,对胎儿不好,还是让保姆好好照顾吧。胎儿很不稳定,有流产的先兆,只是看她的样子,恐怕受了不小的惊吓,如果想要保住这个孩子,尽量不要让她再受刺激。”

“不过修宸,你去相亲,怎么带回来的却是孕妇?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了,估计……”林之恒揶揄的抿唇轻笑,修宸这么紧张,会不会是他的孩子?

“怀孕。”莫修宸目光扫视着白苏的肚子,神情冷澈,难道是车上那个男人的?

想到这里,莫修宸面色顿时冷彻入骨,猛地抽回了被白苏紧握的手,烦躁的起身,随手拿起茶几上的烟刚递到唇边,猛然想起白苏怀孕了,又生生的忍住,转身去了阳台。

大概两三个月前,这个女人出现在他酒店预留房间的床上,他隐约猜到,可能又是那天跟他谈生意的合作者的“礼物”。

这样的“礼物”对他来说司空见惯,却也是他厌恶至极的,本来是想让服务生把她丢出去的,只是听到那个女人带着丝丝委屈和祈求的小表情,甜糯娇软的哀求他,“别走,求求你,别离开我。”他便再也挪不动脚步,鬼使神差的靠近了那张柔软的大床。

也许是那晚的夜色很美,醉意刚好,而这个女人他又不是很讨厌,甚至还有些让他心动,随着心底的悸动,要了她……

离开的时候,看着她娇憨恬静睡颜,和床单上那一抹嫣红的血迹,他有些微的错愕。看来合作伙伴准备的“礼物”很用心。

像是食髓知味,他开始对那个晚上的欢愉念念不忘,等他决定派人去查那个女人的时候,她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酒店那晚的监控录像,也离奇的坏掉无法修复,好像他做了一个让人沉迷的春梦一样。

没想到隔了这么久再出现,这个女人竟然差点被人杀了,把她带回来,却被诊断出怀孕了……

“她怀孕几个月了?”

“这个不好说,得去医院检查才能知道,或许去查一下她在哪个医院做的产检。”林之恒作为S市三大医院之一仁爱医院院长的得意门生兼女婿,这点问题不是难事。

只是没想到接下来莫修宸的问题更让他大跌眼镜,“可以做DNA检测吗?我和那个孩子?”

这是搞事情的节奏?林之恒不自在的轻咳一声,整了整衣领,“从技术角度讲,如果是一个健康的成年女性,这个倒是没问题。不过刚刚检查那位小姐的身体十分虚弱,白细胞不高,这种鉴定不建议做,只能等孩子生下来。”

“知道了,先去查她在哪个医院做的产检吧。”莫修宸眼中如同黑色的漩涡,直到手中的烟蒂燃尽,才转身回到卧室,“从事故现场带回的那个雇佣兵,事情问得怎么样了?”

林之恒捏了捏有些酸痛的手,呈上新鲜的一手资料,“车祸是江严彬一手策划的,你带回来那个半死不活的男人,叫纪程希,是你下一个收购目标纪正集团的太子爷。至于这个女人,是白氏财团的大小姐,白苏。她和纪程希正在交往,江严彬和纪程希关系似乎不一般。”

“江严彬这个人看起来,心思不浅。”莫修宸脸色黑沉。

林之恒正襟危坐,“那个雇佣兵的手机一直有信息进来,是江严彬询问事情处理结果。”

“回复他,白苏已经死了。”莫修宸沉吟道,修长的指尖敲击着电脑屏幕,白氏财团的股价行情瞬间被调了出来,还有子公司的所有信息立刻铺天盖地的弹出。

林之恒挑眉,将搜罗来的手机拿出来回复,瞟了一眼电脑屏幕,“修宸,你可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连我们主动投怀送抱的唐大美女都面不改色拒绝的男人,会看上这种柔弱的小白花?”

“明天我会安排记者招待会,让律师出面澄清和唐乙祺的绯闻。”莫修宸若有所思垂眸,指尖飞速敲击在屏幕上。

“搞什么?这种花边绯闻,你不是一向听之任之的,再说了,唐乙祺好歹也是萧景湛旗下的一线女艺人,有点话题不是挺好的么!开什么记者会,劳民伤财的。”

“我不希望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出现一些不必要的困扰。”莫修宸说这句话的时候,眉宇间有一丝叫做温柔的东西,悄然爬上眼角眉梢。

她?林之恒可以吞掉一个蛋的惊愕神情,莫修宸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继续道,“派人盯着江严彬,过不了多久,他应该会向媒体发声白苏的讣告。”

“你不会是要白氏……”林之恒兴奋的从沙发上跳起来。

“白小姐,白小姐,您不能进去,您——”女佣焦急的追着白苏的脚步,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咔哒一声,紧闭的客厅被打开,白苏眼前一黑,就直直的撞进了莫修宸怀里,清冽淡雅的男士香水味扑鼻而来。

捂着发痛的鼻尖,白苏连连倒退,差点跌倒,莫修宸猿臂一伸,将她牢牢的嵌在怀里。耳畔低低沉沉的男声带着冷意,“白小姐,作为病人应该有病人的自觉。”拧眉看着白苏赤脚踩在地毯上,冲身后的女佣斥责,“鞋子呢?”

“我……我这就去取。”女佣慌乱的答道。

白苏猛然回神,眼中溢满了无措和慌乱,也顾不得被莫修宸圈在怀里,只是抱着所有的希冀,揪住眼前男人的衣领,迫不及待的问,“程希怎么样了?他还活着,还活着对吗?”

听着白苏急切的声音,让莫修宸心底涌起燥意,神色更冷,定定的看着因为激动脸色泛着浅浅红晕的白苏,莫修宸冷漠启唇,“他死了。”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