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医圣手》大结局_香医圣手小说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准岳父母

电视上,正在放着热翻播喜羊羊与灰太狼,而柳研正像是小孩子一样,咯咯的乐个不停,显然看得很入神。

秦枫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冷冰冰的丫头,也会笑,而且笑的那么美,没心没肺的,就像是一个没有烦恼的孩童一般,很纯真,很天真。

突然被秦枫发现了自己的秘密,柳研啪的按下了遥控换个台,却是出现一场泡沫剧,而且正是一个激情的镜头,这让得柳研冷冰冰的脸,瞬间的羞红了起来。

“咦,这个好。”

秦枫精神一振,一屁股在柳研边上坐了下来,“就看这个。”

电视上浪漫的红心满天飞舞,男女主角热拥在一起,激情的热吻,让浪漫的指数攀升着,这正是一个男主角求得女主角谅解的镜头。

“其实,我们应该像他们一样,好好的坐下来谈谈。”

秦枫说着,胳膊伸到了沙发上,然后大手搭到了柳研的肩膀上。

“明天,你去公司报道,你不能再在外面当江湖骗子了。”

柳研虽然感觉到了秦枫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但见秦枫的手很规矩,所以柳研也就没有出声,总要尝试一下的,父母就要来了,要是还向以前一样,只怕到时候会引起怀疑。

“能不能不去,我还是喜欢摆难。”秦枫把手收了回来,坐正了身子,看着柳研,“其实,这样的你,就很美,为什么要整天摆出一副冷冰冰的臭脸呢。”

“爸妈都是有身份的人,你说你出去摆摊,让人知道了,他们的脸面往哪里放啊。”

柳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语气也平缓了一些,“还有,结婚了,你总不能靠着摆摊来养家吧。”

“养家?”

秦枫直接跳了起来,“你开玩笑吧,你现在华美集团的总裁,海滨市十大青年企业家,身价百亿,我还想靠着你的大树下遮阴呢。”

“喂,你是不是男人,养家本来就是你份内的事好吧,如果你不想结婚,可以跟爸爸提,我举双手赞成。”柳研说着,站了起来,然后往楼上走去。

“结,当然结了,养家就养家,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结婚前,咱们是不是培养一下感情……”

说着秦枫的目光猥琐且赤果果的盯着柳研扭来扭去的屁股上,感觉到秦枫的目光里透着邪意,柳研转过身来。

“下流!”

一巴掌向秦枫的脸上甩来,秦枫眼疾手快,挡住了柳研的巴掌,“人家婚前都要试爱嘛,咱们也是名正言顺,再说了,这还是柳伯父交给我的任务呢。”

“滚!”

柳研从秦枫的手上把手抽了回来,原本开始对秦枫的一点好感,这一刻也消失的无遗,这家伙就是个无耻的色狼,不论什么时候,都想着占女人的便宜,满脑子都是邪恶的思想。

“哎,我跟你说真的,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婚前试爱’这电影。”

“砰!”

回答秦枫的是重重的关门声音,秦枫耸了耸肩,露出一抹笑意来,这丫头迟早都是自己的掌中之物,再这么调教几次,应该就可以收网了。

一身休闲的居家服,就是秦枫今天的装扮,看上去虽然随意,却又不失气质。

而柳研今天特意的装扮一翻,原本的职业套裙不见了,一件小露腰小T恤,搭配着一粉色的纱衣,下身是白色超短裙,性感当中,又不失一抹少女的可爱,看上去如同邻家可家的丫头一般,很是讨喜,冷冰冰的脸,今天也露出一丝淡淡的温和来。

“我去接爸妈了,你忙着吧。”

两人早上就商量好了,为了展示出两人相处的和睦,就不去酒店接风了,由秦枫在家里做好饭菜,而柳研就负责接机,这样一来,长辈一进家门,就有一种家的温馨感。

“好,亲爱的。”

秦枫走上前来,侧过脸,向柳研讨吻,柳研皱了皱眉头,虽然是为了演好这出子的戏码,但这个她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这种秀恩爱的方式。

“来吧,就看在我准备一桌子饭菜的辛苦份上。”秦枫知道,这个吻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讨到的。

“拜!"

最后讨吻还是失败,柳研只是道了一声拜,然后开着她的宝马M4就走了。

秦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这丫头的便宜真不好占,接着开始在厨房里忙活开来了。

忙活了近四十分钟,宝马M4的引擎声音响了起来,一会儿客厅的门被推开,整个家里,一股菜香飘了过来。

柳研抱着一位看上去三十了出头的成熟美妇胳膊上,显得异常的亲昵,而另一名中年男子,看上去四十出头,一脸的威严,有一点生人勿近的感觉。

这两位就是秦枫的准岳父柳自在,准岳母周玉兰了。

端着一大碗的鸡汤,秦枫摆在餐桌上,把围裙取下收好,来到客厅。

“世伯,二妈,你们来了。”秦枫显得十分的懂礼数,整个人客气的迎了上来,直接就开始倒起了茶水,看上去似乎在以主人的身份迎接客人。

“研研,你怎么能让小枫下厨房呢?”

周玉兰嘴上说着责怪的话,脸上却是笑开了花儿,“小枫来,让二妈好好看看你。”

“哎,二妈,有段时间不见了,越来越漂亮了,以后要是上街,别人都会说你是我姐姐。”秦枫笑一笑,到周玉兰的身边坐了下来,看上去,就是周玉兰在中间,秦枫跟柳研一人一边的守着长辈。

“你这张嘴,也是越来越甜了,研研这丫头没有耍性子给你添麻烦吧?”

周玉兰拉起秦枫的手,仔细的看着一脸阳光微笑的秦枫,“真好。”

“呵呵,对了,世伯,我给您准备了好东西。”秦枫说着,走到酒柜,从里面拿出一瓶红酒,摆到了茶几上,“等下我敬世伯两杯。”

柳自在拿起红洒,拨掉木塞,贪婪的用鼻子闻了一下,“罗曼尼康帝,1938年,全球只有四十七箱了,你竟然搞到了一瓶。”

“呵呵,知道世伯喜欢收藏红酒,我弄了一对,还有一支,就在酒柜里。”

秦枫倒了一小口酒,递到柳自在的手上,“世伯,尝尝看。”

柳自在品了一口,双眼都发光了,“好酒,好洒,香醇纯净,回口纯香,我还真舍不得喝了。”

看着秦枫与父母的亲热劲儿,柳研的心中微微的泛起了酸味,到底谁才是她们的孩子啊。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