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深夜情贼全文在线阅读

四 命运的捉弄

“陈天。”打开门看到是我以后,沈梦蝶脸上挤出了一丝强笑,将我让进了办公室以后,又将门反锁了起来。

沈梦蝶身上还是那套职业套装,黑丝包裹下的大腿圆珠玉润,身材如同一团火,能最大限度的勾起男人的冲动,但这无比诱惑的身体现在落在我的眼里,我却全然没有了感觉。

“陈天,你误会我了。”沈梦蝶如同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低头着站在我的面前。

“误会你了。”我冷笑了一声,声音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嘶哑:“你不要跟我说,你昨天晚上是和别人谈生意去了。”

“对呀,我们就是谈生意去了。”沈梦蝶点了点头,但闪烁的目光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心虚。

“谈生意要谈到晚上十二点,谈生意会谈得手机关机,沈梦蝶,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我再也忍不住冲着沈梦蝶吼了起来。

我能感觉得到,随着我嘶吼出声,办公室外面一下子沉静了起来,也许是我的声音惊动了那些员工,他们现在也许正趴在门口听我和沈梦蝶在聊什么秘密的事情吧。

我知道,在这些员工的眼里,我始终是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些人只会幸灾乐祸,我也知道,将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来,沈梦蝶的面子会挂不住,她在员工的眼里会成为那种人尽可夫的女人。

但那又怎么样,屌丝也有屌丝的尊严,我就是要一怒冲冠,我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来维护我那可怜的,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的尊严。

“陈天,你不要太过份了。”沈梦蝶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饱满的胸脯一鼓一鼓的,显然是我的话将她刺激得不轻。

“我怎么就过份了,你看看你这里,难道说,这是你自己弄出来的么。”看到沈梦蝶到了现在还不知悔改,我怒从心起,将手指狠狠的点在了她脖子和胸脯还没有完全消退的红印上。

“你……”沈梦蝶的脸色一白,眼圈儿涨红了,晶莹的泪花开始闪动。

“我怎么了,沈梦蝶,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看着沈梦蝶怯生生的样子,我心中涌动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意:“这是我的辞职报告,从此以后,我们恩段义绝,我们……不再见。”

说到这里,我将手里的那份辞职报告往沈梦蝶的身上一扔,一脸昂然的想要离开办公室。

“陈天,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你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么。”就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沈梦蝶歇斯底里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心中微微一颤,沈梦蝶为什么会这么有底气,为什么会冲着我歇斯底里的吼,难道真的是我误会了她,但是我怎么就误会她了呢,难道昨天晚上,是我的眼睛欺骗了自己么。

我觉得我的眼睛绝对没有欺骗我,就算是我的眼睛欺骗了我,那她脖子上还有胸脯上的吻痕又是怎么回事,我看到的都是真的,沈梦蝶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还想拉我做备胎,好继续恶心我。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拉开门把手,走出了办公室,正围在门口小声议论着什么的员工们,在看到我以后,四处散开。

我能看得到他们离开时那种幸灾乐祸的眼神,但我不在乎了,我就是一个屌丝,我本来就应该给你们看不起,我为什么要为你们一个欣赏的眼光而高兴,又为你们一个鄙视的眼光而难受呢。

就在我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几乎要老掉牙了的三星手机却响了起来,看到是母亲的手机以后,我收敛了心神,强迫着自己露出了一丝笑容,接起了电话。

“陈天,你快想想办法吧,家里出大事了。”电话才一接通,母亲惊慌失措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妈,你不要着急,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我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边刚刚经历了感情的挫折,那边家里又出事了,这可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

“你爸今天早上给车撞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医生要我们拿十万块。”母亲在电话那头抽泣着:“可是我哪有钱呀,你快点想想办法吧。”

父亲被车撞了,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十万块钱,这一句句话,如同一个个炸雷,炸得我耳朵嗡嗡作响。

我家本来就比较贫苦,大学四年,不但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而且还负债累累,虽然毕业以后我寄回去过一些钱,但父母都拿来还了债,现在这十万块钱,对我对这个家来说,等于是个天文数字。

父亲就在医院,如果没有钱,他很有可能会死,我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挂了电话以后,给所有认识的朋友都打了电话,但是我一提到借钱的事情,所有的人都将头摇得跟泼浪鼓一样。

我的心越来越冷,连番的打击让我有些手足无措,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我突然间好恨自己,父母把我养大,本指望着能靠着我,但到了关键的时刻,我却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

我没用,我只是一个穷屌丝,在命运的捉弄面前,我根本没有办法反抗,我纠着头发,蹲在地上无声的呜咽着。

“陈天,你还在生我的气是不是。”一个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抬起头来,却看到沈梦蝶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面前,正一脸幽怨的看着我。

“我特么的生你个狗屁气呀,我爸给车撞了,医院要十万块,我哪来那么多钱。”我冲着沈梦蝶嘶吼着,然后和一个小孩一样哭了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将事情告诉沈梦蝶,多年以后我回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才发现那个时候虽然沈梦蝶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虽然我表面上将她厌恶到了极点,但是在我傍偟无助的时候,心中却无意识的将她当成了我信任的人。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沈梦蝶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陈天,你不要着急,究竟怎么回事,你说详细一点。”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情况说了一遍,同时一脸期待的看着沈梦蝶。

因为我突然间意识到,沈梦蝶是健身房的老板,身家几百万,十万块,对她来说是小菜一蝶,如果她肯援手,也许父亲的医药费就解决了,只是我刚刚才将她得罪得死死的,她又会帮我么。

这个时候,我没有再拿什么穷屌丝的尊严之类的话来激励自己,因为我深刻的知道,在无情的事实面前,拿尊严来说事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