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txt下载_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小说免费阅读

第13章 :手到擒来

“放肆,老王爷的轿子你也敢拦,不要命了?”擀饺子的人儿看到守卫走来立刻大吼,也月黑风高看不清面包情有可原,但这轿子整日出出进进,他是健忘还是故意刁难。

“属下参见老王爷。不过,近日宫中有贼匪出没尚未抓捕,皇上有令,出入宫门者皆要严密搜查,请王爷莫怪!”浑厚的嗓音恭恭敬敬的解释着,说罢,不等老王爷应允,他一挥手,身后的四人立刻上前,一一盘查。

他更是跨步到轿子周边,秦凌飞见他黑色军靴映入眼帘,她大企业不敢出一下,祈求着:千万不要蹲下来,千万那不要蹲下。

守卫们一一盘查一行人面部,发现并无可疑,为首者更是表情严肃,但多年的预感告诉他这里头已经有什么猫腻,正要他蹲下身来检查轿子底部时,秦凌飞紧闭双眸最好最坏的打算。

但刚刚还在咒怨的老王爷忽然意识到轿子停下来,他恼火,掀开轿帘“诗人在外头盘查。”

侍卫见状,不甘心的叹了口气,正要蹲下的身子顿时站起“回王爷,是末将!”

“放肆!本王的轿撵你也敢阻拦,还不块素素退下!”

老王爷是下皇帝俄亲弟弟,是皇上的皇叔,他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的一句话虽然没有圣旨那么有威严,但同样不容人拒绝、

为首者满是不甘,却不得不带着侍卫们退下,打开城门“是,王爷慢走。”

秦凌飞这才松了口气,若刚才当真搜查下来,就算有轩辕逸的金牌在售,怕也逃老王爷一关,好险。

老王爷的轿撵走的不急不慢,倒是十分稳当,没有多少颠簸,不多一会儿便回到了亲王府。

叫年停下,侧斜,王爷下轿。正当秦凌飞想着该如何进入府内时,却奇怪的发现刚刚抬着轿子的人竟然再度将轿子抬起,兜兜转转,大约过了半刻钟的时间,轿子停下,抬着轿子的奴仆陆续走开,秦凌飞心下大喜,再微微稍等了会儿,发现没有异样,她这才小心翼翼的从轿下爬出。放眼望去,这里似乎是亲王府的偏远,专门防止杂物的地方,太好了!

一路走来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巡逻护卫,亲王府似乎比她的凤栖宫还要严密,老东西还真是很怕死。

亲王府院落很大,但想找到老东西的书房却是轻而易举。

像他这么怕死的人,自然是哪儿的人多,他便在哪儿。

秦凌飞顺藤摸瓜,轻盈的身子走过,不会发出一点儿声响,灵巧的躲避,更没有让任何人察觉。

站在一刻大树下,遥遥张望,看着对面灯火通明,而门口围满了侍卫的房间,秦凌飞驽定,这里一定是书房没错,而老东西也一定在这里没错。

她后退数步,犀利的眼眸仔细打量四周的状况,前方是挺远,她不可能硬闯,左侧是一条长廊通往其他别院,右侧却是高高的围墙,哪里没有任何灯光,昏暗极了,却是最适合窃听的地方。

灵巧的身子攀爬在树上,茂密的树枝足矣遮挡她娇小的闪断,悄声无息直至顶部,她右足借力向上猛蹬,整个身子立刻如八爪鱼一样粘在书房房顶。

她整个身子攀爬在房顶上,借着一袭黑衣,尽管屋下灯火通明,但房顶却是一片黑暗,让她轻而易举便来到了书房正厅顶上,她戒备的看了看四周,轻轻掀起一块瓦片,视线投射进去,却无半个人影,但浑厚的声音却自下方传来。

“长大了,翅膀赢了,学会反击了,但在我眼中,不管是否登基为帝,不管他如何不讲我这个皇叔放在眼里,我也一样是他的皇叔!若不是看在现在他们还没做好准备的份上,这皇位他连一天都做不到头!”

老东西气煞凶凶的话传来,虽未看到本人,却可想而知他此刻的暴怒。

“干爹,要不要我现在进宫去宰了他?”

老东西的话音刚落,立刻响起另一个磁性的嗓音,称呼老东西为干爹,应该是他培育出来的暗卫不错,可是他说要宰谁?轩辕逸?

“不可!虽然为父收拢了不少朝臣之心,但若现在逼迫皇上退位,在百姓眼中却是图谋篡位的忤逆臣子,无法收复民心,难道你忘了当初的季姓是怎么死的了?”

听到老东西说到季姓两个字,秦凌飞的心竟然莫名‘咯噔’一下,漏掉了半拍,胸口有些隐隐作痛,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姓氏一样,但却想不起来。

“可是干爹……”磁性的声音还想要说什么,却被老东西果速打断“影儿,为父让你调查的事情可处理妥当了,那些人可愿意跟我们合作?”

