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将军别吃,夫人下毒了大结局

第十四章柔菊的背叛

林婉城不顾丝竹和安兰的劝阻,执意取了披风,拖着病体跑到了下人房。

屋外的雪已经停了,乌云却依旧没有散去。

落红正盖着厚厚的棉被趴在床榻上,林婉城轻轻的将被子掀开一角,只见她腰部以下被打的血淋淋,惨不忍睹。林婉城抖着手轻轻去碰她的伤口,只觉她浑身滚烫,只怕体温有四十度了。

林婉城吓了一跳:“安兰,快去去些烈酒来!要快!”林婉城学的是西医,在这种环境下,除了物理降温,她实在不知自己的毕生所学还有什么发光发热的地方。要是早早学了中医,她怎么还会如此被动?

安兰很快端来了烈酒,林婉城倒在手上,抹匀了,让安兰几个帮忙将落红翻转侧立,自己小心翼翼地将酒涂上,前额,手心和脚心。

时代、器具所限,她能做的实在不多,希望落红福大命大,再躲过这一劫吧。、

林婉城强撑病体给落红做了急救,谯楼上三更鼓响,在几个丫鬟的劝说下,她只好吩咐了柔菊好生照顾,且待明日再作打算!

林婉城回到正房,倒头就睡着了。正睡的迷迷糊糊,忽然听到屋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响动,有人在翻找什么东西吗?!

她艰难的睁开眼,四周是一片黑暗。她只觉得浑身都疼!似乎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看起来绝不会是偶感风寒那么简单!

“安兰,是你吗?”林婉城以为那窸窸窣窣的响动是安兰发出的,她就低声叫道。

那声音明显一顿,接着又听她笑道:“小姐,安兰去休息了。她熬了一夜,奴婢特地来替换她!”

却是柔菊举着一支昏黄的红烛慢慢从黑暗里走到床前来。

林婉城凝眉看着她,许久,才问道:“你怎么不去照顾落红?她怎么样了?”

柔菊明媚一笑:“落红擦了酒,烧已经退了不少,丝竹正陪着她呢。”

林婉城总觉得柔菊的笑容十分刺眼她定定看着她,不言不语。

柔菊见林婉城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伸手往脸上一放,笑道:“小姐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可是有什么东西?”

林婉城道:“你在找什么?”

柔菊显然没有预料到林婉城会问的如此直白,她不由一顿,很快又笑了起来:“奴婢没找什么呀?”

林婉城吃力地撑着床板坐起来,柔菊赶忙上前来给她背后垫了个枕头。

林婉城看着她冷笑道:“在我面前,你不用狡辩,其实,你早就已经投靠了荣华堂,对吗?”

柔菊脸上的笑容半分都没有减:“既然小姐已经看出来了,我也就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不错,我确实背叛了你。”

这么痛快酒承认了?

林婉城内心怒火万丈,她死死握住拳头,脸上却依旧是一幅淡淡的表情:“老夫人派你来是为了那几个铺子,对吗?”

柔菊挑眉一笑:“小姐果然聪明。你在寿宴上与国公夫人演了一出戏,老夫人就将到嘴的好处全部吐了出来,她老人家觉得您这场戏的戏票太贵了,就特意让奴婢来走一遭。”

林婉城一笑:“呵呵,可惜你来晚了。我那七个陪嫁铺子的房契、地契都不在我手里了。”

柔菊脸上一顿,声音有些森冷:“莫非,你早知道老夫人会对你出手?”

林婉城不屑道:“这很难猜吗?荣华堂的那位就是一条毒蛇。姨母在京城时,她还会顾及镇国公府的面子不敢做的太过,姨母一旦去了林州,我又让她吃了那么大的亏,她怎么会轻易放过我?”

柔菊点点头:“小姐果然聪慧。只是你知道,夫人预备如何夺取你的嫁妆吗?”

林婉城轻轻咳了几下,慢慢道:“铺子、庄子的房契、地契都在官府备了案,老夫人想要将它们变为己有恐怕不是那么容易。除非……”

“除非什么?”柔菊隐隐感觉,这个机智过人的大小姐似乎已经猜到了崔佟氏的计划。

林婉城勾唇一笑:“除非我在这场风寒中不治身亡了。我膝下又没有孩子,父母也被发配在外,财产自然就变遗产,只要有了房契地契,老夫人就可以去官府重新备案,届时,我的铺子不就成她的了吗?咳咳咳——”

林婉城剧烈地咳嗽响起,柔菊不慌不忙给她倒了一杯水递过去:“只猜到这些么?”

