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武帝尊》全文在线阅读_灵武帝尊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第三章 怪病痊愈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稀疏的窗纸,在红漆地板上印出斑驳。

陆风睁开眼睛,看着床边散落的一堆碎布条,忍不住挑了挑眉头,昨晚的大战,真的是惨不忍睹啊。

看着自己光着的上身那数十道红血印,陆风便气不打一处来,抓起身上的被子,狠狠的砸向了玉枕上的白貂。

“吼!”

白貂一双小眼猛的睁开,右前爪快速挥动了几下,陆风的被子暗器便成了一堆布条。

“风小子!好大的狗胆,竟敢偷袭,是不是想尝尝貂爷爪子?”白貂插着小腰,怒气冲冲。

“哼!”

见自己偷袭无果,陆风便不理他,伸手拉过床边的轮椅,双掌在床榻上支撑,熟练的坐到了上面。

自从懂事起,陆风便将负责照顾自己的仆人遣散了,虽然他的双腿不良与行,但是还不至于什么事情都需要别人帮忙,这也让他从小就养成了坚毅不屈的性格。

“哎呦,小子,你怎么混的这么惨,好歹你也是个小王爷吧,怎么连个仆人都没有?”白貂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

陆风不理他,径自摇着轮椅去水盆旁洗漱。

“小子,你是招惹了什么仇家,竟被人下了如此阴狠歹毒的手段啊?”白貂见陆风不理他,有些生气道:“小子!很好!很好!我让你跟貂爷我装哑巴,我告诉你,待会你可别求我。”

“求你?呵呵!”陆风转过头,看着白貂恶狠狠道:“求你?我现在只求你赶紧从我的屋子里离开!”

“好,貂爷这就走。”白貂背着小爪子朝门口走去,路过陆风身旁时,突然停下,道:“看在你将我放出来的面子上,貂爷给你一句忠告,你的怪病是因为一种类似绝脉手的武技造成的,而且我观你最多只有两年的寿命,好自为之吧。”说完,白貂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绝脉手!?”

陆风自从得了这种怪病,陆望不知找了多少名医,都没有诊断出什么具体的病因,最后也只有李老能勉强控制这种怪病,此时听闻白貂指出自己的病因,他岂能轻易放过。

“等等!”

“怎么?不让我走了?”白貂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

“呵呵,貂爷说的是哪里的话,刚才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呢。”陆风一脸微笑,非常识时务。

“嘿嘿,貂爷,来来,昨天晚上肯定累坏了吧?来,我给你揉揉肩膀捶捶腿。”陆风摇着轮椅将白貂抱在怀里,一阵讨好。

“行了!行了!恶心死了!”白貂一脸嫌弃的从陆风怀里跳了出来,站在书案上。

“貂爷,你看我这病能不能...”陆风期望的看着白貂。

“当然能了,别说这只是类似绝脉手的手段,就算你真的中了绝脉手,只要貂爷出马,那必定是手到擒来。”白貂不屑的道。

“小子,来,今天貂爷就大发慈悲的帮帮你吧。”说着,白貂站在书案上,伸出了右前爪。

此时,白貂小小的爪子上,星星点点的灵力开始凝聚,片刻之后,一颗拳头大小,完全由乳白色灵力凝聚的圆球,漂浮在他的小爪子上。

“去!”

白貂轻喝一声,右爪前推,那颗圆球便直接打在了陆风的腹部,接着一闪而逝,进入了陆风的体内。

“啊!”

陆风惨叫一声,瞬间,头顶的汗珠便渗了出来,此时他只觉得腹部内,有一个圆球正在自己的经脉内横冲直撞。

随着圆球的移动,陆风原本那些郁结的经脉纷纷破裂,而随着每一处经脉破裂,圆球内的灵力都会分出一股,将碎掉的经脉重铸起来。

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由白貂灵力组成的圆球终于被消耗一空,至于那些折磨了陆风十六年的郁结经脉,在光球消耗一半的时候,便已经被修补完成。

“呼!终于完了!”

