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小说《深爱不轻言》全文阅读_深爱不轻言小说免费阅读

第16章 亲密接触

回到办公室没多久,我被徐经理叫了进去。

徐经理的脸色不太好看,见着我进来了,直接让我把门关上。

门刚一关上,徐经理严肃开口:“林西,你今天对楚年做的那些事,我都知道了。”

“我不管你之前和楚年林雪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可是这是公司,下次要是再出现这样的事,我就只能够给你警告信了。”

果然,这些事还是传到了徐经理的耳朵里。

楚年和楚行知的亲戚关系,恐怕也是徐经理和我说这番话的原因。

“徐经理,我知道了。”

我没有反驳徐经理的话,而是应了下来。

这个时候和他争论这些,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反而会让他对我反感。

毕竟林雪和楚年都是关系户,徐经理没直接处罚我,已经是给了我面子。

“知道就出去吧,好好工作。”

徐经理照例和我说了几句后,让我离开了办公室。

刚一出来,便看见楚年阴测测的眼神,他从我身边走过时,我听见他低声说:“林西,你可千万别离职了,你要是走了,就真不好玩了。”

“当然,楚年,我也奉劝你一句,楚总能让你进来,可你不一定能够留的下来。”

楚年以前在一间公司也是做销售工作,可是他总是觉得公司给他发挥的空间太小,三年里辗转了不少公司,从来没有试过在一间公司待的时间超过半年。

当然,他在工作期间,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业绩。

万鼎的销售部,从来竞争激烈,即便是他通过楚行知的关系进来,可是未必他不会被淘汰出局。

在他面色发青之前,我已经快步离开。

……

下班后,我来到医院。

楚行知明天就出院了,这几天都是我负责给他送来晚餐。即便是没他的吩咐,我就像是习惯般,每天送来。

他似乎也不拒绝,每一次,都把我送来的粥喝的干干净净。

今天小小的反击,让我的心情格外的好,连带着走进病房时,嘴角都带着笑。

保温壶刚一放下来,楚行知冷不丁开口:“听说你用开水烫楚年了?”

没想到消息传的这么快,白天刚发生的事,在医院里的楚行知下班后就知道了。

“嗯,他活该。”

在楚行知面前,我没有隐瞒。

我知道,没有事情能够瞒过他。

“蠢。”

我原本以为他会为楚年出一口气,谁知他冒出这么一个字,倒是让我愣住了。

“只烫手,太可惜。”

他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我错愕。

楚年不是他的侄子么?按照正常逻辑,楚行知应该是帮着楚年说话才对。

“楚总,他是不是得罪你了?”

我低声问,有些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这简直……

太不敢让人相信了。

“没有。”

楚行知干脆利落地回我,我更加无语:“他不是你的侄子吗?”

“所以?”

他抬头看我,眼神里的疑问,仿佛我问了幼稚的问题一般。

我决定这个话题就此打住:“算了,楚总,当我什么都没说。”

就在我准备收拾东西离开时,我手里的东西一下子没有拿稳,摔在地上。

我伸手弯腰去捡东西,他恰好也弯腰,我们两个人的额头贴在一块,我仿佛能够感觉到他鼻间的呼吸。

他身上的味道不同于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味道清淡悠远,让人觉得格外好闻。

我往后退了退,身体一下子没有站稳,整个人往后仰着。

就在我以为我快要摔个狗啃泥的时候,我的腰上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大力,被人紧紧地抱住,把我带到一旁。

我抬头,对上他的双眼。

他的双眼是漂亮的琥珀色,纤长的睫毛根根分明,简直让女人嫉妒。深邃的五官突然间这么靠近,觉得更加立体。

我从未试过和他这么亲近,突然间这样,让我有些面红耳赤。

“谢谢。”

我站稳后,他松开了手。我继续弯腰捡着东西,他再次开口。

“你下班后有没有时间?”

我错愕地看他,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总……”

他问我下班后有没有时间?

这个问题,让我的心跳莫名加速,脸颊发烫。

他该不会是和秦歌所说的那样,对我有想法吧?

可是,他不是有小和了吗?

就在我寻思着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他再次开口:“我需要一名信得过的钟点工帮我准备晚餐。你应该符合我的要求。”

他的话,彻底破灭了我的幻想。

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一定是秦歌对我的影响太深,才会让我胡思乱想。

“如果楚总需要的话,我有时间可以过去帮忙。”

我点点头,就冲着他帮我做的那些事,只是帮他准备晚餐的话,只是举手之劳。

想起自己之前的那些想法,我尴尬不已,匆匆离开了病房。

……

回到家,我把今天办公室里发生的事告诉了秦歌,秦歌笑的前仰后合,拍了拍我的肩膀:“看不出来啊,林西,你够黑的啊!只是可惜了,你干嘛泼手啊,要泼泼他那啊,直接让他不能人道。”

“你比我还黑。”

我笑着看她:“只是以后公司里的日子,恐怕不会太平了。”

以前一个林雪就我头疼的了,现在再来一个关系户楚年,我感觉每天都像是一出狗血剧。

每天要面对楚年的冷言冷语不说,还得看着他们变相秀恩爱,真是够了。

“不说他们了,楚行知那边怎么样了?来,说说。”

秦歌兴致勃勃地看我,我想起今天楚行知和我说的话,便告诉了她。秦歌乐得直接抱着我:“哎呀,我的小西啊,你可算是熬出了头了。”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她该不会又胡思乱想了吧?

“我和楚行知之间是不可能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楚行知可是楚年的小叔叔,再说了,我和楚行知,简直就是八字没一撇的事。

“你说他一个总经理,会缺钟点工?这理由,只有你信,我可不信。”

秦歌撇撇嘴,她的话, 让我陷入了沉思。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