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出卖:总裁的陷阱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章 你买不起

一声称呼,一个态度,高低立现。

我把衣服勉强整理好,内/裤是不能再穿了,好在旗袍没有撕坏,虽然有点凉,但是总不会让别人看到。

“你去……”院长抬手一指楼上,我猜他是想着让我到楼上等,正要松口气,对面那个男人冷笑了一声说道:“刘院长,我来谈事情,你让一个女人在这里算是怎么回事?”

院长搓着手说道:“复总您放心,她是不会……”

“还不滚?”男人根本不听他的话,侧首看向我,三个字跟冰珠子似的砸过来。

我被砸得有点晕,但也有些高兴,也不管院长同不同意,抓起包快步走了出去。

一出别墅的大门,有种两世为人的感觉,深吸了一口气掏出手机来打给老贾。

一个小时后,我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花茶喝下肚,才觉得自己还了阳,老贾在我对面一声不吭的抽着烟,眉头用力的拧着。

“帮我脱身。”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他一时没有说话,把烟按在烟灰缸里,嘶的一声抽了口气儿,闷声说道:“事情有点儿麻烦。”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这副样子,心里不禁有些凉,问道:“有什么麻烦?工程不是都签字了吗?已经算是板上钉钉了吧。”

老贾抬眼看着我,眉头拧得更紧,“你指谁?”

“还能是谁?刘院长啊,”我说道:“他今天让我签一份协议,给他当情妇,这事儿我可不干。”

他又慢慢抽出一支烟,一下下的磕着,“你是看不上他这个人,还是不想当情妇?”

我想也不想的说道:“都有。当初玉姐把我介绍给你的时候肯定也说过,如果我想去当情妇,我早就去了,也不会等到你。”

老贾又不说话了,眯着眼睛点着烟,用力抽了一口,缓缓吐出烟雾来。

“云落,这一次,怕是没得商量。”良久,他吐出一句话来。

我一呆,“什么?当初咱们说的可没有这一条……”

他摆了摆手,“不是我,也不是那位院长大人。”

他抬头看着我,眼神里有一种认命的无奈,“是复总。”

我哧笑一声,“副总?正总也不行啊,我……”

“我说的是复总,复玉关。”

命运这东西有时候就是这么无聊,你想往东,他偏偏让你往西,而你还不能反抗。

我像个游魂出了茶楼,紧紧握着手里的包,决定去大肆买买买,来缓解一下心里的郁闷。

我没有几个朋友,别人也挺忙的,花钱时的快/感成了我解忧的药。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出门没看黄历,今天的运气和我有点犯冲,刚走个一个卖包的店铺前,就看到两个人站在那里。

一男一女。

男的是我的前前男友纪风鸣,女的是他的小情儿。

有多久没有见过他,我已经记不起来了,久到以为我早已经忘了这个人的长相,但是见到他的那一刹那,心脏还是狠狠跳了一下。

特别是看到他那张带着微笑的脸,和以前一样迷死人,看起来人畜无害,我就恨得牙痒。

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他?

我和纪风鸣在一起的时候,是我最单纯最快乐的时期,刚刚考上大学,纪风鸣对我特别好,恨不能天天揣怀里的感觉,要星星不给月亮的那种。

他的家境一般,但十分勤奋努力,我爸爸也非常的喜欢他,说他是这一批研究生里最出色的。

有了爸爸的许可,我们俩就俨然一对小夫妻,除了没有突破最后那道防线,其它的都做过了。

当初就为这事儿他挺不高兴的,还经常说什么我不够爱他之类的话来吓唬我,说真的,我曾经犹豫过,但最后还是守住了,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感谢那会儿自己那股子认死理的劲儿。

纪风鸣的小情儿长发大眼睛尖下巴,标准的网红脸,他买了单,她兴奋的亲了他一口。

切,撒狗粮都撒到大街上了。

他们转身要走,我已经来不及回避。

既然躲不过,那就干脆迎头撞上,反正当年亏心的也不是我。

纪风鸣看到我也明显怔了一下,他微微眯了眼睛,看起来略有些紧张,他和以前一样,一紧张就眯眼睛。

他身边的小情儿察觉到他的异样,嘟着嘴嗲声问道:“怎么了嘛,亲爱的?”

他回过神,在小情儿的脑门上亲了一口,揉着她的头发柔声说道:“没事儿,你先去车上等我,我一会儿就来。”

小情儿收了包,又收获了导购小姐的艳羡目光,心满意足的走了,走的时候还不忘打量着我给我了一个白眼。

纪风鸣走到我面前,以同样的温柔朝我打招呼:“云落,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几年……”

我笑着拨了拨头发,打断他的话说道:“我得回来啊,我爸爸死了,遗产都归了你,我在国外没有了活路,不回来也不成呀。”

估计纪风鸣脸皮的厚度是随着时间在飞速增长的,他眼中浮现痛色,无比痛心的说道:“云落,我想过给你寄钱的,可是你知道,老师的遗嘱也不是立时能生效的,需要一个缓冲期,我当时也是没有办法……”

“纪风鸣,”我忽然心生烦躁,觉得和他说一句都是对我的羞辱,“咱们不说过去,就说现在,你现在,有钱吗?”

他先是一怔,随即如负重任的连连点头,目光环视四周,“你看上哪个了,随便挑,我给你买。”

我短促的笑了一声,“好啊,就那一排吧。”

纪风鸣脸上的自信笑容突然一僵,碎成了渣渣。

这是奢侈品店,每个包都在一万以上,一排二十多个,一排至少要小三十万。

“怎么?舍不得?”

纪风鸣吞了一口唾沫,勉强挤出一丝笑,“云落,别闹了。”

他说着冲一边的导购员一招手,豪气的说道:“把你们店里最贵的包包起来。”

我冷笑着看他演戏,没有想到的是,导购站在那里没有一点要动的意思。

“我说,你没听见我的话怎么着?”纪风鸣脸上挂不住了,催促了一句。

导购员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不起,先生,我们店里最贵的包你买不起。”

纪风鸣一听就怒了,脸上的微笑顿时消失不见,“你脑子有毛病啊?会不会说话?贵,能有多贵,报个价吧!”

他一边说一边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黑色卡片,“拿去!”

导购员看都不看一眼,镇定的说道:“不用报,你买不起。”

我不禁有些想笑,眼前这事儿,有意思了。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