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道殊途已完结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 黑骨

凌云峰的山桃又红了,陈云生望着后山红彤彤的一片,不禁想到了师父。自从飞云子离开已经将近六年光景,没有任何音信。在山上的时候两人之间的话并不多,分开六年,陈云生却越来越想念。

半年来,有小猴的陪伴,过的也不似之前那么孤寂。这小猴不愧是紫金之灵,对于人言能听懂大半,往往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明白陈云生的心意,聪明之极。

陈云生给他取名金灵,对它照顾有加,金灵渐渐的视陈云生为主人。小猴白天玩耍,晚上化身为紫金,吸取日精月华,修行慢慢加深。现在身躯比之前长了寸许,臂膀也较之前更粗壮。

陈云生在敛气诀上的功夫越来越深,激起的天玄霸气隐隐有一种兽鸣声,这令他有些不安。开始怀疑飞云子当年传授自己的功法是否有问题。对于这点,陈云生基本没什么信心,这源于他师父平日的惫懒。他有时候甚至认为飞云子的酷都是装出来的。

依照陈云生的天资,筑基原本不用十年的光景,若选择了速成的功法,时间可以缩短到五年。敛气诀将天地之气息转化成金属性的灵元,除此之外还带了一种额外的好处,就是能激发出天玄霸气。

缺点也有,就是炼气期持续的时间更长,并不是说敛气诀转化灵气速度慢,而是若依照此法修炼,筑基所需的灵元是其他功法的数倍之多。好在每天夜晚紫金都能聚集精纯的金灵气,辅之上飞云子赐予的玉佩,陈云生的修炼也比之前快了许多。

这天夜里,陈云生连续将敛气诀周转了十个小周天,只感觉到周身上下燥热难当,就连胸口上那块玉佩也无法带来一些清凉之意,经脉中充盈着灵元,仿佛要把经脉涨破一般。无奈之下,他激发出周身的天玄霸气,想消耗一些灵元。

说也奇怪,平日天玄霸气消耗灵元的效果明显,简直就像在燃烧一样,以他精力充沛之时全力运转,不消一炷香的功法就能将周身的灵元消耗一空。

今日体内的灵元仿佛不会枯竭一般,任凭他怎么施法,总能重新生出新的灵元,经脉被胀大了一倍有余。这种异状让陈云生有些害怕,莫非这就是师父常说的走火入魔?

他心中骇然,也顾不上施展敛气诀了,将全部精力都用在天玄霸气上,周身的黄芒陡然从一尺厚变成了五尺厚,头顶出现了一只狰狞的野兽模糊虚影,山洞之内隐隐传来一阵阵马嘶龙吟之声。金灵匍匐于一块大石之后,根本不敢望向陈云生。

又过了一炷香功夫,陈云生感觉经脉中的灵元越来越充足,很多细小的经脉已经出现了细密的裂纹。身上的黄光越发的明亮,已经由黄色变成了淡金色。背后那团虚影腾空而起,周身的黄芒也如同水波一样向四外发散开来,洞内的岩石被如同刀子般锋利的淡金气浪切的支离破碎。

陈云生大呼一声,吐出一口浊气,感觉天地之间骤然开朗。仔细凝神,洞外十丈之内纤毫毕现。“十六,三十五,六十三。”陈云生随口念了几个数字,大步来到洞外,看到门口老松树一根小枝上,赫然有三簇松针。仔细数了一下,和他刚才念出了三个数字完全吻合。

凝神自查,陈云生发现身体内许多细小的经脉被重新组合,变得异常的粗大。如果说之前经脉如同一条条小溪,现在则变成了一条条河流,灵元在河道中欢快地流淌着。他一招手,惊雷术施展出,一道淡蓝色的电光从二指间迸出,直入对面的石壁,激得石屑乱飞。

“这就是张手雷!”陈云生兴奋的叫了起来,任凭他断断续续修炼了五年的惊雷术,竟然在今夜突破的一层,达到二层的境界。

“这么算来,离五层巅峰也差不了多少了。”他有些被兴奋冲昏了头,任谁也知道,二和五还差着远呢。

接下来他就发现惊喜远非如此,敛气诀竟然突破了二层的瓶颈,到了三层。土遁术在原有基础上更进一步,到了二层中阶的状态,就连早已放弃的石甲术也突破了二层的境界。

“莫非这就是筑基吗?”一个大胆的念头出现在他脑中。他掰着指头算了算,筑基后面是金丹,金丹后面是元婴,元婴以后是化神,如果照这个速度,自己在五十岁的时候一定可以修到化神。想到这里,他心中暗爽不已。

如果此时飞云子在一旁,一定会抡起手边能抓到的东西,狠狠拍在他的脑袋上,将这个得了妄想狂的徒弟拍醒。接下来的三个月中,陈云生足不出户,巩固自己的修为,他终于确信自己筑基成功了。