秦凌飞就知道近来过来一定能听到最自己和轩辕逸有益的事情,但听到老东西喊的那句‘影儿’,秦凌飞再度一震,怪不得她刚才就觉得这个声音耳熟的人,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南宫影!

天下之大,能人之多,没想到堂堂老王爷也要和别人合作什么,秦凌飞忍不住更加好奇。

“干爹,她们同意考虑考虑,三日后会给我们答复,但是孩儿调查出来,他们背后的靠山极有可能是……护国公。”

南宫影最后三个字说出,秦凌飞满是一愣,惊讶之余甚至忘记了手中还攒着的瓦片,她一不留神,瓦片顺着倾斜的房顶滚落下去,她暗叫一声:不好!

“谁?”

房间中的南宫影也是在第一时间听到奇怪声响,假期轻功顺着窗户便飞身除去,呆在书房外面守护的护卫们更是齐齐举枪,这才发现原来黑衣人在房顶之上。

秦凌飞眼见自个儿暴露,不急不躁,站在原地轻松一个侧空翻,她轻盈的身子顿时如狸猫一般调到约艰巨在两米廊厅顶上,见到护卫们齐齐追来,她超快的速度向前狂奔,几个起落,便躲过了他们强大的追踪,正好喘口气呢,却发现夜空中那抹银白色的身影向其奔来。

她本能逃脱,但双脚再快,也没人家轻功神速,南宫影的身子眼见着就要追上来,秦凌飞顿足,一个高抬腿将他击退数米。

在不知对方是谁的情况下,南宫影完全将秦凌飞当作贼人处理,尽管被击退,但他第一时间便是继续追踪,凭借对方娇小的身形他断定是个女人,却没想到她竟然没有丝毫内力,大喜。

他食指轻弹,一记掌风飞去,在秦凌飞就差一步拐个弯消失不见之时,被集中了左肩。

“唔。”她一声闷哼,心知自个儿不是人家的对手,却也不敢怠慢,但就在她愣神之际,南宫影一个起落轻而易举拦住了她的去路。

秦凌飞手法之快,于他近身搏击,但他不是一般的公子哥大少爷,他是老东西多年静精心培育的杀手,虽然看不懂秦凌飞招数的来龙去脉,却凭借比她更快的速度以及她所没有的内力瞬间将她制服。

秦凌飞被扣住了左臂,正要挣扎,却见南宫影右手袭来,本以为他是要将自己打晕,却奇怪的发现他只是摘掉了面上的羽毛眼罩。

他大惊:“是你?”

容不得秦凌飞开口,此时带着众护卫们前来的老东西已在身后,他朗声命令“影儿,抓活的!”

本以为南宫影会很顺从他干爹的话直接将自己提过去摔在老东西面前。

却没想到他只是饶有深意的看了自己一眼,整个身子提起将她拖了起来,在老东西的角度看去,像极了秦凌飞是自个儿运气轻功逃脱,但唯有当事人知道,南宫影的左手实则托住了她的腰间。

不是第一次感受在天空飞翔的感觉了,但却是第一次被人提着在空中化过。

秦凌飞满是差异的盯看着南宫影那张冷冰冰的侧脸,不知飞了多久,只觉周遭是一片茂盛的树木,他毫不留情的将秦凌飞摔了下去,她吃痛:“喂,不知道怜香惜玉的?”

“若不是我,刚刚你会被乱箭射死!”南宫影冷冰冰的说着,丝毫不在乎她因疼痛而皱在一块的小脸。

秦凌飞径自起身“我们一命抵一命,扯平了。”

南宫影仔仔细细打量这她,见她毫无畏惧,放心根本不把生死放在心上。刚刚一路追踪,见她敏捷的伸手如狸猫般敏捷,他冷声质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难道……”

“对,找你的。”

秦凌飞径自打断他的话,精致的笑脸借着月光可清晰看到那自信的微笑,她一身精装,英姿飒爽。

“找我?”南宫影顿时差异“我从未说明我身在何处,你又是如何得知来亲王府找?”

秦凌飞眼珠子一转“谁人不知道老王爷秘密训练多名暗卫,并如亲生儿子一般看待,更何况,想要杀死先王的最大嫌疑人便是老王爷,一路跟着他来,害怕找不到你吗?”

南宫影闻言顿时大骇“你早就知道先王是我杀得?”

秦凌飞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那你为何还要帮我出宫?”

“我没有帮你出宫,是你自个儿跑到我的凤栖宫甚至威胁我,我连你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呢,何来的帮?”

秦凌飞解释着,但停在南宫影的耳朵里却满是赞赏。

她那晚收留他在凤栖宫过夜,甚至明知他是凶手而不揭穿,这不是帮是什么?如今她有反悔不认,无疑是担心他告到皇上那去,到时候牵累她。

“恐怕你不单单是想知道我是否是干爹的人吧?刚刚你都听到了什么?”南宫影冷言质问,他从小跟在干爹身边,是众多暗卫中最出色的,也是干爹最信任的人,刚刚也不知怎么的,他就是不想她被活禽,便出奇的将她带到了这里来。

“什么都听到了,也是我想问的,你刚才护国公什么?”秦凌飞的预感告诉她,这件事情一定和爹爹与晏青璃计划的是同一件,她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爹爹会一直瞒着她做呢?

