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五台教主》最新章节列表_佚名优秀作品免费阅读

006 叛徒·四门山

岳清冷声道:“朱洪,我知道你在里面,躲得了一时,还能躲得了一世么?再不出来,我可就要用那五火焚天冷焰搜魂大.法了!”

他满怀怒气,说话声音中气十足,顺着山洞传进去,漾起一连串的沉闷回声。

等了一会,仍然不见回应,岳清失去了耐心,虽然猜想朱洪可能不在洞中,但也说不定是他故意用什么法术隐去痕迹,暗里设下埋伏等着偷袭自己。

他右手结印,拇指、食指和无名指相互勾连,其余二指翘起,形成一个三角形状,运足真气张口一吹,便有一点火焰从花心里燃烧起来,那火黑黝黝的,并没什么光亮,被他随手甩在地上,化成一圈圈的火焰波浪,迅速扩大向四周蔓延开去。与此同时,他的神念也随着火焰向四周发散开去,那火焰所经过的地方,一草一木,一石一屑,全部都清清楚楚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原来他真的不在洞中。”岳清确定里面没人了,收了法术,迈步往里面走去。

刚才用法术探查一番,洞内的情形已经尽收心底。朱洪这洞府修建得极大,一进门便是一个三人多高的空旷洞穴,四面墙壁上皆有圆形的月亮门,分别通往寝洞、静室、丹房、炉室等地,做功很是粗糙,顶棚和墙壁上甚至还有飞剑凿刻时留下来的划痕,很显然朱洪并没有想在这里住一辈子,应该是打算按照道书上面炼成几件法宝然后再出去肆意逍遥。

岳清先来到丹房里面,这里是个立起来的卵形,高有三丈,顶上开着阳气孔,正中央有一个纯铜铸造的八卦丹炉,用手摸摸,炉壁上还有余温。岳清扭动机关,丹炉外壁便像花瓣一样打开,共是五瓣,里面各有一个铜铸的葫芦。岳清以本门心法放出五行真气轻轻一震,那些葫芦便纷纷破裂开来,里面现出或两颗或三颗的金丹,一股淡淡的烟气蒸腾起来,霎时之间满室生香。

岳清把丹药拿在掌中,仔细查看一番,顿时又惊又喜,这丹药竟然是混元金丹!

作为执掌中原道门牛耳将近三百年的名门大派,五台派虽然一直以炼剑之法著称于世,但丹法也极为有名,其中以太乙丹、混元丹和玄黄丹最为出名。众门人中只见过太乙混元祖师在一百年前炼了一炉玄黄丹,采集五种龙血为主药,再配三百六十五种灵药炼成,可活死人、肉白骨。如今太乙混元祖师已死,上册天书不知所踪,这三种丹方便都已经失传。

对于混元丹,大家也只是听说而已,据说能够固本培元,易经洗髓,增长道力,据说如今满天下只有本门师叔摩诃尊者司空湛手上还有一些,没想到朱洪竟然在这里偷偷炼成了!岳清从旁边案上拿过一个朱洪事先准备好放在这里的白玉葫芦把丹药都装在里面。

他正要到洞府其他地方转转,忽然心中有所警觉,急忙架起土遁飞出来。

外面正值夕阳西下,不知什么时候灰云遮天,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

岳清驾驭遁光顺着山势升上北峰,此时峰顶上站着一个妙龄女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长得柳眉樱口,杏眼剪波,美貌异常,她身上穿的是黑纱薄衫,被雨水打得微湿,更加衬托出身材婀娜,容貌多姿。

那女子手里拿着一面小幡,轻轻摇晃着,幡上黑烟滚滚,形成一个巨大的戏台,台子上有黑烟凝成的小人,或骑战马或舞刀将,相互厮杀,甚是好看,口中用极为诱惑的语气向司徒平道:“好孩子,你快出来吧,这宝贝送给你玩,怎么样?快出来罢!”

