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都守墓人已完结在线阅读

第017章药王墓

“这是谁的像?”陈妍雪刚要问阁老,被阁老制止住。

磕完头,王大山站起身来,神情凝重地举起手中的幽冥镰刀。

这时候众人才注意到,那背着竹篓笑容慈祥的老人浮雕手的部位有一长条的凹槽,幽冥镰刀正好镶嵌到里面。

幽冥镰刀乃药王随身神兵,现在这把镰刀竟然能够完美地结合在这尊老人像的手中,那这人定然是孙思邈。

难道这是孙思邈的陵寝,可这个以救人治病为己任的药王,怎么会制造出外面那些恶毒的祭祀机关。这和他崇尚的医德互相矛盾呀!

不等大家猜想,在神案的左侧突然咔哒一声响动。

王大山站到一侧,用力推动,神案竟然向侧面滑开。后面显现出一个黑悠悠的隧道入口。

“荒山沟虽然大,但要想进入到里面的古墓之中,就此出一条通道,其余途径全部是死路。这把幽冥镰刀便是打开墓道的唯一钥匙。”

顺子赶紧从背包内取出几条黑毛巾,王大山接过一根围在口鼻上。

“大家都把头抱住,谁也不准偷看,特别是你,把你的相机放起来。”王大山指了指四处拍照的学者。

乔治问道:“把头包住我们怎么看路呀?”

王大山懒得解释,陈妍雪说道:“大家按照大山的话做就是了,我们之前也遇到过用幻觉阻止入侵者的机关,可能里面的东西和这个有关吧!”

听到陈妍雪的解释,所有人有些释然,纷纷用毛巾将整个头全部包住。

阁老看看大家都包裹好了,一边自己自己准备一边轻声对他说:“这些人只是想搞清为什么,有时候适当解释一下也好。”

王大山伸手帮阁老整了整黑毛巾,说:“阁老,不是我不想解释,我只是想让他们都好好地活着出来,在我这里只能绝对完全服从,不能有半点差错。”

阁老听到他的话,心里顿时有些欣慰,他没有看错人,外表朴实话语轻浮的王大山其实在内心还是善良具有责任心的。

他点点头,不再说话,抬起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其他人也都摸索着一个挨一个排成队搭好手臂。

“我希望大家能理解,我的任务是带你们进到荒山沟的古墓,并将你们安全地送出去。我不想再看到有一个人死在荒山沟。”王大山还是解释一下,他承认自己看到学者老兆死去的时候情绪有些波动。

刚排好队,他们便感觉到手腕处凉飕飕的,凭经验便知道手腕已经和前面的人胳膊紧紧锁在一起。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不要把围巾摘下来,记住了。顺子,跟在后面,如果有哪个人敢挡住队伍不前进,一刀了结!如果你们不想死,那就老老实实跟着队伍向前走。”

王大山的话不多,但已经足够让勘探队的每一个人神经紧绷,从顺子那么利落地将胡老六扔下山崖开始,他们都相信顺子一定会毫不客气地一刀杀掉他们中的任何人。

什么样的境遇让他竟然冷血到如此地步,但这些人并没有害怕或者后悔进来,可以说这些人都是经历过无数剧变的战士,越刺激的事情反而开始激发他们内心的兴奋。

大山将面罩蒙住眼睛,一步一步地走进去,脚下是走过数遍的台阶,但每次下来他还是不敢大意。

记得第一次进到山里,只有几岁的大山趴在父亲背上,他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带他爬那么高的山,只知道父亲走的每一步都要求自己睁大眼睛看着。

对祭祀沙场并没有害怕,对剧毒灌木也没有恐惧,甚至看到密密麻麻的红蚂蚁在自己脚下啃咬尸骨他都没有任何的异样。就在这个洞窟内,一场噩梦走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

他看到自己的亲人一个个在面前被杀戮,鲜血涂满了他的双眼,平时一块玩耍的哥哥姐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任他怎么喊叫,这个世界就剩下他一个人。

哭喊,嘶哑,空旷中他想要跑,想要逃离,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胳膊。任他怎么挣扎也无法摆脱,他害怕,怕的直接昏厥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冰凉的石板地面上,四周橘红的火光一闪一闪,父亲对着他的面前,笑着说:“刚才只是一场梦,不要当真。”

第二次,第三次,再后来一向在人前便显得懦弱寡言的父亲不再陪着自己,而是要求他自己进来。每一次经过地道都会看到新的景象,每次的景象都是心底最恐惧的事情。

直到八岁那年,他看到父亲在自己面前将十多个盗墓贼砍杀,逐一扔下悬崖。父亲才告诉他,这里是他们需要用生命保护的地方,除了可以信任的人,谁也不准踏入此地,违者杀无赦。

一幕幕呈现在面前,父亲逝去前期盼疼爱得眼神,所有的一切都离开自己。王大山从未感觉到自己如此的脆弱。

他摘下面上的毛巾,掏出火机打开,看看后面的一堆人双腿打着哆嗦颤抖的样子,要不是那一排手铐,恐怕这些人早就崩溃的跟不上队伍。

“顺子,去点上灯!”

