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我的鬼夫大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第18章 色鬼陆泽潇

声音好听的女鬼一走,林子里的温度就升高了不少,天色也渐渐亮了起来。

我放下警惕和戒备,松松垮垮地瘫软在吴心澜怀里,好困,好想睡。

“宝贝,困就睡吧。”吴心澜温柔的说。

但是我不能睡,我真怕睡着了还不知道有什么事发生。

boss把我从吴心澜怀里拽到他身边,再往怀里一揽,我就靠在一个宽厚的怀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冷到没知觉了,我觉得boss身上一点温度也没有。

但是boss的怀里还是很舒服,让我不想离开,而是好想睡觉。

boss的嘴脸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他将我横抱着,往车上走。

我实在困得不行,精神也恍惚了,boss说,“安心睡吧,我在这没人敢把你怎么样。”

我缓缓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好像还听到贾凤澄小声埋怨,“早不晕,晚不晕,偏偏这个时候晕!真会演戏!”

我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我家的水晶吊灯,我的床,我的卧室。

强烈的光线透过宽大的落窗照在我的被子上,暖洋洋的,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刚刚是做了一个很长,很真实的梦吗?

这时,我的手机振动了,我打开一看,是陈琛发来的短信:姐姐,醒了就回短信。

我回复:刚醒,怎么了。

boss说要为你的死里逃生庆祝一下,boss待会会派人去接你,大概晚上八点吧,你先准备一下。

看来昨晚的一切不是做梦,现在我的确是很想庆祝一下,要不然自己待在家里更难过。boss话虽然少,但是很贴心。每个员工做任务回来,他都会为他们接风洗尘。

但是他从来没有因为谁受到惊吓就兴师动众的庆祝过,

我回复,好的。

现在才十二点半,我打算起床随便吃点东西,洗个澡,就去了。

穿上衣服,我发现卧室的茶几上摆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我走过去,就闻到淡淡的香甜。

这是我最喜欢吃的蛋糕,但是我现在不敢吃来历不明的食物。

我翻开盒子,里面藏了一张纸条,“洗澡之前,先吃点东西,不然容易晕倒。——司空锦。”

我立马狼吞虎咽地把它吃干净了,然后开开心心的去泡澡了。

我慢慢躺进浴缸里,不住往身上洒水,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洗到一半的时候,外面好像有声音。

我停下来,仔细的听着外边的声音,却什么声音也没听到啊,难道我听错了?

我刚要继续撩水的时候,声音又响了起来,“咚咚,咚咚——”一下一下的敲门声很有规律,在我空荡的别墅里回荡,听起来有点渗人。

我简单擦了擦自己,穿上睡衣就过去开门。开门之前,我拿上陈琛的朱砂袋,毕竟最近老遇到邪门的事,想不警惕都不行。

透过猫眼,我并没有看到人,“谁啊?”

我拉开窗帘,从客厅的落地窗往外看,什么人也没有。

我怀疑是谁的恶作剧,也就没再理会,就当我要上楼的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

“谁啊?”我大声地问。

“是我。”我往外一看,贾凤澄正低着头,面无表情,一下一下敲我的门。她干嘛这么早就过来接我,距离派对开始还有好几个小时。

我一把拉开门,不满的说,“你干嘛来这么早啊?”

贾凤澄抬起脸,不说话,只是盯着我脖子前挂的朱砂袋子看。

她的脸非常苍白,就像白纸一样,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让我挺不舒服的。

“你坐,等我会,我还没洗完澡。”我可不想一直这么被她盯着。

她的嘴角勾起一个很大的弧度,像是很开心的样子,“去吧。”

贾凤澄好似有些不对劲,要是换做平时,她肯定摆出一张难看的脸,骂我磨蹭之类。

我也没管她,径直上楼继续洗澡,刚洗了一会,贾凤澄突然出现在我的浴室。她一身白衣,低垂着头看着我,面如死灰,让我想起了昨天我在林子里碰到的那个女鬼。

“贾凤澄,你想吓死我啊?”我不满道。

“滋滋——”浴室的灯一闪一闪的,怕是要坏了,此时,贾凤澄的头发慢慢变长,拖到了地上。她不是贾凤澄,是女鬼!