南宫影轻笑:“那一日见你还以为传言不佳,今日一看,那些传言都是子虚乌有、纯属虚构了,你那么聪明会不知道她们要计划什么?既然能跟踪到这里,相信你是调查过干爹的吧?”

南宫影反问,秦凌飞顿时心惊。刚才一直想着爹爹和晏青璃计划什么,却忽略掉了老东西了。

老东西之所以派南宫影去天牢杀害贤王,为的就是将轩辕逸的势力一点点瓦解,到时候不管皇上多么聪颖、多么仁君,没有了左右实力和保护范围,他就是空壳子一个,他最终的目的是皇位!

想到此,秦凌飞顿时长大了瞳孔,老东西想要的是皇位但却要与护国公合作,反言之,爹爹……?

“影儿。”

就在秦凌飞思绪着的同时,南宫影一直在一旁看着未有所动,见她深思熟虑的模样,他竟然看的有些入迷,甚至连一行人自后方跑来都未有所闻,直到干爹那洪亮的嗓音传来他才惊觉。

“不好!想活命,就快走!”他深沉的告诫着,声音依旧冰冷冷酷,双眸只是秦凌飞,目光急躁。

秦凌飞见此,正要追问什么呢,却没老东西打扰,她满是不甘,但看南宫影焦急的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她白日刚将老东西推进湖水,这会儿他不报复自己才怪。

“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丢下一句话,她娇小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动作之快,如受惊的鸟儿。

南宫影见此,运起掌风,毫不留情的按在自己的左肩上,他轻哼:“唔。”嘴角立刻留下丝丝血迹,还未等他来得及旋身,干爹便带着一对人马出现在后。

“影儿,你受伤了?”老王爷见南宫影背对着自己,背脊微微弯曲,他大惊,连忙跑过去,本事黑夜,但他脸色苍白的可怕,他惊呼:“怎么回事!怎么伤的这么重?”

南宫影见此‘噗通’跪在地上“请干爹责罚,孩儿未能抓获贼人,是孩儿无能!”

老王爷的神色顿时凝重起来,南宫影的武功是他请人亲自调教的,就算放眼江湖也没几个是他的对手,却偏偏被打成了重赏,难道不是皇上的人?

“可看清了贼人面貌?”

南宫影微微摇头:“夜色太黑,孩儿未能看清,且那人武功极高,百余回合下来,孩儿不是对手,不知对方是谁!”

老王爷深吸了口气,认认真真的打量着南宫影的面色,见他不想说谎的样子,他微微点头,但奇怪的是刚刚走近时并未听到任何争斗声音,那人儿又是何时离开的呢?

“王爷,末将刚刚发现此人是名女子!”

见干爹松了口气,南宫影也暗自喘息,身旁的护卫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一下子又将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女子?”老王爷大惊。他虽然没有武功,虽然身在朝堂,但江湖上有哪些高些他还是了解的,能击败南宫影的人本就少之又少,还是名女子那就有些诡异了。

南宫影见状连忙答复“是的,孩儿见也是女子,但却不知是何门何派,造型诡异,招数更是闻所未闻,但好在刚刚孩儿与干爹未说什么,日后加紧防范,便不会来犯!”

蓝王爷闻言,心只有理,挥了个收拾,打道回府。

他生平得罪的人不少,但想刺杀他的人却还没有出声,如果不是皇上的人,便是护国公派来的探子,他深深疑惑“依你看,会是谁的人?”

跟在干爹身边多年,仅凭他一个眼神,南宫影都知道他心中所想,他深知干爹所指。

“据孩儿看,皇上身边能人不多,他的一举一动皆在我们的视线内。而护国公却是最近刚打交道,所以……”他的后半句话没有完全说出来,毕竟在江湖上混的,没有准确的信息是不能断定任何。

更何况,那秦凌飞本就是护国公的女儿,对于皇上嘛,还没嫁过去自然就不算。

老王爷听完频频点头,刚才没经提点,他还不这么觉得,一听到南宫影所说,他便觉得此言甚对。

不仅想起白日推自己下水的秦凌飞他就恼火,怪不得同样是护国公府出来的人儿!

“哼!本王和他们合作是给他们面子,竟然不识抬举!好个狂妄的护国公,不仅教育出来的女儿嚣张跋扈,就连身边的杀手都如此狠辣,敢辱了本王又伤我孩儿,我亲王府日后跟你的梁子结下了!”

他愤愤然的宣告着,好像护国公此刻就在面前一样,他气得脸颊通红。

南宫影站在一旁仔仔细细听着他的低喃,心下疑惑,怪不得干爹如此大的火气,感情是在皇宫受到屈辱了,可什么人敢和干爹唱反调,秦凌飞?

