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下堂妻:不做皇后好多年》txt全集在线下载_皇帝的下堂妻:不做皇后好多年小说推荐

第8章 众臣争买春宫册

总算咒走了殷智宸,白薇赶紧穿衣打开衣柜欲扶雪莲。

“姐姐,别,我全身都麻了,你让我喘口气。”雪莲叫苦道。

雪莲在金华宫坐了大约半个时辰,才恢复,此时已是二更天了,应该还赶得急。

回到凤仪宫后,雪莲并没有按照以往的春宫册按,而是别出心裁的将晚上看到的过程,一步一步的画了下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男女交合全程。

“青儿,你看这副图如何?”画好后,天已大亮了,雪莲忙让青儿将已干的按照顺序缝在一起。

“娘娘,这,您就不能将男人画成别人吗?”青儿脸红心跳道。

堂堂一国之君,成为春宫图中的男主角,这让人知道那、、、那皇上岂不是要杀人。

“这个,我也有想过,可是实在想不出来,而且下笔的时候,自然就画出了他这副丑样。”雪莲瞅着画上的坐在女人身上的殷智宸BS道。

“奴婢只是担心,这画若是传到皇上手中,那不正好给了皇上将娘娘驱逐出宫的理由吗?”青儿不无担忧道。

“这个,应该不会,平民百姓有几个见过皇上,再说了,总不至于他还看这个吧。”雪莲信心十足道。

“娘娘说的也是,像这种春宫图,多半只在民间,而百姓一般都不曾见过皇上,应该认不出来。”青儿经雪莲这么一说,也放下的担忧。

雪莲刚了个呵欠,将东西交给青儿,让她送到秦嬷嬷那。

虽然一夜未眠,但是上床后,雪莲却毫无睡意,脑中都是昨晚殷智宸与白薇交缠在一起的情景,身体特别难受,像是病了一样。

一直到中午青儿回来的时候,她还是没有睡着。

“皇后娘娘,奴婢回来了。”青儿一回凤仪宫,即兴奋的大喊。

雪莲一听青儿的声音,即从床上滑下,她有些担心,怕不合秦嬷嬷的意。

“青儿,怎么样?秦嬷嬷有没有说什么?”雪莲心急的问。

“娘娘,我们发财了,秦嬷嬷竟然给了十二两的高价,她还说……”

“还说什么?”雪莲拽着青儿的衣服问。

“她还说,如果买得好,还会给我们银子的,娘娘,我们以后不用再担心没钱买粮了。”青儿抱着雪莲,两人喜极而泣。

终于有钱发宫人的月银了,雪莲捧着白花花的银子,眼泪一串串。

“青儿,我们终于可以自力更生了。”雪莲泣道。

“娘娘,以后即使离开皇宫,我们也不必担心会饿死了。”青儿亦哭到,一个月了,她们主仆每天都在想着有一天会不会饿死,现在终于不用再担心了。

“嗯,青儿,皇上不可能每天晚上都在金华宫,我们得去找其她的妃嫔,不但如此,还得让她守口如瓶。”雪莲擦干泪忧心道。

“娘娘,您配制的香精,护肤露各个娘娘都喜欢,只要我们将那些贿赂她们,再加上娘娘的皇后身份,相信她们一定会同意的。”小青很有把握道。

其实这就是一个心理,主要是雪莲的皇后身份,一个失宠的皇后,那些妃子发,那个不想在她面前炫耀,另外,她配制的香精与护肤品,天下可是只此一家,只要是女人没有不喜欢的。

一切进行的很顺利,因为各宫观摩,雪莲的睡眠时间不得不调整,都改成了白天休息,晚上工作。

可是每天画完图后,她都有段时间无法入眠,像是得了某种病一样,直至青儿拿着银子回来,捧着银子,她才能笑眯眯的进入梦香。

只是长期的熬夜,雪莲明显的瘦了,而且有了黑眼圈,幸好她配制的花露很管用,以至于不那么明显。

雪莲除了暗叹银子不好赚外,又诅咒殷智宸,无怪乎天下的皇上都短命,原来都是像他那样无节制的播种,想也知道为何他当皇上多年,后宫却无所出了,像他那样日拼夜拼,能拼出龙种才怪。