王大山将他们脸上的毛巾摘下来,解开手铐,对阁老轻声问一句:“阁老,没事吧,那都是幻觉。”

阁老长舒一口气,说:“这个阵确实厉害,不知道是什么原理,竟然能勾起人心最底层的脆弱和恐惧。大山,你的毛巾里有股子草药的味道,不会是……”

王大山笑了笑将毛巾塞进背囊中,并没有解释。转身掏出一张纸巾在陈妍雪流满泪痕的小脸上擦了擦。陈妍雪本能地想要抓过纸巾,却被他拦住。

“你不要动这些东西,你手上沾有毒液,我帮你吧!”

王大山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但被他这么轻柔地擦脸,陈妍雪还是忘了刚才痛苦幻想,娇羞地脸蛋通红。

“好了,刚才都是幻想,大家快点振作一下。”阁老对其他人喊了一声,四周张望着观察。心里却轻叹一声,这丫头看来是逃不出王大山的魔掌了,老陈的俩闺女呀!

顺子将灯全部点亮,虽然灯火昏黄闪烁,却依然能看清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一个空旷宽敞的大殿中间。脚下一个两米宽的地下通道,看来他们便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大殿长大约五十米,宽也有三十米,偌大的房屋内部竟然没有一根梁柱,除了墙壁上不多的灯台之外别无他物。

“这就是你们要找的荒山沟秘密。”王大山指指周身,这里便是当年土匪的据点,什么也没有,当初土匪被剿灭的时候东西都被烧掉了。

“不对呀,如果这是墓主人的寝宫,那为什么看不到棺椁?”乔治挠了挠头,四下里瞅瞅,什么也没看到。

阁老说:“大山,你不是说有一个祭祀铜鼎吗?在什么地方!”

王大山走到最里面,摸了摸凹凸不平的墙壁,大家这才发现墙上是一副鼎的铜塑浮雕,五六米高几近墓室顶端,一条盘龙纹饰活龙活现,怒目而视。

“顺子!”

他的话没说完,顺子已经从腿上抄出两把尖刀高高跃起,踩着王大山的肩膀跳上浮雕顶端,两把尖刀被准确无误地插进盘龙的双目之中。

咔嚓一声,龙口竟然自行张开,一缕白色的粉末从龙口中缓缓流出飘落下来。这兄弟俩的东西看来都是通往这里必不可少的机关钥匙。

警惕的勘探队员看到白雾飘散,赶紧带上防毒面具。

王大山说:“这就是我给你们说的祭祀白灰,大家不要躲,过来在里面站会,这样我们身上的毒性就解了。”

听到他的话,大家赶紧摘掉面具,纷纷站到他的周围,在纷飞的白灰包裹下感觉到阵阵燎热的奇妙感觉。

阁老打开手灯四处照照,除了金龙下方三个大小不一的凹槽,仍然没有发现空旷的大厅内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这时候那个老年学者伸手指了指自己手灯的方向,“阁老,你看那是什么?”在顶端的一角,模模糊糊似乎有几行纂刻。

几个人走过去,大山让顺子也拔下刀也跟过去。随着尖刀拔出,龙口自然合并,看不出一丝开合的痕迹。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借身命……

“这是药王的《大医精诚》其中话,寥寥片语,孙思邈的高尚医德情操一览无余啊。”

阁老似有感触,轻叹道。

顺子毫不避讳地说:“这些字如果真是古人说的,那我觉得以前的人真是幸福,我们村的人出去看病,没钱你就根本进不了医院。大病大灾的只能等死。”

他的话说的实诚,现在医者真的是失去了很多的医德。虽然话语里有些讽刺,却没人去反驳他。

王大山有些自嘲地道:“你们可真不愧是文化人,我之前都不认识这奇怪的字。感情这里不是古墓,是宣传医德的,或者是医院?到这里我就没办法了,反正我就知道进荒山沟就这一条道,进到这里就是荒山沟的中心,哪也去不了了。”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