“干爹何必如此大的火气,既然不喜欢护国公,孩儿改日找些人去‘热闹热闹’不就行了。”

南宫影说的轻松,护国公虽然不上朝,不算朝廷官员,但同样享有官员待遇,他府中的护卫一点儿都不必亲王府的差,他一个人单枪匹马,真以为那么容易凯旋而归?

“罢了,就是一个小丫头而已!你今日未看到,那秦凌飞果真是张狂,竟然将本王推到了湖水里,该死!且皇上甚至还包庇她,说什么身子保养不能出现。待我日后撞见她,定好好教训!”

他说着,更是恼火不已,双手放在胸前无知翻飞,似乎想将她活活掐死。

南宫影闻言,差一点痴笑出声。如果他没听错的话,抱恙的秦凌飞是借着这个由头出宫才是,好家伙,她竟然敢和干爹动手,果真是个有趣儿的人儿。

从树林跑出来,不知道一行走了多远,秦凌飞不敢回头张望,生怕老东西的人会追上来。

直到腿脚酸了累了她才停下驻足,大口大口的喘息,脑海里不断想着南宫影和老东西的对话“三日后会给我们答复,但是孩儿调查出来,他们背后的靠山极有可能是……护国公。”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老东西要和爹爹合作,无疑是想借刀杀人。

接着护国公的名号将皇上铲除,他来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时候百姓们唾骂的是护国公,而他堂堂亲王便可顺利登上皇位,坐收渔翁。

老奸巨猾的老东西果然是老东西,这样便可以不费一兵一卒铲除轩辕逸,丝毫不讲亲情。

可爹爹呢,爹爹会知道老东西也是这样想的吗?

说实话穿越到这里已经半月有余,自从那日以后便没再见到爹爹,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但占据了秦凌飞的身子,多多少少有了她的一点性情,更何况她看的出来,护国公是真的疼爱这个女儿。

夜深了,随是夏季,却丝丝寒冷,她单薄的身子似乎要被风吹透,却依旧步伐坚定的冲护国公府走去。一路上街道上的人很少,没有人注意她奇怪的装束,叫卖的小厮也早早收摊回家,护国公府外更是无一人把守,相信许罗的护卫也早就休息了。

轻而易举来到了自家院落,接着头顶的余光,她摸索爹爹的前院,这里一片寂静,只能偶尔听到几声蛐蛐儿各长,着实有些凄凉。

明知道爹爹是习武之人,走进去必然将她惊醒,但此刻的秦凌飞仿佛就是真真正正的秦凌飞,双脚竟然不听使唤的向前迈动。

‘吱吖’一声,大门敞开,她蹑手蹑脚的向里头望去,听到均匀的呼吸声,她戒备的将房门关好。

室内一片黑暗,似伸手不见五指,但她早已习惯这样的光亮更是轻巧的找到了爹爹的床榻。

见那帅气的老男人闭着眼深深熟睡着,她居高临下望去,嘴角不由自主微微上扬。

想起这个老男人竟然把剑威胁自己嫁入皇宫,她就掩嘴想要偷笑,人人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看来此言不假。

其实在她醒来的那一刻,呈现在脑海的第一个名字便是爹爹。

据秦凌飞的记忆描述,她从小没有娘亲,是爹爹一个人抚养长大,因为是女孩子家,她并未传授起武功,顶多算是有些三脚猫的防身术,也只能对付一般的小家丁罢了。但她长这么大,不管她要什么,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为女儿搬到,哪怕是天上的月亮。

记忆最深的便是在她八岁的时候,因为娇纵,误打了同窗朋友,人家父母前来告状,爹爹利益相待,更是赔了不少银子,事后不但没有教训她不说,甚至当那人辱骂是她傻子的时候,他紧紧将她护在身后,并指着人家破口大骂:“你才是傻子,你们全家都是傻子!”

秦凌飞简直无法想象从前的秦凌飞是如何幸福的生活的,她想,也许只有这样的好爹爹才能造就她无比开心愉悦的生活,导致她的记忆力果真一点儿墨水都没有。

爹爹果然什么事情都不会强迫她,反而事事由着她的性子,但唯有嫁入皇宫这一件!

秦凌飞静静的看着爹爹的睡颜,在心中想着:千万不要做出后悔莫及的事情来,千万不要被百姓唾骂,千万不要她因为爹爹而为难……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再待下去爹爹怕是就要警觉了,她和来时一样轻巧如猫儿,蹑手蹑脚走出房门,助跑两步,便轻盈的飞过那高高的围墙,只是她未看到,在她转身离开的那一刹那,床上熟睡的人儿便睁开了双眼,更是在她关门时,他整个身子从床上跳起,眼见着娇小的身子从围墙上跨步跳开,他心中疑惑不已。

养育了十八年的女儿的背影他这个做父亲的到死都不会忘记,但女儿有几斤几两他在清除不过,何时有这等身手了?更何况她此刻应该呆在宫中为何会深夜造访,却不叫醒他?那身黑色紧身装束更是诡异的可怕,女儿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神秘了?

