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姝夺嫡:江山俏红颜》小说_言情小说优秀作品免费阅读

第6章父皇

父皇身边的张公公插嘴道:“太子殿下受伤这几日,皇上夜不能寐,每天一下早朝必然赶往西厢阁探视太子殿下伤情。见太子殿下毫无转醒之色,皇上心都碎了,握着殿下的手深情呼唤‘皇儿、皇儿,你睁开眼睛看看父皇。是父皇的错,是父皇没有派人保护好你。’皇上爱子心切,奴才们感同身受,泪水如梗在喉。皇后娘娘每日焚香悼告,吃斋念佛,誓言只要殿下醒来,娘娘愿折寿十年。今日殿下醒来,全赖祖宗蔽佑,神灵开眼。太子殿下洪福齐天,大难已过,必有大福。”

抹汗!这个张公公嘴巴真甜,是个做宦官伶臣的料!

“多谢父皇垂爱,儿子惶恐。父皇……儿臣……失忆了……”一字一句吐出,仔细观察父皇脸上神色,不错过一分一毫。

果然看见皇上轻叹,仿似早已知晓,“此事朕已听宋太医谈及。”后又仿佛想让我安心似的,他拍拍我的手,道:“皇儿莫急,朕已派大内侍卫出宫暗访名医,定要治好皇儿的失忆症。”

心里已有计较,我连忙装出一副感激的样子,恭恭敬敬道:“谢父皇!”

皇上面露憾色,“看这孩子,哪儿来的这么多礼节,怎么和父皇生疏了呢!”

我内心思疑,恐怕这位太子殿下持宠生娇,在皇上面前是极没有规矩的。

然而我并非真正的太子殿下,所以凡事还是小心点好!

“父皇,关于刺客一事……”

刚想细问,左丞相插话:“殿下放心,此事皇上已交由老臣细查!老臣定当找出幕出主使,严惩不殆。”

既然左丞相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问什么。我撇撇嘴,突然想起另外一件重要事,“父皇,因为儿臣受伤而遭父皇重责的叶沐洛……不知他现在何处?”

父皇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皇儿如此问,是听说了什么吗?”说罢,严厉的目光扫向徐子轩和汝雅池,二人立刻低下头。

“与他人无关,是儿臣自己想知道。”顿了顿,又道:“叶沐洛是儿臣的贴身侍卫,自幼与儿臣形影不离。如今儿臣受了这么重的伤,叶沐洛却不见踪影,想必一定是受到了父皇的责罚。今日儿臣既然已经无恙,就请父皇不要再责罚沐洛了。”

呃!这话说得有点煽情,我一直怀疑澜千翌平日对叶沐洛有没有这么好。因为我明显看见徐子轩在听见我的话后眼中一片感激之色。

汝雅池微微怔了怔,他显然没有料到太子殿下会为叶沐洛求情。他一直担心以太子殿下的冷酷残暴在醒后会重责叶沐洛,却没想到……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呀!如今太子殿下失忆了,全身已无昔日暴戾之气,反倒为叶沐洛求情,这不知道能不能算是叶沐洛的幸运呢!

父皇沉呤,随即笑道:“既然皇儿如此说了,张德海,传令下去,即日释放叶沐洛!”

张公公嗲声嗲气答道:“奴才遵旨。”

“子轩,请宋太医进宫为沐洛疗伤。”

重责一百军棍,皮开肉绽再所难免,即使习武之人身强体健,可遭受此番劫难,怕是只剩下半条命。若不及时医治,得了破伤风,凭这个朝代的拙劣医疗技术,恐怕就回天乏术了。

“是!子轩马上去办!”

徐子轩眉宇间一喜,转身到太医院传太子殿下的命令去也。

“张公公,将叶沐洛送到西厢阁,本王亲自照顾!本王倒要看看,谁敢再借本王遇刺一事造谣生事,诽谤叶侍卫。”

这话说出来,颇有点向皇上示威的意思。我暗示皇上,叶沐洛是本王的人,打狗还得看主人!

皇上闻言皱头攒起,眉宇尽扫温和之色,只余一片深沉凌利,箭一般的目光直直注视着我,仿佛想要看进我内心深处。

扬起眉毛,迎接父皇的目光,坦荡无畏。

没错!第一眼看见皇上,我就看出,皇上对澜千翌的好是故意装出来的!怎么说呢?皇上就是要独宠澜千翌,将澜千翌推上风口浪尖,好保护他身边的某个人!至于这个人是谁,我一时还未想清,但多半是我的二哥澜千涛——因为这些年来澜千涛跟随在叶将军身边南征北战,建树颇多,在军中拥有至高无尚的威信。得军队者得天下,毛主席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若是有天澜千涛有心要与我争夺王位,拥有自己军队的他稳操胜券!

还有澜千龙,身为大皇子的他我一直怀疑他是否真如徐子轩所说的那样无心这大殿上的至尊宝座。

如果澜千龙的与世无争只是装出来的,他学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不显山,不露水,蛰伏在暗处,图谋大业,恐怕日后将是一个相当可怕的对手!

还有娇纵任性的七皇子澜千杰……他的母后林贵人深得皇上宠爱,林贵人应该不会只甘心做一个贵人这么简单吧……

皇宫内苑,看不见的刀光剑影比比皆事,既然陷了进来,我首先要做的事就是扶持自己的力量,陪养自己的心腹,巩固自己的势力,才能与看不见的暗势力一较高下。

太子的被刺事件告诉我,太子身边有奸细!

既然叶沐洛是太子的贴身侍卫,平日不离左右,能将他引开并刺伤太子,这幕后之人必定对太子的品性及每日的行动了若指掌!虽然我不排除这是叶沐洛演的一场苦肉计——为了得到太子的信任,但是,在没有实质证据证明叶沐洛背叛我以前,我不愿意这样怀疑。

不管如何,太子身边有奸细是个不争的事实,而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找出这个奸细!

如若当我樱夜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花瓶,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既然来了这里,陷入这淌混水之中,我就要证明给这些人看看,想让我樱夜雪做你们的傀儡,做梦去吧!我樱夜雪一定会让你们后悔今日的决定!

而我,也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我首先要弄明白的,就是我身边的这些人——徐子轩、汝雅池和叶沐浴,以及那个素未谋面的“魅”,究竟谁才是值得我信任的!

说起来……至我醒来后便未见过“魅”,“魅”到哪里去了?

按徐子轩的说法,“魅”是负责暗中保护我的。我遇刺客袭击的那一刻,“魅”到哪里去了?他为什么不保护我?父皇有责罚他吗?

“魅”这个人过于诡异,有机会得仔细调查。……

我突然想到,难道这若澜国的堂堂太子殿下澜千翌不识武功?否则,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地倒在刺客剑下?

这件事处处透着古怪,莫非其中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情?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