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你让我神魂颠倒已完结在线阅读

第17章 他喜欢的是姚嬛纱吧?

牧秋绒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

“嫂子你这……”

看着满地的残羹冷炙,牧秋绒终于觉得解脱了。她抬起头,扯了扯自己的嘴角,终于凑出一个敷衍的微笑,“你饿了啊,从俱,这本来是给姚嬛纱的,不过,算了,她可能不需要了。”

话说完,又似一个游魂一样向前飘走了,翟从俱只能无奈的跟着自己的嫂嫂,帮自己的哥给嫂嫂保驾护航,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嫂子走了两个小时走回了家。他觉得,他前生可能欠了他哥,这辈子他哥就是来跟他讨债的,他这个当弟的容易么他,好想扎老哥的小人怎么办办,谁能给我一个正确的扎小人的办法,我肯定谢他全家。

话说谢谁全家一般都是骂人的话,不知道用在这儿合适不,不管了。

翟从俱在心里淡定的吐槽。

晚上翟遇轩回来时,牧秋绒装作没事人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

钟表不停地走,日子慢慢的过,牧秋绒觉得,她和翟遇轩在一起的日子简直就是一种煎熬,看不见翟遇轩,自己想他入骨,见到他时,却是心烦意乱,特别想眼不见为净。

而自打那天之后,她和翟遇轩有意无意的疏远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对于翟遇轩有意无意的亲昵,她开始似有若无的躲避。

前一两天,翟遇轩还会做出有意无意的举动,而自己避的次数多了之后,他就慢慢的不做这种行为了。

而在牧秋绒的心里,在翟遇轩对她表示亲近时,她是愉悦的,而翟遇轩不动她时,她又是失落的,她的内心陷入了了无限的焦灼之中,她既想亲近翟遇轩,又觉得亲近翟遇轩是在偷姚嬛纱的东西。

她将自己逼入了绝境。而人在绝境中时,要么沉默。要么爆发。而牧秋绒的爆发就是快刀斩乱麻。她突然不想爱了,爱一个人那么的累,自己的时间那么的少,却要花那么多的时间去考虑另一个人的喜乐安忧。

自己以前喜欢他时从来没想过要得到他,只是觉得远远的看着就好了,为什么得到之后却这么痛苦,而她,还没有完全得到过。

她不禁自问,是她太贪心了吗?所以老天要如此处罚她。

那么,是不是放手,彼此都会好过一点?

况且,翟遇轩,他……喜欢的是姚嬛纱吧……

那么,就放手吧,这一次,绝不回头。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在翟遇轩不知道的地方,他被牧秋绒判了死刑,可不可以换缓期执行,这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近期业界都在疯传翟家少奶奶的位子可能要换个人坐了,据知情人士透露,原本坐在翟家少奶奶位置上的当属正正经经姚家的嫡出姚家大小姐姚嬛纱。

怎奈何天妒红颜,姚家大小姐在婚礼前期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而姚家为了能和翟家联姻,为了泼天的富贵,硬是将姚家收养的孤女,现今的翟家少奶奶牧秋绒送去做了新娘。

想当年啊,翟遇轩看到新娘是一个孤女时,那张脸黑的,都可以当墨水写毛笔字了。因为翟总当初喜欢的可是姚家大小姐啊。如今这姚家大小姐醒了,这翟家少奶奶的位置该换人了。

而且据最新消息显示,当初姚家大小姐之所以会出车祸,都是因为那个孤女动了手脚的缘故。

业内人士近期最想弄清楚的就是翟遇轩和姚家两小姐的恩爱情仇,而姚家近期准备专门给姚大小姐准备一个宴会,庆祝姚大小姐康复出院,顺便也去去晦气。

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真是再美好不过的事了。而姚家宴会的举办恰恰满足了大家的八卦之心。

从古至今,大家都喜欢才子佳人楼台会。而现今的豪门恩怨,不知要比才子佳人楼台会精彩多少!一幕比一幕狗血,但却一幕比一幕更加让人无奈。

且不论外界的传言如何传的的沸反盈天,翟遇轩和牧秋绒,这两个处于舆论中心的人,他们的日子依旧不紧不慢的,平淡如水的进行着,完全不受外界任何舆论的影响。

翟遇轩轩对这些言论不管不顾是因为他想保护牧秋绒,他觉得借这场舆论让牧秋绒退出这个风暴中心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他忘了,牧秋绒不是小孩子,她是一个成人,喜欢一个人,不是为她规避风险,而是与她风雨同舟,他在无意中,将自己的爱人越推越远。

牧秋绒对这些言论不闻不问,是因为她想放手,所以,他强迫自己不在乎,就算心里很在乎,但是也要学着不在乎。她虽对翟遇轩抱有一点期待,但是,那种期待也小的微乎其微。

在大家的殷殷期待中,姚家举办的宴会终于拉开了序幕,收到请柬的各大八卦者都是摩拳擦掌,打算在宴会中争取进入消息最灵通的八卦圈圈子,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宴会当天早晨,牧秋绒还没睡醒,就被张敏一通电话从被窝里叫了起来,张敏在电话里叫骂:“你个没良心的小蹄子,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家里忙吗?就算你已经出嫁了,但是我好歹养你那么长时间时间,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赶紧给我滚回来帮忙。”

之后,不等牧秋绒说一句话,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牧秋绒茫然的拿着电话,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因为张敏的一个电话,彻底毁掉了一天的好心情。

身边的翟遇轩其实早就醒了,牧秋绒晚上画图睡得有点晚,他担心自己起床会吵到牧秋绒,所以一直静静的躺在那儿,但是又不敢睁开眼睛看牧秋绒,所以一直在装睡。张敏的电话让他蹙起了眉毛,整个人阴郁极了。

准备起床的牧秋绒看到张遇轩皱起的眉头,心里有点不安,自己是不是打扰到他了,起床的身影微微顿了顿,最后甩甩头,假装若无其事的起床走了,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

到了姚家的牧秋绒一直忙的脚不沾地,一会看食物准备的如何,一会看人员的调配问题,一会又在解决宴会上陈设品的摆放问题,从早上到宴会开始,简直是滴水未进。

反观姚嬛纱,简直比闲云都要悠哉,整个人懒洋洋的睡在美人榻上,一会吃个水果,一会来杯饮料,再一会又吃个蛋糕,犹如高高在上的的女王一样,将一众仆人指挥的团团转,间或嫌弃这个不好吃,那个不对味,简直让伺候的人耐心丧尽,只想糊他一脸饭渣子才能抒发心中的郁愤之情。

牧秋绒回到姚家根本就没有见过养父母的面,这个宴会不是养父提出,养母实行的吗?为什么到头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忙?不过,已经习惯了。每次都是这样的,还要再抱有什么期待就真是太傻了。

而待在屋子里面不出面的姚家二老,正在密谋着如何加强巩固姚家和翟家的关系,继而两家才能更好的联合起来打压宋家。如何能在晚会上把牧秋绒从翟家少奶奶的位置上拉下来,换上自己的亲生女儿去坐上这个位置,顺便享受那无与伦比的无上荣光。

一切见不得光的东西都将在姚家宴会这一光鲜亮丽的帷幕之下进行。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