回来的时候秦凌飞还在想着,皇宫城墙那么高,要怎么飞进去,却刚好赶在了守门换岗,她灵巧的身子仅一个旋身便躲了进去,可谓是人不知鬼不觉。

兜兜转转,在皇宫中饶了一大圈才好不容易找到凤栖宫的方位,她不敢从大门进入,怕被自己的人抓起来痛打一顿。

想着这会儿银儿可能睡着了,她偷偷潜回寝宫,也不知怎么的,从刚才担心被老东西抓走到现在她悬着的心才放松下来,这里竟然给了她莫名的舒适。

不想掌灯,她习惯了黑暗的色彩,想起在黑街中的那些兄弟,其实她从来没有怨恨过,毕竟在哪那个职业上,谁强谁就是老大,软弱就是死。

轻而易举摸索到床榻的位置,许是折腾了一宿有些乏了,她眼神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正要和衣躺下,她柔软的手指似碰到了一团肉呼呼的触感,她眼珠子一瞪,惊呼:“有色狼啊!”

床上的男人已经昏昏沉沉的差一点睡着了,忽然听到这个声响他猛然正楷书双眼,条件反射的捂住她性感的红唇,他低沉着嗓音有些沙哑“别吵,是我。”

‘是我’两个字,没有用‘朕’这个代名词,听在秦凌飞的耳朵里竟然觉得莫名的舒适。

她松了口气,一把将轩辕逸捂着嘴巴的手侧转,他顿时吃痛:“喂,死女人,还不快放了朕!”

因为没有掌灯,她看不到轩辕逸的面部表情,但她可以想象的出来,那里一定很狰狞。

“想要接机吃我豆腐,你这头色狼不好好教训就不知道姑奶奶贵姓!”

轩辕逸闻言,见她颇为得意,却只是轻声嗤笑:“好啊,朕到要看看,你除了姓秦,还姓什么?”

本是一句无心的话,可秦凌飞听了竟莫名的有些堵得慌,脑海里顿时出现一个大字‘季’,她奋力的甩了甩头,将这个早年跑到九霄云外,她面色严肃“深更半夜,万岁爷不在自己的景阳殿带着跑来我的凤栖宫做甚,难不成内急找错了地?”

轩辕逸却连丝毫玩笑的心思都没有,在黑暗中他清楚摸索到秦凌飞那晶莹的瞳孔,与之四目相对。

“这么晚都去哪儿了,可是探听到了什么?”

好家伙,原来苦苦等待,就是为了这会儿的严加逼问,秦凌飞翻了翻白眼,心智这会儿若不是说完全了,定不会善罢甘休,她嘟囔着:“查到的很多,不知道你具体要听哪一个。”

轩辕逸却反而一副悠然自得:“朕时间多的是,不介意在这里和你慢慢熬。”

秦凌飞抬眸,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在这儿等待的时候睡了一觉,不代表她现在就不困。

“正如你所说,那日杀害贤王的凶手是老王爷的人,够了吗?”她话语简介,想必这是他最想听到的一句话。

果然在这句话说完后,秦凌飞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气息隐隐散发,属于轩辕逸那王者霸气在缓慢生疼,她清澈的眼眸准确的看到他阴郁的俊脸,似乎真是有些恼了。

“可探得姓名,还有什么?”

他着急追问,口气似在命令。

秦凌飞想着:“南宫影,还有就是老东西对我今日非常不满,似要报复。”

其实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老东西要和护国公府的人合作,计划什么,但是她不会愚蠢到将自己的亲爹供出来,大不了三日后她出去瞧瞧便是。

轩辕逸听着,看不到她的面部表情,却觉得她似乎有所隐瞒,正要继续追问,却不巧看到了她臂膀处的划痕,他大惊:“这里是怎么搞的,告诉我晚上发生了什么!”

没想到轩辕逸不光长了只狗鼻子,还加了一对儿猫眼睛,不经他提点,她还未有察觉呢,估计是那会儿逃跑的时候挂被树枝所刮,但所幸只是布料撕碎,肌肤并没有任何损伤,只能说这丝绸料子的服装只是穿着舒服,丝毫不当利器,看来日后还需要精心打造一套。

看轩辕逸好奇的眼神,她缓缓将今夜的遭遇道出,她想着,这是工伤,得报销才成。

“我说万岁爷,我是在替你办事儿,您看日后是不是派人再制作一套这一模一样的衣裳,人家着实喜欢。”

轩辕逸却没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不断思考着南宫影为什么放她离开,他追问:“你的意思是,还没来得及听他们说什么,便露出了马脚,而南宫影竟然放了你?”

秦凌飞犯了个白眼“没错!”

“你可是之前认识那南宫影?”轩辕逸诧异,若不然素不相识,人家为何偏偏要放了她,而不擒拿?

感受着他眼底的杀气,秦凌飞心知他此刻疑惑,却不得不耐烦的解释“我要认识,还与你合作什么?要是熟知,还会将这些信息告诉你吗?”她凤眸微挑,嘴角轻扬“只能说我秦凌飞倾国倾城,哪个男人见了不为之心动?那南宫影也是俗人一个!”

