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影帝追妻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今日头条:影帝追妻忙小说免费阅读

第17章 权势洗牌

这说明什么呢,难道这位享誉全世界的宁家远少,居然真的看上了他们秦家的大小姐秦梦舒,这,简直就是八百年才修来的福分啊!

不过想想,这件事情从一开始,便不是旁人能够做到的。

从前的秦梦舒,没有半点的魔法灵力,完全就是个白痴,这几日不见,修为这样突飞猛进,还有了这么多华丽又威力无穷的武器装备,这一切珍贵的东西,除了宁远,又还有谁,能够给得起。

想通了各种关节之后的众人,看向秦梦舒的眸光里,不知多了多少的羡慕与敬畏。

这位原本活得那样尴尬,无脑无天赋的秦家大小姐,从今日起,便算是彻彻底底的崛起了。

“梦舒,你与远少究竟是怎样认识的?”直到程烨的气息完全消失在褚云阁大院之后,郑红莲这才拉过秦梦舒的纤纤玉手,柔声问道。

“妈,是远少救了我,别的,女儿日后再跟您说,眼下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情才是。”秦梦舒浅浅一笑,随意解释了两句。

“嗯!”郑红莲微微点点头,她虽然深居高墙厚院之中,但宁远的名声,却也如雷贯耳。

她心里也大抵知道些,这个宁远,原本便是个不好相与的。这么多年以来,关于这位存在的传闻,铺天盖地,却也褒贬不一,她也很难搞明白,这个宁远,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是,既然人家救了自己女儿的命,更赠送了那样贵重的宝物,即便这个宁远真的如同传言中那样暴戾,不近人情,但至少对她的女儿,是没有什么坏的心眼。

“秦夕月,七姨娘,我呢,向来是个心地善良的,现在也没有心情跟你们斗,今日这番事,权当是给你们个教训,从今以后,给我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做人,否则,别怪我不顾情面。”秦梦舒冷声道,她现在气也出了,也累了,不想再怎么折腾下去。

“多谢大小姐!多谢大小姐!”

原本还等着看好戏的焦妍,一颗心简直如同过山车般,时高时低,但最终,却还是沉下了无尽的深渊。

听到秦梦舒这样的话语,焦妍如蒙大赦般连忙叩首,转身扶住自己的女儿,欠身告退。

“慢着!”

却在这个时候,秦太太郑红莲喝止住了二人即将转身离去的身形,不屑抬眸道:“虽然我的女儿,不愿意跟你们计较,但是,梦舒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就这么睡了棺椁,即便只是衣冠冢,也是不吉利的,这件事情,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太太,夕月已经得到了责罚,她一个女儿家,身体肌肤留下这样的伤痕,还不知会否留疤,这对于一个女人家来讲,已经是天大的羞辱了,您就大发慈悲,放过夕月吧,若您心中还有气,您就对着我来吧。”

此刻的焦研,已经彻底被秦梦舒母女二人的给玩坏了,再也没有先前的倨傲。这样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倒是与初初进入秦家大院时的姿态,一模一样。一样的可怜动人,一样的让人心疼。

“我也没说要把你们怎么样啊,秦夕月再怎样,也是老爷的女儿,再怎么样,也叫了我十几年的母亲。她可以不顾母女之情,伤害我的女儿,我却不能如她一般,不近人情。”郑红莲端坐主位上的身形,气场震慑整座大院,与先前那个吃斋念佛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多谢太太!”焦研紧忙施礼道。

“你先也忙着谢我,我虽然不会拿你和你的女儿怎么样,但是,我的女儿,却不能白白受了这个委屈,。在,我就一秦家主母的身份,罚秦家六小姐秦夕月,在这个棺材里,睡上两天两夜,任何人不得靠近。至于其生母焦妍,便陪在这院子里,好好哭灵吧,何时哭到我满意了,方能停下!”郑红莲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不要啊,太太,不要啊,夕月,夕月她没有嫁人呢,这样的事情若是传出去,夕月还能有什么脸面啊!太太,太太,我求您了,让我替夕月去睡棺材,睡上几天都不要紧,太太,太太,求您大发慈悲,求您……”

焦燕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整个人再度陷入疯魔模式,她现在如同整个院子里其他人一样,心里都已经清楚明白的知道,秦家大小姐秦梦舒,是一个被宁远看上的人,她的生母郑红莲,虽然沉寂了这么多年,但却也是还是秦家的主母。

郑红莲一脉势力的发展,已经势不可挡,有了宁远做最坚实的后盾,即便郑红莲今日真的打死了她与她的女儿,想必,秦家老爷秦雄,也不会有一句多余的话。

现在,她能做的,只有求饶,再无其他!

