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妻嫁到》小说_言情小说优秀作品免费阅读

第七章 局中还有局

苏昭宁在长安侯府就是个过江的泥菩萨。

更难的是,她不仅要护着自己,更要护着自己的妹妹。因此,即便此时她心中有些不忍,却也不敢出声提醒苏珍宜。

更进一步地想,苏昭宁只有一个体弱的妹妹苏颖颖,苏珍宜却有一个做长安侯爷嫡子的亲弟弟。在他人心里,还指不定谁可怜谁呢。

这厢,苏珍宜已经喜不自持地换上了大红色的昙花样百褶裙。苏昭宁则选了一套最为低调的浅紫色裙裳换上了。

两人跟在先前的丫鬟身后,又顺着原路返回去。

才走到那有剑影折射的常青树下,苏珍宜惊呼的声音便在耳畔响起。

“我的香包掉了!”

苏昭宁转过身,只见苏珍宜上上下下摸索个不停,就连衣服也摸得起了些褶皱。

这神情倒不似作伪。

“也不知道是不是掉在路上了,奴婢陪您回去找找吧。”丫鬟说道。

她又朝苏昭宁歉意地说:“苏二姑娘,麻烦您先回亭中同郡主解释一句。不然郡主等得着急了,要怪罪奴婢的。”

不等苏昭宁出声答应,苏珍宜就迫不及待地往先前的来路跑去。

丫鬟行了个礼,也急急忙忙地跟了过去。

苏昭宁看着二人的背影,反倒是松了口气。

方才她瞧得清楚,苏珍宜情急之下,扯坏了那套红色裙装的领口。虽然弄坏了郡主衣裳,肯定要让对方不喜。但这样苏珍宜也阴差阳错地躲过了触怒朝阳长公主的危险。

两者相比,这是福大于祸了。

对苏珍宜两姐弟,苏昭宁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她与长房之间本就没什么利益冲突。之前桂花定胜糕的事情,一是为了妹妹,二也是因为苏昭宁十分清楚,这事她不做,也有别人做。别人做得也许更绝。

至少现在,苏珍宜还是好好地留在侯老夫人院子中的。

莺莺燕燕的声音重新响起。苏昭宁抬头望向前方的安怡郡主等人。

虽然安怡郡主准备的那些衣裳都确实十分精致,但苏昭宁选的那件本就不打眼。再加上今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颜色昳丽的苏珍宜身上,此时苏昭宁的归来便不如何让人注意了。

即便是众星拱月中的安怡郡主,听了苏昭宁的告罪,也只是简单地摆了摆手,甚至没有一句应答。

索性这样的环境,苏昭宁也早就习惯了。

人群之外的那个位置,似乎才是她一直站着的。

“陈小将军的风采,可不是谁都能看的。”

“那是自然。我也不过是想借郡主的面子,偷窥一二罢了。”

少女们不知何时已经转换了话题,竟聊到了春闺心事。

如今整个京城,风头一时无两的莫过于才打了胜仗回来的将军陈天扬。

这位小将军年纪轻轻,才不过十八岁,就已经身经百战。这一次更是大获全胜,还取回了叛逆首领的头颅,在朝野内外赢得一片好声誉。

陈小将军颇受少女们热议,一方面是这英姿飒爽确实无人出其左右,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是安怡郡主的青梅竹马。众人也是在借吹陈天扬,实捧安怡郡主罢了。

苏昭宁听得兴趣乏乏,双手便不自觉地搓起袖摆来。

围坐着的少女们不知何事嬉闹起来,你推我桑的,有一个不小心撞到了苏昭宁身上。

苏昭宁扯着衣袖的手来不及收回,被对方撞得猛一用力,竟把袖子扯出一断裂缝。

今日是犯了衣服劫吗?

苏昭宁有些头痛不已,安怡郡主先前那个丫鬟还没带着苏珍宜回来,她总不能把这边唯一一个又带走。

寻了个托词,苏昭宁便准备自己去寻府上丫鬟,要针线缝上两针便是了。她在长安侯府,自己缝补之事也并不少做。

路走开了一段,丫鬟却并没有碰上一个。

烦心的事似乎全都凑在了一起。小心翼翼要避讳遇到外男的苏昭宁靠在树荫这边,往先前苏珍宜换衣的地方走去。

“三妹妹?”

那间厢房的房门被推开,里面空空如也。

唯一证明苏珍宜痕迹的是,那件换下来的大红色昙花样百褶裙被搭在紫檀木座椅上。

裙子在这儿,苏珍宜人呢?

自己一路上也没有遇上她……

这裙子倒这样轻易就换下来了……

目光不经意地从大红色百褶裙上掠过,那领口的裂缝像个笑脸,大喇喇地对着苏昭宁。

脑中的弦突然就被拉直接上。

苏昭宁猛地反应过来。

错了!

全错了!

她上前一步,拉开那个衣柜,将那一衣柜的华裳又取了两件出来。

不过是轻轻用力,那华裳竟也有了裂痕。

原来昙花的局根本不是最重要的局。

真正的局是在那里!

想起一路走过时,映衬着刀光剑影的常青树,苏昭宁推开门一路小跑。

她是不想管苏珍宜,也管不上苏珍宜。可她不能不管整个长安侯府!