她自信洋洋的从床上站起来,非常蛮夷的打量着自个儿的身子,虽然和于她之前的相比柔弱的些,但大致还是颇为满意的。

轩辕逸看着她自恋的样子,不由瘪了瘪唇,虽然屋里黑暗,但借着月光已然能看到她身材婀娜多姿,刚才一直没注意,现在仔细打量起来才发现她所说的这身衣裳竟然如此热火,前凸后翘。美好身材展露无遗。看起来只不过在周身抹上了黑色而已,与没穿有什么区别?

他大恼“秦凌飞,你身为女人竟然如此不知廉耻,穿成这样不是勾引男人是什么?”他刚才还想着那南宫影为何会放了她,原来是因为她的一身打扮!

他堂堂天子的女人竟如此照耀惹火出去勾人男人,那怎么可以,那明摆着是给他脸上抹黑!

秦凌飞闻言,感受到他一盆冷水泼洒下来,她微微侧眸,眯起双眼,嘴角轻微上调,看他暴怒的一张脸通红,她说时迟那时快,仅一个旋身便凑近轩辕逸面前,见他周身一愣,她更是伸出双臂将他围在中间,她吊儿郎当道:“我就是出去引诱怎么着?我就是勾引男人怎么着?我就是耍流氓了怎么着?”

听着秦凌飞一连串的语气,轩辕逸更是恼火,‘噌’一下从原地站起,挺拔的身子瞬间将秦凌飞打压下去,他更是狠狠下探,直到将她逼到床上躺好,他咬牙切齿道:“流氓不是这么耍的!”

秦凌飞笑了:“哟,那你倒是教教我,怎么耍?”

她混了黑街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事她没见过?耍流氓、调戏她更是眼看着身边的兄弟们一个层次一个层次的上涨,所谓是手到擒来,还真不了解一代帝王如何耍。

轩辕逸见了,学着她样子,不打一声招呼一把这开了自身的外套,见秦凌飞惊讶的长大了双眼,他霸气的将整个身子压了上去,狂妄的撕开了她衣襟上方的纽扣,露出里面大片雪白的肌肤。

秦凌飞半晌才反应过来他的轻浮,正要抬手给他一巴掌,却发现双手经验不由自主的楼上了他的脖颈。

轩辕逸闻言,只感觉身子紧绷的厉害,浑身燥热难受,这是和秦凌飞在一起第二次有这种感觉。

身为男人,他自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秦凌飞没有拒绝,他也一样明白。大家都是成年人,而又是未婚男女关系,她注定是他的女人,就算现在强要了她,她也不得有任何委屈,任何怨言。而他竟然出奇的不想!脑海里甚至有一个画面,是他亲手掀开她红盖头的那一个。

他‘唰’一下从秦凌飞身上爬起来,蹲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他拼命的甩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他告诫自己,不可以这样,不能赢来,就算得到了她的人却得不到她的心又有什么用?到时候只会让她更加怪罪自己。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竟然会为秦凌飞着想,但是他更想在新婚那一夜和她继续那未完成的……

想着轩辕逸总是如此霸道的在她身上点火后又不去磨灭,她懊恼。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走到轩辕逸面前,她伸手挑起他的下颚,狂吼:“喂!流氓耍到一半是不对的!”

轩辕逸登时睁大了双眼,不了解她话语中的意思。

只见秦凌飞嘴角狂傲的笑容,笑看着他:“上去,躺着!”

他本想质问,却乖乖的听从她的话在床上笔直躺好,她贼笑着爬了上去,嘿嘿直乐“在梦里,我要继续蹂躏你!”

事实证明秦凌飞晚上并没有如愿梦到轩辕逸,更没有蹂躏到他,但反而一觉睡得及其安稳、舒适,好像是她穿越以来最美好的一觉。躺在轩辕逸身侧,她竟然莫名的安心。

三更天刚刚过去,轩辕逸便醒了,按照惯例,过一会儿是他上早朝的时间,感受着胳膊被一团柔软的东西压着,刚要破口大骂,才想起来是秦凌飞这个嚣张女,他侧头,看着她抱着自己的胳膊如同珍宝一样,脑袋靠在他的胸膛上,原本灵动的大眼这会儿紧闭着,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的律动忽闪忽闪,白皙的小脸因为熟睡的关系竟然有些潮红,简直可爱极了。

轩辕逸一眨不眨的低眸看着她,更是不敢乱动一下,生怕惊醒这熟睡的人儿。

这会儿看着她的睡颜,觉得丝毫不像白日嚣张跋扈的小女人,反而如同传闻所说那般,他默默的想着,她竟然聪颖绝伦、又心思敏捷,似乎伸手也不赖,但为何要装作一副痴傻女的样子,更是被传闻说成胸无点墨呢?难道她是故意想隐藏些什么,难道站在风口浪尖上不好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轩辕逸多想就这么看着她一辈子,但他不得不悄声无息的从床上站起来,看着她脱离了他这个舒适的抱枕极为不适的在床上犯了个滚,最终还是睡去,他‘扑哧’一笑,也许这个女人是值得一娶的!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久,感受着阳光格外刺眼,秦凌飞不悦的睁开眉头,一睁眼便看到银儿那双无辜的小脸正以平日放大五倍的视觉映入眼帘,她惊呼,一个脑瓜崩弹过去:“死丫头,想吓死我!”

