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妻成瘾:医路顺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恋妻成瘾:医路顺风小说免费阅读

第十七章 放开有什么好处

徐雅琴心下一恼,清亮的眼眸狠狠的瞪向萧何诚,红唇轻启,口齿清晰,“放开。”说着,身体用力的挣扎着。

“放开你我有什么好处?”萧何诚薄唇轻启,头俯在徐雅琴肩头,轻嗅着徐雅琴发间的馨香,这女人应该是才洗过头不久吧?

让他放开还跟自己讨价还价……徐雅琴不由满脸黑线,自己究竟是遇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既然他不同意放开自己,那她自己来总行了吧?徐雅琴无奈,手上奋力挣扎的动作并未停下……

“别动。”萧何诚的声音带着些许警告和若有若无的疲惫。

徐雅琴却并不吃他这一套,萧何诚越是不让她动,她就越是要动,她凭什么要听萧何诚的话?萧何诚是她的谁?更何况他们两个人本来就不该这么纠缠不清,而萧何诚越是不放开她,她就越是想要挣扎着离开。

想着,徐雅琴更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尽力的反抗着。

眼见着徐雅琴就要挣脱萧何诚的禁锢,萧何诚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狡黠,他突然猛地翻过身子,徐雅琴被压在身下。

“啊!”

徐雅琴心里一紧,她下意识的尖叫出声,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萧何诚。现在是什么情况?

徐雅琴隔着衣服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来自萧何诚身体的那份炙热的感觉,心里一阵羞恼,"你快放开我!"

吓得刚刚才路过门口的一个小服务生以为里头发生了什么,赶忙敲门,"怎么了?里面出什么事了吗?"

萧何诚闻言赶忙伸手捂住徐雅琴的嘴,"你这是要让全酒店的人都来当我们的看客么?"

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的气味充斥鼻间,不自觉的,徐雅琴整张脸都变得通红。灯光打在她的面部,一双眼眸在灯光下竟然异常的璀璨诱人。

而被自己的手捂住嘴的模样,更有了几分禁欲的气息。

外头的服务生敲门的动作更急了,"小姐小姐?里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需不需要帮忙?"

萧何诚喉结上下一动,嗓音都有了几分低哑,"我放开你,你跟外面的人说没事,嗯?"

萧何诚捂在自己嘴上的手捂的很严实,徐雅琴只能艰难的发出几个单音,怕萧何诚改变主意,徐雅琴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捂在自己嘴上的大手放开,徐雅琴甚至可以感觉到新鲜空气的几分清甜,看着那张放大的脸庞,徐雅琴压抑着心里想要一拳击打过去的愤然,对着外头扬声道,"没事不用进来。"

服务生已经掏出自己腰间的备用房卡的卡套,准备翻找备用房卡,却听见徐雅琴这么一声,狐疑道,"真的没事吗?没事刚刚怎么会尖叫?小姐你还是开门让我看看吧?"

说着像是生怕徐雅琴听不见一样,敲门声又急促了起来。

徐雅琴无奈,果然这个酒店的口碑不是盖的,服务生负责到这种地步也是够够的。低喃,"真是麻烦。"

抬眸却见萧何诚一脸你是自找的和催促的表情,徐雅琴语塞,对外头扬声,"没事,我刚刚只是摔了一下,没事了。"

"真的没事?"

"没事,你去忙吧。"

听着门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徐雅琴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转眸间却见萧何诚的脸庞在自己的面前放大了无数倍,唇间触及一片柔软和温热,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徐雅琴看着自己和萧何诚紧贴在一起的唇瓣,瞳孔猛的明显缩小,伸手用力推着萧何诚的胸膛,想要推开萧何诚。

只是萧何诚却好像预料到了徐雅琴会推开自己一般,在徐雅琴的手搭上自己的胸膛的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就已经将它们截住。

萧何诚将徐雅琴的双手举起,在她的头的上方交叉,用一只手按住。

空气中的气温随着萧何诚的体温不断的上升,徐雅琴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她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跟萧何诚亲吻。

萧何诚的吻如同细雨一般周密的落在徐雅琴的唇瓣以及颈间甚至耳后。萧何诚轻咬徐雅琴的下唇,徐雅琴吃痛出声,却正中萧何诚的下怀……直到徐雅琴快要喘不过气,萧何诚才不紧不慢的放开了她。

徐雅琴大口的汲取着新鲜空气,看着萧何诚脸上欠扁的笑意,徐雅琴想要破口大骂,却再次被萧何诚的口舌堵在了唇齿之间。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萧何诚的手甚至已经解开了徐雅琴紧扣的外套。