或许伯母大黄氏的算计就是这样,让精心打扮过的苏珍宜挑起安怡郡主的妒忌之心。再因为京外的身份,让一无所知的苏珍宜在朝阳长公主面前犯了忌讳。

可是,世上最难以把握的就是人心啊!

安怡郡主是动了妒心,也是出手对付了苏珍宜。可她这一出手,拉下水的不仅是苏珍宜,而是整个长安侯府!

触怒朝阳长公主的隐疾,只是苏珍宜一个人不得出世。谋算攀附皇子,却是一府颠覆啊!

想到那树叶中刀光剑影的光亮,想到方才少女们的戏谑之言,苏昭宁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

四皇子!能引得陈天扬亲自弄刀舞剑的只有四皇子!

气喘吁吁地跑到回廊之处,丫鬟和苏珍宜的身影完全看不到。

苏昭宁不敢停下脚步,准备又往另一个地方跑去,却感觉到头顶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她一抬头,险地要吓晕过去!

苏珍宜居然爬到了青石砖砌好的围墙上面。

“三妹妹。”压低声音唤了一句,苏珍宜却充耳不闻。

苏昭宁急得都要晕过去了。

她看着苏珍宜身下的梯子,咬咬牙,自己也爬了上去。

“二姐姐,你怎么也来了!”苏珍宜这才察觉到苏昭宁的出现。她充满警惕地在梯子上转过身,目光不善地瞪向苏昭宁。

“三妹妹,你同我赶紧下去!”苏昭宁见对方那母鸡护食的样子,就知道苏珍宜是完全落入了安怡郡主的算计中了。

一个乡下来的姑娘,听人说了围墙这边都是权贵好儿郎,岂会没有好奇之心。

再看先前苏珍宜直白地在安怡郡主面前示好的行径,如今她的内心也并不难猜。

想来是认为凭借自己这样的好颜色,落入围墙那边的儿郎眼中也只会生爱慕之心吧。

本朝礼法略松,但也不会荒废至此啊!

苏昭宁拉了苏珍宜的手,就要把她带下梯子。

苏珍宜却是拼命挣扎,自信满满的话也是脱口而出:“二姐姐你自己在府上没造化,得不到好姻缘,就要挡了妹妹的路不成?”

“三妹妹你疯了,你知道那边是什么人吗?”苏昭宁气得脸都白了。

苏珍宜眨了眨眼,一脸天真懵懂地答道:“炙手可热的陈小将军啊。他还没有婚配,连个妾室都没有呢。”

“除了陈小将军呢?你没有见到其他男子?”苏昭宁比苏珍宜站的位置略矮一些,看不到那边的全部情形。

只不过如今那边安安静静,她心中也生出几分侥幸,或许是什么人也没有。

“有三四个啊,不过他们现在都不在这儿了。”苏珍宜说的是实话,她才站上来时,倒是有不少男子在那边。有一个人似乎还发现了她,不过他对她只是笑了笑,十分面善。

听到此时没人,苏昭宁便也松了一口气。她箍住苏珍宜的手,就要把对方拉下去。

可苏珍宜死死扳住墙头,半点也不妥协。

苏昭宁只能将话说白:“能让将军舞剑的会是什么人,你用脑子想想,你这一被发现,牵扯的就不只是你自己!”

“还有谁?”苏珍宜口中松动,手却依然攥得牢牢的。

“整个长安侯府都会被你拉扯进去。攀附皇子,可不是对将军送个秋波那么简单。你就算不顾及别人,总要顾及你弟弟吧。”苏昭宁心中生出一种巨大的无力感。

也是她疏忽了。如果仅仅是在昙花和红色上做文章,安怡郡主准备的衣裳中,又岂会有自己身上这样的?

若苏珍宜不选择大红色那件,安怡郡主的算计岂不是全部落空?

所以,从头到尾,那昙花样衣服就不是算计。在那个幌子之下,衣裳的材质才是真正的算计。

这些裙裳稍一用力就被拉扯开来。到时候不论苏珍宜是像现在这样从高处试图落入四皇子待的院子里,还是与四皇子相遇撞上。总之稍一碰触,苏珍宜便会以衣衫不整的形象出现在四皇子身边。

这样的情形,在其他人看来,何止是攀附?

算计皇子,长安侯府还有哪个逃得掉?

“所以我如果从这里跳下去,落到下面院子里,不仅不能得到好姻缘,还会牵扯到整个长安侯府?”苏珍宜问道。

苏昭宁感觉到对方的迟疑松动,忙肯定地点头:“绝对如此,这是他人的算计。三妹妹切不可落入圈套。”

“那二姐姐你上来一些,扶我下去。我有点怕高,不敢下去了。”苏珍宜往旁让了让,梯子有了一个踩踏的位置。

苏昭宁此时心急如焚,也不与对方的娇气行为计较。她再往梯子上去了一步,却感觉到身侧一股巨大的推力。

梯子上苏珍宜让出的位置本就很小,苏昭宁只不过才踩了一只脚。

这样大的一股推力,苏昭宁再也站立不住,直接往围墙那边摔了过去。

“整个长安侯府倒霉,这挺好的。”苏珍宜清脆的声音在头顶上传来。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