然而,郑红莲并未回答她的请求,只是眼角余光一扫,身上仍旧披着那被鲜血染红的,素白色丧服的秦夕月,便被两个秦家内院保镖,一人一边,直接送进了褚云阁正中心躺着的那方金丝楠木的棺椁之中。

“你们都给我记住了,这,就是违反秦家家法的后果,还有,我的女儿,是秦家最为尊贵的,唯一的嫡小姐。你们任何人,若是想要打她的主意,下场,绝对不会焦妍母女好多少。”郑红莲不去理会几乎哭晕过去的焦妍,朗声道。

“是!”

站在院子中的其余几位姨太太,以及丫鬟小厮保镖们,一个个都被今日的郑红莲吓得三魂没了七魄,听到郑红莲这样的话,连忙欠身答是。

做完这一切,郑红莲这才缓缓起身,拉起女儿秦梦舒的手,一边朝着褚云阁外走去,一边低声的说这些什么。

“这褚云阁不好,妈妈给你重新安排个住处!”

“都听妈的。”

“乖,只是,那处地方还需得打扫打扫,这几日,你就在我那,将就几天吧!”

“好。”

“你这几天都去了哪里,妈妈都担心死了。”

“这个说起话,话就可长了,不如回了房间,女儿在慢慢跟您说啊!”

“……”

不知道为什么,被郑红莲拉着手,听着他的柔声细语,秦梦舒只觉整个人的精神从未有过的轻松与愉悦。

或许,正是因为这具身躯的原因吧,让她与郑红莲之间,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建立起了珍贵的母女之情。

秦家大院原本便是一个势力集团混乱的地方,秦家老爷秦雄有七房姨太太,每位姨太太身后,都是一个家族,家族与家族之间,更是盘根错节。

在此之前,七姨太焦妍几乎垄断了整个秦家后院大小事宜,其余六位姨太太,全都成了她的陪衬,甚至于每月的月钱,都得看她的脸色,后家人中,在秦氏控股工作的亲人们,就更需要焦妍的后家人的提拔了。

今日之事,也算是一次彻底的大洗牌,从前的焦妍,总是作威作福,弄得整个秦家大院怨声载道,现在她倒了,既然连一个雪中送炭的人都没有,倒是全都在短时间之内,全部将炭火送到了如日中天的,秦家太太郑红莲的如懿轩。

褚云阁中发生的事情,很快便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传遍整个秦家大院,以至于秦氏控股内部,都遭遇了一次大的洗牌。

当天夜晚,秦梦舒便住进了郑红莲的如懿轩。

秦家作为华夏帝国首府京平,中层阶级中,有头有脸的大家族,对于吃饭这件事情,自然是极为讲究的。

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秦梦舒,是见过各种大世面的,拍过各种各样的古装电视连续剧的。这么多年以来,也见过不少大大小小的排场,但是,拍电视就是拍电视,像是大型宴会这样的场面,不是后期P上去,就是借位拍摄,或者用一些道具之内的。

直到今日,她才算是真正见识了大家族的家宴,虽然参与吃晚饭的,就只有她与母亲郑红莲两人,但却是六荤六素,六凉六热、六汤六甜。每一样膳食,都是极为的精致。让人看上一眼,便食欲全开。

“这两天在外面,一点可怜坏了吧,来,多吃点!”郑红莲亲自为秦梦舒布菜,眼角眉梢全然都是宠溺。

“谢谢妈,您也多吃点,这几日我不在,您一定担心坏了吧,人都瘦了。”秦梦舒同样为郑红莲布菜,记忆中,有她自己母亲爱吃的菜,全都为郑红莲布上,巧在,郑红莲与她的母亲的口味,倒是极为一致的。

“隔着这么远,都能听到你们母女俩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一声熟悉的男中音,秦梦舒心头一跳,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位人未到,声先到的中年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她这具身躯的父亲,秦家老爷秦雄。

秦梦舒放下手中的碗筷,规规矩矩的站了起来。

果然,下一瞬间,一道墨色的身形一晃,秦家老爷,秦氏控股的董事长秦雄,身着一袭笔挺的西装,已经出现在了屋内。

“女儿见过父亲!”秦梦舒紧忙施礼道。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