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香:情深入骨》小说_言情小说优秀作品免费阅读

006 乐极生悲

“呜!”梨花弯下腰抱起女儿亲了亲,“真懂事儿!叫秋姨好。”

“秋姨好!”风妩思冲冷秋桐甜甜叫了一声。

“真乖!”冷秋桐弯下身轻抚一下风妩思的小脑袋,“那个大肚子姐姐呢?”

“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

“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是怎么遇见她的?”冷秋桐又问。

“我刚才在外面的草地上捉蝴蝶呢,突然就见到了。”

“然后呢?”

“然后,”风妩思眨巴着眼睛,略想了想,“然后,她就教我做花儿了。”

“她跟你说什么了吗?”

“唔,没有。”风妩思摇摇头。

冷秋桐莫名其妙的问话,并没有引起梨花香的格外留意,她的心思还在女儿手中的花朵上。那粉色的花儿开得甚为奇异,看似比真花还要艳丽几分,闪闪发着一层冰寒的金光。

只见冷秋桐突然拨腿窜出屋外。梨花香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松开女儿,笑吟吟的道,“妩思,这个花,你再变出二十朵行不行?给客人,每人发一朵。”

“我不要,你不是说那个当礼品吗?”风妩思指指地下的竹篮,把脸收回来,接着又道,“为什么还要给我的花?”

“小气包!”梨花香笑着轻轻捏了下女儿的小鼻梁。

“娘,爹爹现在是掌柜了,我们很快就会有自己的大庄园吧?”风妩思仰起头,天真地看着梨花香。

“当然了。”

“太好了!”风妩思高兴得拍起手来。

冷秋桐在一旁冷眼旁听,她却没有办法替梨花香高兴起来,因为,她无意中知道了那个秘密。

而梨花香仍然毫不知情。

“要想早点搬到新家,就要好好招待客人,知道吗?”梨花香逗弄着女儿,其实心里对未来同样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那我做小花吧。”风妩思乖巧地道。

“唔!”梨花香鬼精地点点头。

“那做多少?”

“越多越好。”

“有点难办啊,娘,时间恐怕不够了吧?”

“哦,是啵,幸亏你提醒,我们快走。”梨花香一手提起竹篮,一手牵起女儿,刚迈出阳光山庄大门,就看到冷秋桐从屋角里转回来了。

“秋桐,我们先走了,你要按时到啊。”梨花香喊道。

“呃,等等,”冷秋桐快步趋到风妩思跟前,蹲下身,眼睛盯着风妩思道,“妩思啊,你刚才说的那个大肚子姐姐,她是不是穿着黄色衣裳?”

冷秋桐刚才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有一个黄色身影在山脚下晃过,因此才有此问。

“好像是。”风妩思道。

*

梨花香一手提着竹篮,一手牵着风妩思走在人来人往、铺头林立的街市上。

“夫人,您家要开武馆了。”经过一家杂货店,掌柜满脸堆笑地跟梨花香打招呼。

“看您说的,”梨花香从竹篮内取出一份礼品递给掌柜,满脸堆笑道,“开业仪式一定要过来啊!”

“我一定会去!”

“孩子他娘也一起过来哦!”

“好!”

“呵呵。”

这条街市上的铺头,每一位掌柜,梨花香几乎都熟识。母女俩兴高采烈地走在前往自家武馆的路上,每走过一家铺头,就分发一份礼品。

“祁大爷!”

一路走一路送,突然迎面撞上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正是住在村口的祁大爷,他正一个人吃力地推着板车,板车上装了满满一车芋头。

梨花香领着女儿风妩思快步追上。

“祁大爷,”梨花香跟女儿一块帮忙推车,“祁大爷,您知道今天我们家的武馆开业吗?”

“当然知道了!”张大爷乐呵呵道。

“我准备米酒等您过来,一定要来啊。”

“好,不管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去的,你们快去吧!”

“还有,来前别吃饭啊。”梨花香突然记起了什么,“呃,对了,您这芋头是要拿去集市上卖吗?”

“是啊!换点钱贴补家用。”

“这样吧,祁大爷,你卖给我吧,我们今天开业正好需要作配菜。”

“拿去吧。”

“可是,我要完这一整车呢。”

“呵呵,没问题啊,我给你送过去吧。”

“呃,”梨花香其实哪里需要什么芋头作配菜呀,她纯粹是出于好心,想快点让祁大爷挣到钱,“好,好吧,我先给你钱。”

“不用了,你平时帮了我多少忙哪,我没什么好回报的,正好你们家今天开业需要,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那不行!”梨花香说着,从袖兜里面摸出一包碎白银,大概有十几两这样,她把银子全部扔给祁大爷,“就这点了,不知道够不够。”

“呵呵……”祁大爷笑得哈不拢嘴,“哪里要得了这么多啊。”

“啊,娘,我们要迟到了,快点走吧。”风妩思突然嚷道。

“好的,风妩思小姐,快走吧!”梨花香拎过竹篮,“祁大爷,我们先走了。这芋头要不你先帮我寄存在阳光山庄那里?”

