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圈出一枚小胖子最新章节

第二章第一次

“来,七弟,随为兄到膳厅用膳吧,为兄准备了许多你爱吃的菜——”

姑父对莲岂可谓是百般讨好鞠躬尽瘁,就差死而后已了,何翩翩抑制不住地抬头望天,在心里默数了五个数后,开口对刚好走到她面前的姑妈低声说:“姑妈,我有点不舒服,就不跟你们去吃饭了。”

姑妈忙着跟姑父招待莲岂,自然不会理会她,看都不看她摆了摆手道:“知道了。”

苏淮长舒一口气,紧了紧握着何翩翩的手,微微一笑,用口型说:等我。

何翩翩自然不会拒绝他,点了点头便转身回房了,只是她走着走着,忽觉脊背冒冷风,她好奇地转头循着那冷意源头望去,只见莲岂清俊秀澈的脸庞斜对着她,一双明若秋水的桃花眼里含着股魅惑难解的暮色,远远望去仿若谪尘仙子,可那一颦一举却让人觉得莫测而危险。

何翩翩打了个哆嗦,虽然莲岂面上并未有什么变化,但她就是从他那眼神里看出了四个字:怒不可遏。

直到回了房里,何翩翩依旧有些恍惚,脑子里充斥了莲岂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在这大夏天里也忍不住浑身冒冷汗。

忽然,门外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何翩翩蹙眉判断了很久,约莫着估计有一到两个人,她正欲开门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窗扇猛地打开,一个穿着黑衣的蒙面男子闪身进了房里。

“别叫!”在何翩翩开口呼救之前,黑衣人优先说道,“救我,给你五两……”语速缓慢,似乎隐忍着极大的痛苦,显然是受了重伤。

何翩翩思索一番,压低声音道:“你的命只值五两?”

黑衣人沉默了,感觉着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有些咬牙切齿地说:“再加五两!”

“不干。”打发要饭的呢?

“十五两不能再多了!”脚步声已近在门外,黑衣人不得不再次妥协。

“成交。”何翩翩托起黑衣人扔到床上,放下床帐关好窗户,安静地坐在桌子边等待外面的人询问。

可是她错了,她原以为那些人怎么也得先打个招呼再冲进来,可他们居然二话不说推门而入,这实在是让人有点头大。

何翩翩面色古怪地看着这四个陌生人。

按照她方才的推算,外面充其量也就两个人,可现在进来的却有四个,这四人的武功可见一斑。仔细打量一下,何翩翩发现他们都穿着统一的褐衣皂靴,冥思苦想了半天,她忽然一怔,这似乎是……莲岂的人?

“不知姑娘可有看到一个黑衣蒙面的男子?”四名男子中走出一名,冷面冷口,似乎是他们其中的头儿。

何翩翩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没有。”

男子瞥了一眼她身后的床榻,冷笑一声:“得罪了。”

“喂——”何翩翩眼睁睁看着他迅速越过自己掀开了床帐,那黑衣蒙面的男子赫然闭眸躺在床上,浑身是血呼吸紊乱,显然已经昏死了过去。

“这就是姑娘的没有?”男子走到何翩翩身边,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似乎把她当做了黑衣人的同党。

何翩翩正欲解释,便听见门外传来一声低沉悦耳的男音:“去看看他死了没?”莲岂淡淡吩咐了一声身边的护卫。

何翩翩循声望去,就看见他负手立在门边,桃花眼中墨色瞳仁略微弯着,眼角处一颗泪痣晶莹柔亮,说话的语气比她遇见他以来每一次都要冰冷些许。

“七叔我……”再不解释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莲岂抬手打断了她的话,不见脚下动作,便见他已掠至了她身边,自上而下神色轻渺地看着她,她心虚地不敢回望他,却被他扣住了下巴。

顿时,何翩翩呼吸急促起来,被莲岂的动作吓得不知所措,而莲岂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似乎是觉得手下触感肉肉的十分舒服,竟然弯起拇指轻轻蹭了蹭她下巴上薄薄的软肉,然后轻笑了起来。

“翩翩何必多说,七叔自是信你的。”松了手,莲岂风度翩翩地转过身,彬彬有礼地对姑父道,“扰了兄长的晚宴,实是莲岂的不是。”

“哪里哪里。”谁敢说你的不是……

“今晚看来只能到此为止了,莲岂现下有要事须做,便不陪兄长和嫂嫂用膳了。”

“好说好说。”不觉得他们是同党就不错了……

莲岂略微颌首,话锋一转对姑妈道:“我方才与嫂嫂所说之事,还望嫂嫂不要忘记。”到此,意有所指地睨了一眼何翩翩。

何翩翩满脸茫然地望向姑妈。

姑妈了然于胸道:“放心吧,这都是小事,七弟你办正经事要紧。”

“多谢嫂嫂。”一阵凉风拂过,莲岂的轻纱白袍掀起了漂亮的弧度,明明是走在凌乱昏暗的过道上,却好似置身神仙之境,百花齐下落英缤纷,簌簌洒在他肩上、身上,伴着惑人的香气,只消一眼便叫人心神迷醉。