雪莲看着箱子里日积月多的银子,心想,再存一些,等过些时候,她就主动请离。

御书房内,成王殷澈手拿着小册子看得津津有味。

“澈,不就是一本春宫吗,有那么好看吗?”上官烨盯着一脸色相的殷澈嘲笑道。

“嘿嘿,这可不是一般的春宫哦,这可是本王花了一百两银子买来的,天下只此一本。”殷澈得意道。

“天啊,你疯了,一百两银子,可以到青楼风流一夜了,比你过眼瘾要强吧。”上官烨嗤之以鼻道。

“嘿嘿,告诉你,就算你出一千两银子,我都不会买你,给你看一眼,馋死你。”殷澈说着将小册子往上官烨眼前一放。

“啊,这是……”上官烨张大嘴,伸手欲抢,某人却迅速的收回。

“你现在知道它为何值百两了吧,嘿嘿。”殷澈得意道。

“烨,如果你出一千两,我到可以卖一本给你。”步青云朝上官烨笑眯眯道。

“你也有?”上官烨惊道。

“嘿嘿,保密,不过同澈手上的绝对不一样,我这上面可是皇上与玉妃的。”肯青云极其暧昧道。

“啊?澈,你那个呢?”上官烨终于开始流口水了。

“嘿嘿,一百两银子看一眼。”殷澈无耻的伸出了手。

要是雪莲知道她画的春宫册一下子飚到如此天价,一定会兴奋的卷包袱立马走人。

“等等,你们今天拉我来见驾,不会就是为了这个吧?”上官烨终于清醒了一点。

“这个吧,虽然刺激,好看,但是里面的男人是皇上与皇妃,终归不太好。”步青云出言道。

“说的也是,要是老百姓,人手一本皇上与皇妃的春宫,那……”

“那还真的很好玩。”殷澈笑着接道。

“澈,给我看看,你那里面是哪位皇妃?”上官烨看着某人拿着小册子在他眼前晃,心动道。

“先交银子。”殷澈一手护着册子,一手讨银。

“烨,我看你还是别年了,免得你自卑。”步青云看着懊恼的上官烨笑道。

“自卑,我自卑什么?”上官烨边回步青云,边去抢殷流的春宫册。

“皇上驾到。”两人正抢到一块,却听闻外边小德子的高传。

“糟。”殷澈暗叫一声糟,欲将春宫册藏起,却见皇上已经走了进来。

“澈,烨,你们好兴致,竟然在朕的御书房‘打情骂俏’。”殷智宸眼瞄着姿势极其暧昧的弟弟与爱臣。

“皇兄,要打情骂俏,臣弟也会找个美人,怎么会是上官大人,到是皇上,最近怎么无精打采,看样子,有点肾亏哦。”殷澈迅速的将小册子藏入袖子,暗损皇上道。

“咳,青云,你那是什么眼神?”今天的殷智宸进到御书房,总觉得的不对劲,三位爱臣话中有话不说,那眼还特别的暧昧。

“臣只是羡慕皇上的好身材。”步青云微笑着回道。

“臣弟妒嫉皇上。”殷澈酸酸道。

“妒嫉朕什么?有龙椅坐?”殷智宸眯着眼看着这打小一起长大的亲弟弟。

“龙椅有什么好坐的,臣弟是妒嫉皇上成为京城众多女人的梦中情人,幻想对象……”殷澈酸溜溜道。

“朕今天怎么听着你们的话格外刺耳,一个话中有话,朕可没心思同你们猜谜。”殷智宸靠在龙椅上,眼扫过三个心中有鬼的爱臣。

“皇上,您是不是有特别的癖好?”没看到春宫册的上官烨心理有些不平衡,上前下向殷智宸道。

“哦,朕有什么特别癖好?”殷智宸眯眼看着一旁忍笑,忍得异常辛苦的殷澈。

“比方说皇上再与各位娘娘行房时,召个画师将情形,画下来,或者是……”