“不是说待会儿要用吗?”祁大爷奇怪道。

“嗯,是呀是呀,不过先放在阳光山庄。我另有安排。”梨花香心想,反正她们一家吃不完那么多芋头,正好阳光山庄离这儿也没多远,不如送给阳光山庄的姐妹们解解馋。这样一来,祁大爷今天也不用那么辛劳在集市上面守一整天了。

梨花香匆匆说完,匆匆牵起女儿的手继续往前赶路。

经过一烧酒铺,铺头老板娘大声朝梨花香招呼道,“哎,夫人,你们家的武馆今天开业哪?”

“嗯,是的!”梨花香笑吟吟递过一份礼品,“这是开业仪式的礼物。”

“怎么还给这些?”铺头老板娘欲拒还迎,“呵,这样多好啊,妩思一家就要过上好日子喽!”

她明显地发现酒铺老板娘今天的笑容有些怪怪的,与往日似乎有很大的不同。至于有什么不同,梨花香也说不出来。只是这笑容,让梨花香感觉很不舒服。不过,不高兴的事情,梨花香从来不习惯放在心上。不舒服归不舒服,客气话还是要说的,梨花香一边牵起风妩思的小手,“看您说的,不过确实很高兴的,一会儿一定要过来啊!”

“知道了,马上就去。”

梨花香与女儿马不停蹄的赶路,她们听到前面传来欢天动地的锣鼓声,抬眼终于看到“风氏武馆”高高挂起的招牌,还有迎风招展的锦旗。

仪式已经开始了。

虽然迟到了,看到自己的相公风姿潇洒地站立于足有数十丈高的竹竿顶端,那份傲视苍生的豪迈大器,梨花香还是由衷的为相公感到骄傲。

高耸入云的竹竿是由一根根细竹竿缠绑连接在一起拼成的,竹竿底端插在泥地里面,中央两条细细的铁链把它架住。

风辞箫正稳稳地立于竹竿顶端,他正在表演飞涯踱链那个项目。万众瞩目,现场惊心动魄,风辞箫却满脸的淡定从容。

瞧这阵势,他们的风氏武馆必定会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爹,风掌柜!”风妩思自豪地朝风辞箫招起手。

“相公!”梨花香张开嗓门跟着一起大声喊。

“妩思!”

高高的上空,传来风辞箫志得意满的回应。

“相公!风掌柜!”

梨花香正兴高采烈地招摇着,风辞箫的朋友洞日明突然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穿过人群,从后面直冲过来,“嫂子,祝开业大吉!”

梨花香回头道声“谢谢!”,目光继续返回到风辞箫身上。

也许,是乐极生悲!也许,这一天,注定会有悲剧发生!

这时,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从马路对面横冲直撞奔跑过来,洞日明骑着大马,为了避开小男孩,他将马僵绳一扯,大马竟然失了控一般直直地朝竹竿撞过去。并且,大马载着洞日明快速逃离了现场。

听得人群中一阵哗然,梨花香分明看到那头被杀害的野猪,黑影一晃,朝一个方向疾速消失。

“啊!”风辞箫一声惨叫,随着细长的竹竿临空慢慢倒下,风辞箫从高高的顶端直直摔下来。

“相公!相公!”梨花香不顾一切地朝风辞箫奔去。

上午,她一直有预感,会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发生,没想到,这不祥,竟是,致命!

“相公!相公啊!”

众人自觉不自觉地将风辞箫围在中央,“怎么样了?”

“相公!相公!”梨花香拨开众人,肝肠寸断地扑向呈大字形扑在地上的风辞箫身上。

有热心肠的高人拨开众人,过来探了一下风辞箫的鼻息,然后,抓过风辞箫的手把了一下,“内脏已损伤。”

“哪位高人,求你救救我相公吧。”梨花香凄然泪下。

“要救他性命,非昆仑山的白眉仙师不能。”

“可是白眉仙师在一百年前已经闭关不出。”

“是呀,近百年来都没有人见过白眉仙师的踪迹。”

“还是赶紧送去就医吧。”

“是呀,是呀,不要再拖延下去了,救人要紧。”

“来,大家一起帮帮忙。”

在众人议论纷纷中,早有人抬来了单竹担架。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