我一惊,手死死地扣住浴桶的岩壁,想要起来,却动弹不得,我的手脚好像不是我的了!

浴缸里的水,突然间就变成了紫红色的血,散发和腥味,我的皮肤被染的紫红紫红的,我恶心的要死。

刚才脱衣服的时候,朱砂袋被我仍在一边,怪不得当我说我要洗澡的时候她那么高兴!

她慢慢向我走来,我还想从浴缸挣扎着起来,却无论如何都动不了。

她看着我这副狼狈的模样,阴测测的笑了。

就在一瞬间,她快速飘到我身侧,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按住我的头,把我往血水里塞。

我紧紧闭上眼,憋着气,强忍住恶心、缺氧,我努力地唤醒自己的四肢,可就是动不了。

我的心脏好像要停止跳动了,意识也渐渐恍惚,我好像快要坚持不住了——

我想起昨天那句:你逃得过今天,也逃不过明天。

她是非要致我于死地吗?我真的逃不过吗?我不甘心,可是不甘心有什么用?大脑中的氧气被一丝一丝的抽走,我绝望地放弃了挣扎。

“砰——”的一声,随即是一声尖细的惨叫,极为刺耳。我终于可以动了,我无力地扶着浴桶的岩壁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陆泽潇一席紫色龙炮,傲立空中,俯瞰着女鬼,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趁我没看见,你们就敢在我的地盘上劫走我的人,谁给你的胆子?”陆泽潇狠狠地说,他是来救我了吗。

原来那天,我是在他的地盘被假的boss带走的,他当时真的不知道吗?

“哼,要不是我发现了,你们还翻了天了!”陆泽潇说着,狠狠地给了女鬼一掌,女鬼被打飞,撞碎了我家的钢化玻璃,重重落在地上。

“鬼尊大人,我知道错了,求求您放过我吧。”女鬼血泪俱下,鼻子和眼睛也一块往下掉,看的我恶心死了。

陆泽潇看见我难受,就把我抱起来,用他的大袍子盖住我,遮住我的身体,继而瞥向女鬼,“说,谁指使你的!”

“大人,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求求您饶了我吧!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女鬼跪在地上,不断给陆泽潇磕头。

陆泽潇弑邪的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说,还是不说。”

女鬼头上的肉掉了,露出森森白骨,却依然砰砰地往地上磕,“大人,我真的不知道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陆泽潇遮住我的眼睛,继而“砰——”的一声巨响,我还是忍不住朝着女鬼看去,只见她快速化成一缕青烟。

陆泽潇抚摸着我的头,柔声道,“雨儿不怕,没事了。”

惊魂刚定,我发现我现在还赤果着身体,被他圈在怀里,我不由得有些尴尬,“你先出去,我身上脏了,要洗个澡。”

陆泽潇不肯放开我,他邪魅一笑,色眯眯的看着我,“我们夫妻一起洗,不是更好?”

“陆泽潇,你就是个色鬼。”

“那我这样对你,你可喜欢?”陆泽潇的手不安分地在我周身游走,但是我的心里是有些膈应的。

毕竟他在碰我之后碰过其他女人,我气不过,也觉得脏。

我一把推开他:“别碰我。”

陆泽潇邪魅的笑容一僵,眼眸渐渐冷下来,“哦?你不喜欢我碰你?那你喜欢司空锦、或者陈琛碰你?”

陆泽潇他在想什么?龌龊!我一下子怒了,“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龌龊吗?”

“我龌龊?”他邪眯起凤眸,面色冰冷,让我觉得危险,“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龌龊!”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