“你们认为朕有这么变态吗?”殷智宸打断上官烨的话,沉下脸道。

“不敢,只是现在坊间,流传了不少关于皇上与皇妃们的香艳画册。”步青云轻咳了声道。

“香艳画册?还是朕的?”殷智宸提高音量问。

“是,确切的说,是皇兄与诸位皇嫂行房的全过程。”殷澈接过话补充道。

“你什么意思?”殷智宸站了起来,眼里是冷冽的杀气。

“皇上,现在京城坊间有各种版本的皇上与各位娘娘的行房全册,现在成王爷手中,云手中就各有一本。”上官烨向两位好友坏笑道。

“拿出来。”殷智宸伸出手向被指名的二人道。

“呵呵,皇兄,这可是臣弟花了好大精力才买到的。”殷澈将册子拿出,看样子很不舍。

“拿过来。”殷智宸黑着脸瞪道。

殷澈不舍的将册子送上前,在殷智宸手伸过来时,又缩了回去,到是步青云,要爽快的多,将册了拿出,就放在了龙案上。

殷智宸也未再瞪殷澈,拿起步青云放下的册子。

“皇上,这画师画技很不错,好像亲眼目睹的一样,而且皇上的身材画的也很棒。”步青云见皇上面红耳赤的快速翻画册,还在一旁羡慕道。

“这是从哪来的?”殷智宸,手按着春宫册一手拍在龙案上。

“皇兄,您也别生气,臣弟想找个这样的画师都找不到,你想想,京城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女人都会将皇兄幻想成……”

“够了,朕命你们三人三天内查出这话是从哪来的,谁画的,否则朕会满足你们的愿望,让你们成为画中的男主角。”殷智宸吼道。

“皇兄,您真的生气了?”殷澈看着满脸通红的皇上,疑惑的问。

他很怀疑皇上这脸是因为看春宫册而红的,他眼睛不由向龙案底下瞄,不知道皇上的裤子有没有撑起,如果有,那肯定是因为看春宫册而春情荡漾……

“如果是你,你会很高兴吗?”殷智宸冷着脸瞪着嬉笑的弟弟。

“这个得看画的是谁了,如果是不在乎的女人,那就无所谓了,如果是心爱的女人,那可能会杀了画师。”殷澈翻了翻手上春宫凉凉道。

上官烨伸长了脖子凑过去看,终于看到了香艳刺激的行房全程,因为殷澈翻得很快,那画好像会动一样,好像是真人在律动……

上官突然感到鼻腔里一阵热流,暗叫一声‘不好’,立即伸手捂鼻,可惜已经让人看到了。

“啊,烨,你不是吧,你竟然流鼻血?”殷澈夸张的叫道。

“王爷,你比烨也好不到那去。”步青云,笑看着同样流出鼻血的殷澈道,只是某人专注于别人,没察觉自己也冲动了。

殷澈双手掩鼻,没想到自己竟然也出糗了。

殷智宸毫不客气的将春图册抢了过来,太过分了,这两个爱臣,竟然看着他与爱妃热血沸腾。

殷智宸看着手上的两本春宫图,已经不是用气愤能形容的了,更多的是震惊,这图是谁是画的?画的如此详细,他自己都不记得,曾经用过这些特殊的体位,看来画册之人肯定在某处偷窃。

“云爱卿,可知道民间有多少种类似的小册子?”殷智宸抬首问步青云。

“回皇上,应该不超过百册多册,而且据每一册都不带重复的。”步青云稍迟疑,还是决定如实相报。

“百册不带重复的,这就是说画师至少偷看了朕百以上,朕越来越对那画师好奇了。”殷智宸脸上带着邪佞的笑。

“皇兄,难道您一点印象都没有吗?”殷澈捂着鼻子道,他敢肯定,皇上每次行房的时候,有人从头看至尾的,可是会是谁?谁看到如此火辣的激情过程,还能面不改色的画完这些画?

“朕有印象?朕只对女人的身体有印象,难不成朕的爱妃们会自画这些图?更何况依他们当时意乱情迷的情况,我估计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殷智宸拿着小册子自嘲道。

“皇上,臣到有人主意,何不将这册中的女主角叫来,或许她们能知道呢。”上官烨的鼻子也止血了,立即上前出馊主意。

“有道理。”其他几人立即附和。

殷智宸拿起了那册他与玉妃为主角的册子,翻了几页朝一旁的小德子道:“传玉妃来见御书房见朕。”

小德子走后,几人又议论开了。

“皇上,找到凶手后,皇上打算如何处置?”步青云问。

“这还用说,当然砍了双手。”上官烨代皇上答道,“这不但是宣传淫、秽,而且是污辱万岁。”