司徒平坐在灵符围成的圈子里,看那黑烟形成的小人,眼睛里亮晶晶的,确实喜欢得不得了。只是岳清临走时候让他不许离开圈子,他才两三岁大,还不太省事,家破人亡之下对岳清又是害怕又是依赖,心中牢记他的命令,因此虽然被那女子诱惑,却仍然不肯出圈。

那女子哄骗不成,又改威吓,将小幡一摇,那些黑烟形成的小人纷纷变大,涨到两尺多高,个个凶神恶煞,带着缕缕粘稠的黑雾,将司徒平围绕起来,做撕咬吞啖状:“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让这些鬼把你吃了!先剜出你的眼睛,再啃掉你的鼻子!”

司徒平吓得瑟瑟发抖,泪眼汪汪,小手紧紧抓着两块突起的岩石,只是不说话。

那女子见一切手段都无效,气得一跺脚:“也不知你是哪里冒出来的死崽子,朱洪那厮把你扔在这里,就是没有顾你的死活,明日一施法术,你的魂魄都没了!”想及这孩子应该听不懂这些,心中气恼,只把柳眉一皱,“不管如何,我先把你擒了!”

她之前已经试过,无论什么法术都不能越过那道符咒圆圈,这回恶向心头起,放出一口橘黄色的飞剑,提在手里,又比划着吓了司徒平几句,见仍是没有效果,终于狠心将飞剑放出。

岳清看出来,她这是要用剑光把司徒平从圈子里裹出来,他散了遁光,御气凌空飞起,贴着山石地表,无声无息径直来到女子身后,用手在她肩膀上轻轻一拍。

“什么人!”女子尖叫一声,条件反射地运剑回削,却砍了个空。

岳清事先布下奇门遁甲,有遮身隐形之效,这女子四望不见,疑心是自己的错觉,暗地里准备法宝,将一枚子母追魂钉扣在手里,然后再次放出飞剑去裹司徒平,只等对方再次出现,便放出追魂钉去打对方,哪只手腕脉门处猛然一麻,紧跟着掌心里的东西已经被人强抢了过去。

“哎呀呀!”这女子只觉得浑身发冷,汗毛都炸起来了,她生平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厉害的人物,若是对方不拿法宝,直接取了自己的性命,那岂不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她一下子跳到石头上,环剑护身,再一回头,连司徒平和那符阵也已经看不到了,却是岳清展开奇门,将司徒平一起遁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何以鬼鬼祟祟,不敢献身?”女子连喊三声,无人回复,低头看看周围的山峰岩石,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作,刚才所经历的一切,竟仿佛都是在做梦一样。

“啊,我知道了,你是洪哥!”原来她见之前地上显露的符阵是正宗的五台派手法,对方两次出手都是玩笑的意思居多,看上去并没有恶意,又想这四门山人际罕见,又是朱洪的地盘,别人绝没有道理能在这里肆意妄为,因此便认定是此间的主人朱洪在跟她开玩笑,“洪哥,你莫要再戏耍小妹了,快点现身出来相见啊。”

岳清自然不会出来见她。

女子叫了两遍,始终不见人影出现,又软语说道:“洪哥我知道你就在我跟前站着呢,说不定我一伸手,就摸到你的脸了。”说着真的伸出手来,不过只抓到一团空气,“洪哥,小妹知道错了,上次是我的不是,那道书既然是你五台派的不传之秘,我确实是不该因为这个跟你生气。这些天小妹也都想明白了,我只愿跟洪哥你永相厮守,同出同入,其他的都是无关紧要,因想上次言语之间多有伤你之处,特地回山向师父求了一颗千年灵芝,来向你赔罪呢。”

岳清依然没有动静。

女子以为他不信,从囊中拿出一个锦盒,打开了里面果然露出一个用红布包裹的灵芝,岳清直接伸手拿过来,女子欢喜道:“洪哥你原谅我了!”

笑容还未散去,空中猛然间落下一道剑光,听得一声喊:“兰妹小心,这是我五台派的奇门遁甲之术。”声音刚落,一个青年道士出现在女子身旁,运起三道剑光将他们两人团团护住,朗声说道,“是五台派哪一位师兄来了?何必在这里故弄玄虚!”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