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妃从天降:腹黑王爷好霸道最新章节列表

第五章不省心的女人

菜足饭饱后,苏槿汐伸了伸懒腰:“哇哦,吃饱的感觉好幸福!”

仔细瞅了瞅这房间,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那门栏窗,皆是细雕新鲜花样,镂空的雕花窗,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自己曾躺在的床,宽而大,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女孩的闺房。

苏槿汐轻巧的走出门,望着门匾上赫赫的三个字“明月阁”相视一笑,“呵呵,名字倒是挺优雅”却在下一秒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现在的她头大的狠,虽然很不想承认自己确实是穿越了,可现实摆在眼前,不得不信,她的那个慕寒哥哥,怎么会成了王爷?

若是和她一起穿越而来,他也不可能会是王爷啊,再者说,称他慕寒他也没有反驳,可见那也是他的名字,细想起来,他对她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温柔,可是他的那双眼睛看她的时候又陌生的很,难不成只是长的相像的两个人?而且叫着同一个名字?

额,这是什么鬼?究竟是什么情况,自己现在是在哪里,哪朝哪代?还有她的行李哪去了?

唉,一大堆的疑问盘旋于苏槿汐的脑中,让她好生郁闷,又很心烦,很想出去走一走,光想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这所有的一切都等着她慢慢的理清。

“唉,不想了,有道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躺了那久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再不锻炼锻炼,坏死了咋整。”想着苏槿汐低头瞅了瞅身上的衣服,汗,这古代人真是麻烦,这衣衫不整的怎么出去见人,正恼着,一清脆的声音传来:

“姑娘,奴婢是李•王妃贴身丫鬟,‘说到李王妃这三字,翠红还故意拉了拉音调,因为在她心中,她家小姐才是未来的北王妃,也只是停顿了一秒,她便又接着说道:

“特奉王妃之命前来给姑娘送几件贴身衣物,还望姑娘笑纳。"

翠红之所以称她为姑娘,因为她实在不想称自家小姐以外的人为小姐,更何况是这来历不明的女人,若不是记得小姐曾告诉她这女子是恩人,王爷也没下达处置她的话,她怎么可能对她这般的尊敬!

闻言,苏槿汐在心里大骂自己一声,糟糕,自己刚才只顾着生气了,啥时候来人都不知道,唉,虽然现在很想清楚这是什么年代,但一听到是她是别人的贴身丫鬟,苏槿汐知道有些话是不能随便问的,最起码她也得找个值得信赖的人,这看电视看多了,这点心眼还是有的,想着,苏槿汐心一横,先不管那么多了,先想办法换身干净的衣服再说!

“那个,姑娘你可不可带我去洗刷一下?”苏槿汐讷讷的说道,

看着这小丫头疑惑的表情,苏槿汐才突然想起,自己现在可是在古代,估计说洗刷她也听不懂,随即便改了口:“那个,我刚才是说,姑娘你可不可以带我先洗个澡,在换身衣服?”

说着,苏槿汐心想,自己差不多得有好几天没洗澡了吧,这大热天的身上都快臭死了,再说了,古代这衣服,也不晓得她会不会穿,倒不如叫这小丫头帮帮忙。嘿嘿,她可是他们眼中的恩人,好好利用这身份也不错,想着,苏槿汐突然笑嘻嘻的靠近翠红,嬉皮笑脸的就开了口:

“对了,我该怎么称呼姑娘你呢?”不管怎么说先套套近乎,嘴甜死人。

“奴婢,翠红。”

翠红应答着,抬头又看了看这陌生女子不太正常的反应,心里不觉得有些庆喜,她可小姐的贴身丫鬟,若不是那日她莫名的搅乱,自家小姐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没和王爷拜堂成亲,不过看她那怪样,肯定也不是小姐的对手,先替小姐好生伺候着,等小姐一切就绪后,再来跟她算账,想到这,翠红笑盈盈的起身,十分友好的说道:

“请姑娘随我来。”

跟着小丫头三转两转来到了一间沐房内,之说以说是沐房,因为苏槿汐一进门就看见一大大的浴盆,里面还撒满了香喷喷的玫瑰花瓣。

不由分说,苏槿汐三下五除二就把身上的脏衣服脱掉,一下子就泡进了澡盆里,临末还不忘了叮嘱翠红一句,让她帮忙自己找件简单一点的服饰,虽然翠红拿来的衣服很漂亮也很诱人,可是在这么个大热天里,舒服最重要,好衣服以后有的是时间穿。

听到苏槿汐让自己帮忙找简单的衣服,翠红心里可是乐开了花,这可是她自己要求的,顺便给她找件奴婢的衣服换上,就当是帮小姐出出气,反正是她自己要求的,到时候也怪不到她,这么个求之不得的好事,她岂敢怠慢,闻言,翠红麻溜的转身而去。

半小时后,苏槿汐终于舍得从里面出来了,话说古代的沐浴方式挺不错,呵呵,苏槿汐美美的笑着,对着门外就是一喊:

“那个翠红妹子,你可不可以来帮我穿衣?”