忽然,徐雅琴像是才回过神,“啊!”的一声,尖叫出声。

她这是在做什么?徐雅琴吓得紧闭了眸子,不敢再看萧何诚的脸色。

这声尖叫让在情欲迷蒙中的萧何诚彻底清醒,萧何诚猛的睁开眼看了看四周,细细听了几秒,没有那恼人的敲门声,他的视线落在徐雅琴的脸上。眼眸中满是意犹未尽。

察觉到身上的人久久没有动作,徐雅琴也有了片刻的清醒,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对上了萧何诚无比清醒的双眸。

顿时,徐雅琴的脸蛋变得通红,一股羞耻的感觉从内心深处涌起,该死的,她竟然这么容易就被萧何诚牵着走了!

萧何诚的手轻抚过徐雅琴的脸庞,声音低哑而有磁性,甚至带着几分势在必得,"你勾引我。"

徐雅琴回过神,却一脸懵然,这货刚刚是在说她勾引他?开什么玩笑,她巴不得离他八百米远,怎么可能勾引这么个禽兽,想着,"我没有。"

萧何诚像是兴致缺缺,手覆上徐雅琴胸前的吊带背心,嘴角勾起一个慵懒的弧度,"穿成这样,不是勾引?"

徐雅琴低头看向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的外套里头的打底背心,瞬间反应过来自己这时候是一个怎么样的形象,努力挣开萧何诚禁锢自己双手的那只手,赶忙拉起两边的衣领让外套捂住胸前那抹风光,嘴硬,"我哪里知道今天会遇上你这么个禽兽。"

"禽兽么?"萧何诚的尾音微微挑起,继而又是一个深吻和作势要拉扯开徐雅琴的外套的动作。

徐雅琴吓得赶忙推开萧何诚,可是手还未触及萧何诚的胸膛,就见萧何诚猛的站起身子,随手拿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径直的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就好像刚才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放心……我还没有玩够,现在该不会动你。"

徐雅琴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萧何诚的举动和话语无疑的刺激了她,她的小脸变得惨白,心里的屈辱感让徐雅琴有些不甘心。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明明是萧何诚一开始强迫她,可是最后却说自己勾引他,显得他萧何诚好像很嫌弃自己一样的将就,那他为什么要这样阴魂不散的呢?

思绪不停的流转,徐雅琴这才发现,好像每一次遇见什么事情,萧何诚都出现的恰到好处。

徐雅琴不傻,自然能看出萧何诚刚刚眼眸中对情欲的渴望,可是如果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忍住的话,不是特别讨厌这个女人,就是心里那个位置并不属于这个女人。

直觉告诉徐雅琴,萧何诚的原因是后者。

可是不论是哪个原因,都让徐雅琴的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失落。可是如果他不喜欢她,又为什么要这样为了她煞费苦心?她明明什么都给不起这个男人。

鬼使神差的,徐雅琴伸出手抓住了萧何诚的大手。

“为什么?”徐雅琴的声音很轻,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好像从碰到这个男人开始,自己就变得不像原来的自己。

手上传来一阵温热,萧何诚的脚步一顿,他转过身子对上了徐雅琴惨白的小脸,心中划过一丝心疼,只不过当他的视线触及徐雅琴那双茫然的眼眸的时候,他眼中的一丝心疼顿时消失无踪。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萧何诚薄唇轻启,声音冰冷,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你这是觉得我没有满足你么?”

徐雅琴愣住了,这样的萧何诚是徐雅琴从未见过的,心里突然一阵颓然,为什么萧何诚对她态度冰冷时候她会开始有怀念刚刚遇上萧何诚的时候的感觉呢?

看了眼出神的徐雅琴,萧何诚的眼眸里多了几分烦躁,甩开徐雅琴拉拽自己的手,大步往浴室走去。

徐雅琴呆呆的躺在床上看着萧何诚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她的心里,却一片冰凉和迷茫,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想要做些什么,明明是好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努力评上职称,有朝一日找回自己那抛弃自己的爸妈的时候,可以在他们面前挺直脊背说自己并不需要他们。

可是现在的徐雅琴,都做了些什么?想着,徐雅琴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最近这发生的一连串都是些什么事情?什么时候起,医院外科号称门面的徐雅琴也开始这么患得患失了?徐雅琴自嘲的勾起唇角,低笑出声。

若是有人看见这样的徐雅琴,怕是要忍不住去拨打精神病院的电话了吧?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