他就这么走了?何翩翩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但苏淮很难看的脸色告诉了她,今晚的事不会就这么简单结束。

“东南西北,把人带到我房里来。”

远处传来莲岂温雅的声音,竟似在她耳边说出的一样清晰,这内功……简直比轻功还要俊。望着黑衣人被四个名叫东南西北的褐衣男子带走,何翩翩忧虑地颦眉,这男人真是深不可测。

“表哥……”何翩翩叫了转身欲走的苏淮一声,苏淮却没有回头,夜幕下的背影稍显寂寞萧索,搞得她越发胆颤起来。

“翩翩,坐。”屋子里的人很快就都走完了,只留下了姑妈一个人,此刻的姑妈正拉着何翩翩的手往桌子边走,待两人都坐稳,便像知心姐姐一样轻抚了一下她的头。

“一眨眼翩翩都长这么大了啊。”

她?是好大啊。

“也该找个婆家了。”

应该了应该了。

“翩翩,你觉得淮儿的七叔如何?”苏夫人话里有话,她只说莲岂是苏淮的七叔,却没把何翩翩搁进去,言下之意,昭然若揭。

何翩翩的心莫名狂跳:“姑妈,我……”

“翩翩,你父母早逝,我从小把你带到大,一直都把你当做亲生女儿看待。”

“我知道。”何翩翩吸了口气,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她知道姑妈疼她,也知道姑妈并不打算把自己嫁给表哥,因为……看着身上的肉,何翩翩第一次真正的感觉自卑。

“翩翩,你是个好孩子,姑妈的意思你应该很清楚了,你觉得如何?”

清楚是清楚,但关乎到一辈子的“性福”,有些地方不能让步,何翩翩一字字道:“坚守原则。”

“你……”姑妈叹了口气,“翩翩,你知道我是不会答应淮儿娶你过门的。”

“姑妈,我跟表哥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齐大非偶。”

“表哥长这么大见过的女孩子不多,他心里只有我一个……”

“宁缺毋滥。”

何翩翩沉默了。

姑妈似乎有些不忍:“翩翩,莲岂身居高位,你知道姑父和姑妈是无法拒绝他的。”

何翩翩眼神一暗。

“姑妈明白你的心思,莲岂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凭良心说一句,连淮儿比之都差逾千里,你能嫁给他,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这种福气还真是不想要啊,何翩翩捂着心口,一副无法承受的样子。

“话已至此,剩下的事要怎么做翩翩应该很清楚了。”姑妈站起了身,“明日莲岂会到靖王府作客,回来之后便会动身回京,到时你就跟他一起走吧。”语毕,显然言尽于此,推门而出。

何翩翩愣愣地看着姑妈离去的背影,很久都无法回神。

她原以为,只要认真地对别人好,就可以打动他们,却原来,只打动了她自己。

于是第二天,全府上下都知道了何翩翩要跟莲岂一起回京,做他的第十八房夫人的消息。

何翩翩有些胃疼,干脆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出去,而苏淮从前一晚离开后便毫无踪迹,不来看她,也不没传过一句话。她心里明镜似的,苏淮算是默认了此事。

看来这个莲岂真不是吹的,有两把刷子,如果她敢闹什么幺蛾子出来,估计小命就得交代在苏府了。第三天的时候,何翩翩看着站在门外的“东南西北”四个护卫,后怕地想。

“上车去吧。”莲岂站在姑父姑妈身边,淡淡地吩咐着何翩翩。

何翩翩背着姑妈早就给她整理好的包袱,一步三回头地出了苏府,直到马车帘子垂下来,也没再看到苏淮一眼。

没有了她的存在,他一定是自由了……那么她呢?

何翩翩虽心里不太舒服,却也没有过于难过,她其实并不在意住在哪里,跟着谁,没有父母亲人的庇护,走到哪里都是寄人篱下。只是对于就这么匆忙地把未来的人生许给了一个还很陌生的男人,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但她并没有胡思乱想多久,因为莲岂很快就上了马车。

他一上车便突然凑近了何翩翩,魅惑的桃花眼玩味地看着她,突然玉手一抬,第二次扣住了她的下巴。

“不能跟你那个表哥道别,是否留有遗憾?”

“没有。”何翩翩失了神智,呆呆地凝着他美如冠玉的脸庞,温热含香的气息打在她脸上,她瞬间僵硬在了原地。

娘之,活了十七年还是第一次有男人和她这么接近。

莲岂微微一笑松开了手,斜靠在奢华马车内的柔软狐裘上,白色的绒毛萦绕在他无暇的脖颈和脸颊边沿,风情万种之间又有股难以言喻的温润之感。

何翩翩委屈地揉了揉下巴,总是来这招,她的下巴迟早被他磨出茧子来。

良久,待马车行驶了一段路程,何翩翩忍不住憋屈道:“七叔,你以后怎么安置我啊?我没脸见人了。”

何翩翩撇了撇嘴,怎么都觉得这话可信度不高。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