闻此,翠红气得咬牙切齿,这女子还得寸进尺了,自己可是小姐的贴身丫鬟,何时也来伺候别人更衣!

但纵有万般的不如意,看在小姐好生吩咐的份上,在加上翠红又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苏槿汐一身丫鬟衣服的样子,她也只好立马照做了,

只是心里没来由的唠叨着,真搞不懂小姐怎么对一来历不明的女子如此上心,还要自己好生伺候着她,想到翠红可是又在苏槿汐的身上上记了一仇。

唉,丫头的命就是苦,不但伺候着苏槿汐更衣,还得要给她梳头,谁让她不会呢,不过看着镜中干净利索的自己,苏槿汐一时间好高兴:

“翠红姑娘你,可不可以带我去向你家小姐说声谢谢?”用人手短,更何况她是又吃又用。

这本想让苏槿汐难堪的翠红,怎么也没想到那丫鬟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不但看不出低微,还将她显得清新脱俗,还真有点可恨!

看着翠红一时间没了回应,苏槿汐又轻轻的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终于再看着她转头向外走去,苏槿汐才跟着走了过去,心想,这丫头想必是在前带路了吧!

不用说,这慕寒哥哥的王府还不是一般的大,都走了好长一段路了,也不见到目的地,苏槿汐正想开口问翠红何时能到,暮然听到一凄惨的叫声,听着她心里好不舒服,不由分说的就朝那声音寻去,完全忘了前面领路的翠红。

转过假山,苏槿汐终于寻得那凄声的源头,

此时,正见一五十多岁的大妈正对着一十六岁左右的姑娘扬鞭而下,之所以说这年龄,她看着像。

那皮鞭打在那小姑娘身上,看得苏槿汐的心里猛的一疼,这看过电视里可没少看过,奴婢做错事挨罚的场景,可是真当她亲眼目睹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胆颤的。

那女孩浑身血拉拉的长道,有点触目惊心,不等那皮鞭再次落下,苏槿汐快跑上前,一把就握住了那老妪的手中的皮鞭,大喊一声:

“光天化日之下,不许你欺负人!”此时的她气的都有些语无伦次。

“你是谁?也敢来管老奴的事!”

见你陌生女子拦她,还一身卑微丫头的着装,这容妈妈还真没把她放进眼里!

要知道她可是沐贵妃的贴身侍女,可是王爷的娘让她来掌管这王府后院之事,何时来一丫头来管她,说着不管苏槿汐,手一使劲,皮鞭从苏槿汐的手中抽出,抡向她。

没想到这老妪还挺厉害,可她苏槿汐也不是吃素的,漂亮的一转身,右脚抬起,朝老妪的腰部踢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砰”一声响,老妪被苏槿汐一脚踹倒地,敢对我苏槿汐下手,惹你没商量!

不过在看到那老妪摔得四脚朝天的丑样,苏槿汐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拍了怕小手,扑了扑身上的晦气,转身便朝跪在地上的小姑娘走去:

“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紧?”

看着这突来的姑娘为自己得罪了王府后院最狠毒的人,木儿心里很感激又很害怕。怕她为救自己而害她陷入这黑暗之地!

苏槿汐的关心、担心全写都在了脸上,这让木儿一时语塞,竟无从应答,木儿不知道是身上的疼痛在作怪还是对苏槿汐的举动在担心,许久,她才颤颤巍巍的答道:

“谢姑娘救命之恩,可……”

话还没说完,木儿便瞅见摔倒的容妈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此时正怒气冲冲的拿着皮鞭朝苏槿汐挥来,来不及思考,木儿一把拉开苏槿汐,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苏槿汐面前,那重重的一鞭便打在了她的身上。

来不及反应的苏槿汐看着挡在身前的小姑娘,万感十分,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是心疼?或是难过?又或是不安,刚才那一鞭下手可不轻!

只见苏槿汐一个快步提起,照着那容妈妈的腋下,苏槿汐又狠狠的给了她一脚,惹我苏槿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再次摔在地上的容妈妈,怒目十分,这一脚是想要来她的老命啊!禁不住怒意,一时怒喊道:

“快来人帮我抓住这野丫头,今个我可要好好教训她一番!”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容妈妈下的命,她们也不好推迟,谁让那丫头谁不惹偏来惹这沐贵妃娘娘的红人呢,她们也是有苦难言啊!

只是在亭林拐角处,楚慕寒正两眼直勾勾的瞪着苏槿汐,此时的苏槿汐虽然只是身着一丫鬟服装,但却一点也掩饰不了她的清秀脱俗。

见此,楚慕寒不禁的生气道:“这女人太不省心了,大病初愈就来惹事!”