筑基的喜悦并没有持续三个月的时间,陈云生很快陷入对飞云子的担心之中,他站在山巅向远处眺望的时候越来越多,每次的时间越来越长。

飞云子从没有闲情逸致告诉徒弟自己的修为,也从不说自己的事情,以至于陈云生一直认为师父只是处于金丹期,并且由于修为难以提升才导致的心理有些问题。金丹期在他心中,是非常容易出事情的,只有高高在上的化神期修士,才能够纵横无敌。

这日,陈云生站在峰顶瞭望,金灵站在他的肩头,也学着他的模样远远望着天边的云雾。突然间,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整个山谷都摇晃起来,这种震动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在凌云峰之西二三百里的地方,一股浓烟冒出,一座小峰塌了半边。

陈云生聚拢目光仔细打量浓烟升起之处,只见得倒塌的半边山壁露出一片黑蒙蒙的景象,由于烟气环绕看不清具体是什么。在山上修道的日子过于平静,而陈云生最希望的就是能发生点什么。惊变在前,他跃跃欲试。

召唤金灵化为紫金,装入储物袋中。陈云生双手掐诀,身体被一股黄光包裹,遁入土石之中,向黑色的小山行去。三百里的路程以土遁也要行两三个时辰。

若是其他遁法要快上许多,土遁是所有遁法之中最慢,最耗灵元的,其更多好处是隐蔽行踪,若非有特定目的,恐怕修仙界内很少人会使用土遁穿梭于两地之间。

行至山脚下,陈云生收了遁光,金灵又变化成猴子坐在他的肩头,对于它来说,化形的诱惑更大一些,它对于眼前这个世界总是充满了好奇。陈云生伸展了一下后背肌肉,向山峰奔去,一路上所过之处到处都是被烧焦的树木,还有一些被烧成黑炭的野兽身躯,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焦臭的味道。

正在飞奔之时,陈云生怀中的金灵突然吱吱怪叫起来,叫声甚是急迫。陈云生心中一凛,莫非它发现了什么不成?不敢大意,收了身法,隐身于一块山石之后,暗暗恢复灵元。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山道上走来两个人,步子极慢,似乎在搜索什么东西。一个穿着黑色的锦袍,腰间束着金光灿灿的腰带,另一个穿着紫色的麻服,衣衫下摆还打着好几个补丁,显得颇为寒酸,从穿着上看,二人身份似乎极不相称。

穿黑袍的男人长了一张马脸,一张四方阔口,两只血红的眼睛,凶光四射。穿紫袍的人相比之下顺眼很多,一张黑枯黄的面皮,方形的脸,两只黄色的眼睛,下巴上长着一缕山羊胡。二人边寻找边说着什么,由于距离较远,听不清楚。

陈云生第一感觉是走上前去说两句,毕竟在山中很难遇到人,但是飞云子曾经声色俱厉的警告犹在耳边。所以他忍着好奇,将土遁功法施展在双足之上。倏的一声身体没入地下有二三十丈之深。他将神念放开,观察二人。

只听得身穿黑衣的男人骂骂咧咧的说道:“奶奶的,这老骨头还真的狡猾,一路上追了几十万里之遥,从南蒙追到这鸟不拉屎的青洲,累的我二人修为下降,神念俱损。最后他竟然祭出一个雷火珠!看到那东西,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要不是老兄你提早看出端倪,我二人真的就被炸的形神俱灭了。”

山羊胡苦笑了一声答道:“若非几位长老都闭关修法,其余护法,旗主都忙于应付那二十八宿的星官,怎么能让这小子跑出来,就算追逃,这等事情也轮不到咱们兄弟。”

“谁说不是,这回我们可是损失大了,我不仅周身的元气损失大半,就连几件上好的法器也由于雷火珠爆炸之时不及收回被损了去。陆兄,你我现在实力已经只剩下三成左右,恐怕就是找到了那人,也无法奈何他吧。”最后这句话道出了黑衣人的隐忧。

“李老弟,你的担忧是多余的。这厮不惜祭出雷火珠这般杀器,自己受损也小不了,怕他作甚。你没看到他被冲击波击中,情状比你我更加狼狈。若是抓住了,定要将他挫骨扬灰不可。”山羊胡恨恨的说道。

突然,山羊胡神色一变,右手一拍腰下的袋子,一个黑色的棍子冲着陈云生的方向激射而来。黑衣人也似发现了什么似的,祭出一个圆盘装的法器。

陈云生心中大惊,暗道不好,正要起身迎敌。突然黑光一闪,就在他身前几丈开外的土中蹦出一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个骷髅。

只见这个骷髅浑身黑骨,没有一丝血肉,两只空洞的黑眼眶中冒着两团绿阴阴的鬼火,若是凡人遇见,纵然吓不死也必然昏厥过去。只见他一边躲过两件法器的凌厉攻势,一边沙哑的喊道:“后面的兄弟,别藏着了,快快救我啊!”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