陆风重重的出了一口气,这短短的半柱香时间,他所经历的痛苦难以想象,若不是这些年习惯了每次怪病带来的疼痛,恐怕他早就晕了过去。

“怎么样?貂爷说到做到吧?”白貂在一旁邀功道。

陆风此时正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根本没有听到白貂的话。

“哈哈!我的双腿能够活动了!真的能动了!哈哈...”虽说他也幻想过,自己不用依靠轮椅,靠着自己的双腿走路,但是从没想到这一天真的能够到来。

“老白,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你真的是我的恩人!”陆风激动地想将白貂抱在怀里感谢一番,但是白貂自然不会让他得逞,一个闪身便躲了开去。

“如果你真的想要感谢貂爷我,那貂爷还真有一件事想要请你帮忙。”白貂说道。

“什么事情,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办,我办不到的就请我爹帮你办。”陆风爽快的答应。

见陆风答应的这么爽快,白貂的小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道:“不是什么难事,我只要你把白玉宫给我就行。”

“白玉宫?那是什么?”陆风疑惑的看着白貂,他确定自己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小子,你言而无信,刚才你还说的信誓旦旦,居然转眼间就反悔了!貂爷真是瞎了眼帮你!”白貂怒气冲冲的指着陆风的鼻子,口水都溅到了陆风的脸上。

陆风莫名其妙的擦了擦脸上的口水,不知道白貂怎么发这么大的火,“老白,你先别激动,你说的什么白玉宫我是真的没有听过,要不你给我画个图,我看看这白玉宫究竟长得什么样子?”

“哼,这就是白玉宫。”白貂小爪子一挥,一座由灵力勾勒成的宫殿出现在陆风的眼前。

“原来那座宫殿叫做白玉宫。”

望着面前的图案,陆风发现白貂所说的白玉宫就是自己在梦里见到的那座宫殿。

“怎么,想起来了?”白貂哼了一声,挥散了面前的图案。

“想起来了。”陆风点了点头,又疑惑道:“这白玉宫我确实见过,可是那是我在梦里见到的,我怎么给你,难道等我再梦到的时候,在梦里把它给你?”

“少扯淡!白玉宫肯定就在你身上,不然你以为貂爷怎么会出现在这?”白貂流氓的朝着书案上吐了一口唾沫,将陆风昨日画的轻灵符给弄湿了。

看着这一幕,陆风皱了皱眉头,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流氓貂!”

见陆风不说话,白貂又说道:“我告诉你小子,貂爷原本我在那白玉宫里住的好好的,除非白玉宫认主了,否则貂爷不可能被排斥出来!”

见白貂说的不似假的,陆风翻了翻地上的布条堆,又扯开短裤的裤袋朝里面望了望,最后也没有发现那白玉宫。

“老白,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身上就这么几件衣服,怎么可能藏得住白玉宫,你要是不信,自己看。”陆风说着朝白貂撑了撑裤带。

“滚蛋!你个蠢货!白玉宫那是什么,那是至宝!若是被你认主了,肯定是在你的识海里,怎么可能在你那该死的裤裆里!”白貂被陆风的无知气的有些抓狂。

“识海?”

陆风愣了一下,随即闭上眼睛,此时他发现,自己原本漆黑的识海内,一座巴掌大小的宫殿正兀自漂浮着,正是白貂要的白玉宫。

此时,白玉宫上兀自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将陆风原本一片漆黑的识海,照亮了一片方圆一里的范围。

“还真的在我的识海内啊,但是该怎么将这白玉宫拿出去呢?”

陆风朝着白玉宫走去,待到近处,他伸出手掌想要将其抓在手中,但是却发现白玉宫直接从他的手掌穿透而过,无法抓取,接下来,又试了几次,陆风只能无奈的退出识海。

“老白,你说的白玉宫确实是在我的识海内,可是我根本就带不出来啊,更无法给你啊。”陆风歉意的说道。

“恩?拿不出来?废话!你当那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老白习惯性地给了陆风一个白痴的眼神。

“那我怎么将它给你?”陆风问道。

“哎,算了,看来我与它还是无缘啊!”白貂感叹一声,有些泄气道:“白玉宫是至宝,这种宝物一旦认主,就会化为无形,只能供其主人驱使。”

“只是让我想不明白的是,这种至宝怎么会选择你这种一个毫无修为的人认主。”白貂这句话明显就有些妒忌的味道了。

“呵呵,也许是我和它比较有缘吧。”陆风笑道。

白貂没有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陆风也没有去打扰他,径自的在兀自里来回走动,十六年来第一次用自己的双腿走路,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但是不一会便完全熟悉了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小子,我决定了,我要和你结拜为兄弟!”白貂突然跳到陆风的肩膀上,认真的说道。

“啊?”

陆风有些发愣,不知道白貂在搞什么。

“怎么,你不乐意?”白貂不满的亮了亮自己锋利的爪子。

看着肩膀上那闪烁着寒光的爪子,陆风赶忙的摇了摇头,赔笑道:“怎么会,乐意至极啊!”

接下来,一人一貂便在这间屋子里结拜了起来,白貂为长,陆风为幼。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