“怎么,你不上去帮忙吗?这丫头身体才刚好,可对付不了你那帮奴婢哦。”

风清澈啧啧的说道,他可是看得出他这好兄弟的紧张与愤怒,故意啧道,说实话,这女子确实挺有意思的,尤其是还能牵动到楚慕寒的心。

“她自己找来的麻烦自己去处理,你要是于心不忍大可去英雄救美。”楚慕寒说着,转眼看向风清澈,恐怕连他自己都听不出隐隐约约的别味,

“呵呵,我可不想抢风头,要知道人家姑娘睡梦中一直叫着,慕寒哥哥慕寒哥哥的,我去了岂不是添堵。”

汗,被风清澈这么一说,此时的楚慕寒,脸黑成一条线。

心想,“既然都有意坐看好戏,那我风清澈就陪你一起喽,看看是谁沉不住气!”

倒是这翠红找了一大圈也没找的到苏槿汐的人影,只是听着假山这边人声吵吵,便凑过来看看,心想或许能找到她。

说来也真是,刚才只顾着自己走,却忘了身后的人儿,若不是到了小姐那里报小姐说那丫头来道谢,谁知这翠红一转身就没看见苏槿汐的人影,害的她挨了顿训不说,还得来“请”她。

只是看着这五六个人一起围了过来,苏槿汐心想,这下可玩完了,就算她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是六个人的对手,他们一口一个唾液都能把她喷死!

“天灵灵地灵灵,老天爷快快显灵。”为今之计,苏槿汐只能求上天来帮忙了,只是眼看着这帮人越来越近,苏槿汐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能打一个算一个,大不了拼了!

“容妈妈,快让人住手!”看到一帮人就要下手了,翠红焦急的说道,虽然很想看着她被打,可是,小姐的命令也是不能违的,反正这苏槿汐都已经得罪了容妈妈,苦的日子还在后头呢,就暂且饶她一命。

容妈妈一看是李小姐的贴身侍女,心想:这要做王妃的人,这面子总是要给的,反正也不差这一时,好戏还在后头呢!

看容妈妈让人停了手,翠红行了行礼,道:

“奴婢替主子谢谢容妈妈,这姑娘得好端端的去见我家小姐。”

说着眉眼轻佻一下,那意思容妈妈会意的很。言罢,翠红便走向苏槿汐:

“姑娘,快随我走吧!”

苏槿汐像是没听见似得,头也不抬,转身就朝刚才受伤的那姑娘走去。

“我叫苏槿汐,不知怎么称呼姑娘?刚才若不是姑娘搭救,恐怕那一鞭在劫难逃了。”

“姑娘,说哪里的话,我只是一小小的婢女,没曾想捞姑娘以身犯险,实在是过意不去,何来搭救之说,若姑娘不嫌弃,叫我木儿便好。”

听到苏槿汐的话后,木儿慢慢答道,不禁又为她担心了起来:这姑娘心地善良,可以后该怎么办?

“翠红姑娘,不知你有没有治疗木儿身上伤的药?木儿伤的不清,若不及时处理,我怕……”

剩下的话,苏槿汐并没说出口。

只是听完苏槿汐的话,木儿愣了愣,这是她入府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对她好的人!

“要不你先回去,请你家小姐帮我请个郎中?,我先扶木儿去我那,顺便请你告诉李王妃,苏槿汐改日再登门谢过。”话落,不等翠红开口,苏槿汐便去搀扶木儿。

可伤势过重,此时的木儿早已晕过去。

苏槿汐实在是心有力而力不足,没办法,她只好轻轻的放下木儿,起身便走向刚才那帮,要对自己下手的其中一个,不由分说的就拉着她:

“你,你快过来帮忙,帮我扶木儿去明月阁。”苏槿汐那声音容不得她拒绝,那眼神犀利,混扫一切。

那被她拉着的丫头,听到明月阁后,心头一惊,明月阁,可不是一般人才能住的地方,那可是王爷的寝宫,住在那里的人无非是……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幸亏刚才翠红叫的及时,这要是真动手,恐怕连容妈妈也不好交代吧,刚才那被苏槿汐拉着的丫鬟,也只能木木的听着苏槿汐的嘱咐,两人一起扶着木儿朝明月阁走去。

身后的容妈妈更是惊得一身冷汗,早就听闻,王爷大婚那天带来一身份不明个女子,莫非就是刚才那个?想到这有点庆幸的朝翠红望去,是感谢她的出手相助。

望着渐行渐远的人儿,楚慕寒眉头紧蹙。

这女人,居然随便带一丫头住进他的寝宫,若不是看在她救他一命的份上,他至于大婚不成,夜夜书房吗?虽然那婚礼不是自己想要。

只是“苏槿汐”这三个字在楚慕寒的心里默默划过,这谜一样的女子,没想到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居然还是意外偷听而来的。

是的,她的名字,苏槿汐。

不管身后风清澈的牢骚,楚慕寒快步朝明月阁走去,他倒要看看这女子究竟要耍什么把戏!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