“如果是女人呢?”沉默了好一会殷澈道。

“女人?不可能有女人敢画这种情色之画。”上官烨武断道。

“从那细腻的笔触来看,臣也认为极有可能是女人。”肯青云站在殷澈一边道。

“云,你说一下,为何你认为是女人?”殷智宸注视着步青云问。

“回皇上,也不是一定,只是臣觉得女人的嫌疑比较大。首先,这些画肯定是从宫中传出去的,这后宫之中,除了皇上皆是女人,能在皇上不觉得的情况下看到皇上整个行房过程的有两种人,第一就是宫女,第二是后宫的宦官,如果皇上行房时他们在场,那这画变小不足为奇了。”步青云看着皇上道。

“两种皆有可能,朕并不是每次皆清场,但是宦官却只有小德子一人见过,但是他不可能。”殷智宸首先将唯一可能的男性小德子排除在外。

“这就是了,但是能每次都这么巧的看到全部过程的宫女,应该是不可能吧?”步青云望向皇上。

“不可能,宫女没那么大的狗胆,而且即使她们画了,这些东西又如何流传到坊间?”殷智宸摇首道。

“其实我一直觉得有可能是皇嫂们自己,只有她们最清楚,不管换做是谁,除非站在床前一眨不眨的看全程……”

“等等,朕好像有点感觉、、、”殷智宸闭上眼,仔细回想着各宫的异常。

“皇上,可是有所察觉?”殷澈等人急切的同问。

“朕想起来了,每次朕宠幸她们的时候,总觉得有双眼睛,而且、、、、让朕再想想。”殷智宸拍着头,“朕想起来了,衣柜,各宫的布局其实差不多,但是内部摆设大不相同,但是不知何时开始,各宫的寝床都正对着衣柜,那双眼睛……”

“皇上是说,您每次行房的时候,都有人在柜中偷窃?”步青云迅速总结道。

“应该是,朕记的在金华宫的时候有次听到一声响,朕要起身去开衣柜,贵妃说是宫内有老鼠……”殷智宸恍若大梦初醒,他终于想起为何每次行房总是那么不对劲了。

“啊!,照皇兄的意思,就是皇嫂们画师勾结?”殷澈语出惊人,看着殷智宸总结道。

“难道皇上每次行房都是点着宫灯?”上官烨闷声问。

“这是朕的习惯。”殷智宸囧道。

殷智宸原本没这么恼怒,但是现在随着话题的深入,他感觉自己的隐私被一点一点的剖析在众臣面前,尤其这其中还有胞弟。

“臣到觉得不大可能,没有女人愿意将如此隐私的一面曝光在外人面前。”步青云摇首道。

“玉妃娘娘到。”就在殷智宸与众臣讨论的时候,小德子已经带着玉妃来到了御书房。

“臣妾叩见万岁。”玉妃虽然看到了成王爷与二位大人,但是并未有异常,只是走上前向把智宸礼道。

“爱妃平身。”殷智宸伸手道。

“不知皇上召臣妾前来有何吩咐?”玉妃柔声轻问。

“爱妃,今天几位爱卿给朕带来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朕想爱妃可能兴趣。”殷智宸说着将那册玉妃为主角的小册子拿在手,走近玉妃。

殷智宸手拿春宫册在玉妃面前翻开,其他几人皆专注的看着玉妃的表情。

皇上一打开画册,玉妃即双颊绯红,随即转为惊愕,甚至伸出玉手掩口,单这一表情足以说明这画,她并不知情。

“皇上,这些、、、这些羞、、、羞人的、、、、春、、、春宫、、、、”玉妃双颊通红,结巴了半天却一句完整的话都未说出。

“爱妃想知道这春宫册从何而来吗?”殷智宸很是郁闷,从玉妃的表情看她并不知情,难道他们的猜测错了。

“臣妾不想知道。”玉妃低首娇羞道。

“爱妃不曾见过春宫图?”殷智宸有些不悦,都不知做过多少次了,这个时候却来装清纯。

“臣妾、、、”玉妃不安的绞着双手,她不知道要如何答,入宫之前确实未见过,但是宫中却有大量的春宫,她有几本也不足为奇,但是这种事怎么能让皇上知道,她若是答有,皇上必定认为她是淫荡之人。

“好了,你退下吧。”殷智宸看玉妃那神情就一脸的不耐,挥手让小德子送人离开御书房。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