林婉城接过茶盏喝了一口,涩涩的喉头立刻滋润不少,她接着慢慢道:“剩下的唯一麻烦无非就是姨母了。姨母对我的疼爱她是看在眼里的,所以,我一旦身死,姨母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她一定不能横死,一定要病死,这样,安兰几个瞧不出破绽,姨母也无话可说,对不对?”

柔菊慢慢笑道:“都对!”

林婉城道:“只是你们给我下的什么药,几时下的药,我就猜不出来了!自从落红中毒后,我对荣华堂的人,包括对你都有防范,不曾想,还是让你们钻了空子!”林婉城眼睛里略有些失落。

柔菊皱眉道:“你从落红中毒就开始怀疑我了?”

林婉城端起杯子又喝了两口:“当日,有人在落红的药里下了毒,可是,她的药只有安兰你们几个接触过,猜到你头上,也不是很难。我想,你之所以这么冒险,必定是由于落红在花园里撞破了你的好事,你怕她坏事,才不得不冒险出手。后来,你或许是偷听了落红与我的谈话,也或许是我在荣华堂说的那番话,你知晓落红其实对你的事一无所知,又怕进一步行动会冒更大风险,才决定收手的,是吗?至于这次落红受伤,多多少少也与你有关吧?你觉得落红活着终究是个祸害,所以,昨天,你就顺水推舟,火上浇油让老夫人重重责罚她,是吗?”

柔菊情不自禁得拍起手掌来,那模样完全不是一个被人抓了现行的贼:“我很佩服你,你说的一丝不差。”

却见林婉城皱眉道:“不过,我还有事想不通。”

柔菊挑眉看着她:“什么事?”

林婉城道:“既然落红挡了你的道,你大可以告诉老夫人,让她找个由头,名正言顺的除掉她,不比你挖空心思设计这些阴-谋诡计强的多?可是,很显然,你并没有向老夫人求助!这是为什么?”

柔菊俯下身来卡住她的下巴,眼神冰冷陌生:“知道的越多,死的越早。你不知道吗?”

林婉城冷笑道:“你们若是敢杀我,何必等到现在?何必费这么多功夫让我死于伤寒?”她定定看着柔菊的双眼,坚定道:“你们不敢杀我的!”

柔菊静默地与她对视了一会儿,忽然仰天长笑起来:“你说的对!那你就在这浅云居慢慢等着吧,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名正言顺的死去。”柔菊一回头,脸上竟是一种见所未见的狞笑:“在病痛的折磨下变成一堆枯骨!”

林婉城也忽然笑了起来,由于她疾病在身,十分孱弱,笑声自是不那么响亮:“你放心,你不会如愿以偿的,我不会死的!”

柔菊一眯眼:“你什么意思?”一手抓住林婉城的脖子,“你是不是又有什么诡计?我警告你,最好安分一点。”

林婉城被掐的换不过气来,她痛苦道:“我有什么算计会告诉你?你以为我是白痴那吗?总之,你们等着看好了,有句话你可能没有听过,谁笑到最后,谁笑的最好!”

柔菊慢慢道:“你说的不错,谁笑到最后,谁笑的最好!不过,这一次,恐怕你是笑不到最后了。你以为,普天之下,还有人能救得了你吗?”

林婉城心头一紧:“你什么意思?”

柔菊高深一笑:“最迟明晚,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现在,你就乖乖睡一觉吧!”柔菊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块帕子,随意地在林婉城脸上一甩,一道白烟立时便弥漫开来。

林婉城只觉脑袋一蒙,手里立刻脱了力,杯子“咕噜噜”滚到地上,“啪”的一声摔碎了。林婉城眼前一黑,就倒在床上了。

……

这一觉睡的昏昏沉沉,直到听见身旁有嘤嘤的哭声,她才慢慢睁开眼来。跪在身旁哭的凄凄惨惨的人却是安兰。

安兰她守在床边,眼泪大颗大颗地从她脸上滑下来,一边还小心翼翼晃动着自己的手臂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安兰从来都是稳重的,怎么会哭成这样?

“安兰!”林婉城一张嘴,只觉得嘴角几乎破裂,挣的生疼。她只好抬手去碰嘴角。结果,她一抬手,吓得几乎背过气去!

只见她原本光洁的胳膊上此时竟然密密匝匝长满了青豆大小的水泡!

这是怎么回事?她是生了水痘了吗?

安兰见她醒来,刚忙给她递过来一杯水。林婉城慌忙缩回手,惊恐道:“安兰,你不要过来,这可能是水痘,会传染的!”

安兰脸上满是泪水:“奴婢不怕,如果小姐有个三长两短,奴婢怎么会苟且偷生?可怜小姐您一夜之间竟然成了这幅样子,荣华院那些黑心肝的却死命拦着,不让奴婢出府!”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