银儿无辜的揉着被打疼的脑壳,她傻嘿嘿贼贼笑看着她“嘿嘿,小姐,奴婢刚刚看到不该看的了。”

见银儿十分得意,秦凌飞更是迷茫,却坐在被窝里怎么也不想出来,手不自觉的抹了抹旁边,仿佛还存有余温,她双颊莫名的绯红起来,有些烫。

“啊,小姐害羞了!小姐一定是知道银儿要说什么对不对?哈哈,小姐,恭喜小姐,贺喜小姐,见小姐这样,奴婢真为小姐感到高兴。”

秦凌飞自始至终都不知道银儿这丫头在说些什么,一大早起来有什么可值得恭喜的?难道是她出门就捡了一地的银子?哎呀,不会是她昨夜回来的晚掉在地上没看到的吧?

“本小姐告诉你啊,这整个凤栖宫这会儿都是我的,你要是捡到了什么值钱的宝贝,一律充公,不许私藏,听到没有?”

银儿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道小姐在说什么,仔细的盯看着她睁大的双眸“奇怪,醒了呀,难道还是在梦里头?小姐,银儿没见到什么呀,不过影儿清早看到万岁爷是从这间屋子走出去的,哈哈哈,这证明您未来将是这六宫之中最为受宠的!”

小丫头兴奋的一双眼睛都快完成月牙儿了,要不是她原本眼睛就大,光是两条缝还以为是布偶娃娃呢。

“去,小丫头胡说什么?我是不可能做这天佑皇朝皇后的,除非他为了我废除六宫!”

虽然和轩辕逸在一起某名的安心,但她依旧不想被关在这硕大的牢笼里,她更喜欢雄鹰可以在天空中站直翱翔。她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新女性,又怎么会和一群女人分享一个老公呢,若是他肯为了自己废除六宫的话,她也许还会好好考虑。

银儿闻言,却是一脸不解“为什么小姐?有她们在多好啊,无聊的时候还可以去找找茬,您身为皇后,想教训谁教训谁,想废了谁飞了谁,今天让她升职,明天就将她打入天牢,这些人还要天天早上起来向您请安,您完全可以睡到大中午再出去,就让她们跪着,谁乱动一下,您就罚她一个月不许出门,更是不允许太监翻她的牌子,那多好玩儿啊!”

听着银儿嘟嘟囔囔一大串的话,说的兴奋盎然,秦凌飞算是明白了,感情最坏的人根本就不是她,而是身边这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她才是最恨的。

“更何况小姐都和皇上睡觉觉了,您这会儿说不愿意——晚了!”

她小大人似地说着,让秦凌飞见了,忍不住好笑,丫的,况且只是同在一张床上睡觉罢了,就要被关押一辈子,负责一辈子?休想!

“小丫头不知道别胡说!小姐我今日教你,永远不要惯着男人!你越是要死不活的赖着他,他越是在外面拈花惹草,倒不如放的强硬一些,欲擒故纵才是男人最喜欢的把戏!”

见银儿似懂非懂的,她径自起身,挑了件水蓝色的罗裙套在身上,梳了个简单的发鬓,原本已经打消了银儿的好奇心,可脖颈上不多不少的几个红点愣是活生生的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她看着镜子,惊讶的长大了嘴,身为娘娘的奴才,她们时不时的会接受训练,这些若隐若现的‘草莓’她自然知道是什么。

她凑近秦凌飞的耳膜,依旧贼贼的笑看着她“小姐,这草莓个头可真大呀!”

秦凌飞见了,正要说声‘嗯’,这才意识到她是在打趣自己,她扬手作势就要打过去:“死丫头,讨打。”

可谁知银儿那丫头腿脚越发快了许多,一主一仆在房间中玩儿的不亦乐乎。

今日天气着实晴朗,不出去转转实在是白瞎了。

通过那天半夜找了好几圈才找到凤栖宫的位置,秦凌飞发生改明儿要好好将皇宫,相信凭借她过目不忘的本事,一定可以深深牢记,免得到时候想要跑出去,转来转去再自个儿往火坑里跳,就傻了。

“小姐,这里是藏书阁,那边是御书房,再往前走就是御花园,听说那儿可漂亮了,咱们去转转吧?”

在来皇宫的第二天,银儿就被总管女官拉着熟悉皇宫的阵型,好在她记忆也不错,这会儿完全可以充当秦凌飞的向导。

“好,那就去瞧瞧。”反正闲来也无事,不去白不去,看看是不是和北京的故宫一个样。

穿过长长的长廊,踩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感受着周围那恢弘的楼宇城墙,整个皇宫让人忍不住的肃然起敬,身边巡逻侍卫不断走过,整整齐齐,身着铠甲,帅气刚毅,潇洒极了。

皇宫何其庞大,来到御花园的时候,秦凌飞腿脚已经有些酸痛,却依旧坚持着,还没靠近,便闻到阵阵香味扑鼻而来,果真是有钱人的享受。

红色、粉色、黄色、紫色,五彩斑斓,形色各异,真是美不胜收,远远望去,那一大片的花丛中好似百花争艳,漂亮有致,让她好生喜欢。

听说皇宫中公宴大多都在御花园摆设,这里阵地面积庞大,左侧还有个不大不小的喷泉,喷泉后面是座假山,假山之后是大片绿莹莹的草地,真是花香草绿,让人忍不住的神清气爽。

“哇……好美啊。”银儿怕也是第一次来到御花园,惊讶的张大嘴巴都可以放下一颗鸭蛋了。

秦凌飞也是双目呆滞的欣赏着,整个皇宫庄严肃穆,唯有此地让人说很轻气爽,难怪这些后宫的女人们喜欢在这里嬉闹,果真是值得游玩的美地。

正想着,忽然听到远方一阵阵求救声传来,秦凌飞一惊。

“救命啊……救……救命……哇……啊。”

秦凌飞顿时扭头望去,只见一抹大红在不远处的喷泉中不断挣扎,银儿见了更是连忙惊呼:“呀,那似乎是传说中的媚贵妃。”

秦凌飞本无意多管闲事,但远远望去,她似乎不同睡醒一般,一直在水中不断扑腾,而四周出了她和银儿二人更是不见一个人儿,若是贵妃娘娘身边怎会不带着随行丫鬟呢?

想也不想,秦凌飞跨步狂奔,纵身一跃,便跳入了不深不浅的喷泉之中,如灵动的鱼儿很快便游道了女子身边,湖水并不深,但这女子似乎被吓到了一般,身子僵硬,不多一会儿便不见挣扎。

她右胳膊探到她脖颈下,左手不断游划,很快便将她瘦弱的身子提拉上来。

银儿见此,连忙过来帮忙,可唤了好久,都不见她睁眼,她急坏了:“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小姐,这可怎么办呀,她会不会淹死了呀?”

秦凌飞浑身湿透,漂亮的发鬓也被湖水打湿,狼狈不已。

见银儿如此惊慌,她随不是善男信女,却也懂得见义勇为,既然将人拉上来了,再救一把,也无妨。

“闪开,我来!”

她一把推荐挡在面前的银儿,解开了女子衣襟前的纽扣,数着时间在她腹部挤压,见还是没有动静,更是不理会银儿吃惊的目光,捏住了她的下颚,深深渡气

人工呼吸,在天佑皇朝这个封建社会还是少有人知的,如同此刻长大双眼的银儿,她入见了瘟疫一样看着自家小姐,对她而言,女儿的嘴唇不能被任何人轻易亲吻,只能留给未来的夫婿,而自家小姐不但不在乎这些,竟然还和当着她的面与一女子亲吻,见小姐总算将人放开,她忍不住追问:“小姐,她好像呛水了,你怎么还去亲吻她压,那不是让她更加无法喘息吗?”

听着银儿的话,秦凌飞刚刚一直渡气,这会儿竟没时间回答,可容不得她开口解释,原本躺在地上的人儿竟然轻咳起来。

“咳……咳……”

一口水喷了出来,女子总算缓缓睁开眼眸,银儿这会儿才破涕为笑,大赞秦凌飞厉害“呀,小姐你太厉害了,醒了,人醒了!”

秦凌飞只瞥了她一眼,要知道她这辈子可是第一次给女人做人工呼吸呢,再不行,她非得踹到人家醒为止。

“咳……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是什么救了我吗?”

看到这女子面色柔弱,没想到声音也这般柔软,加上刚才抢了水,这会儿虚弱,更加显得柔温柔了。

不等秦凌飞开口,银儿在一旁连忙点头,甚至还亲自过来将她扶起“恩恩,是的,是我们救了你,不过准确的说,是我家小姐!”

女子张眸,一双灵动的大眼在秦凌飞身上不断扫荡,最终以蹙眉结束“不知小姐是?你,是怎么救我的?刚才我只感觉呼吸困难,便昏倒过去,谢谢你。”

“不谢不谢!”银儿再一次忽视了她家小姐说话的功能,连忙摆手,好像这才是她的主子一样。

“嘿嘿,贵妃娘娘,我家小姐可厉害了,刚才要不是她,你这会儿恐怕还晕着呢!她是嘴对嘴将你救活的!”

银儿真是要么不说,要么惊人,柳天媚听了,更是不断咳嗽起来:“咳咳……什么……你刚才说,她是用嘴救得我?”

秦凌飞见此,看着一身狼狈,想着也该回去换身衣裳,便没想着理会。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