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深度乱情:大叔,请洁身自好txt在线阅读

第14章 淋雨晕倒

雨是越来越大,甚至雨滴打得人有些痛,狂发暴雨中,潭春蝉很努力的为她撑扇,可是这么天气,一个雨伞撑一个人就有点不足,更何况是她们两个了。

在屋里面的女佣又叫她们先进去躲雨,说殷先生他现在不在,应该没有问题。

可是慕小姐坚决不肯,既然殷炎希说了将她们赶出去,她就不会踏上他这里半步,态度很坚硬。

红色的轿车正在靠近,看着前面的那一抹身影,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还在。

大门打开,他车子不知道是因为雨的滴大车窗模糊了视线的缘故还是因为什么,车子进去里面的速度比之前的慢了少许。

这次她没有飞快的赶来追着他,而是衣服被雨水渗透了站着看着他,视线是依旧那么坚韧,没有半点退步的意思。

没有顾虑,他又加快了速度,大门又缓缓的关上,既然她那么喜欢守的话就让她守吧。

大门合上后,慕茸夜就再也没有那个力气瞪了,开始虚脱的靠在了潭春蝉的身上,不知道为何,她现在的身体忽冷忽热,视线有点模糊,精神恍惚,好累,好像睡觉。

“慕小姐?慕小姐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潭春蝉这下子可急了,慕小姐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她雨伞也顾不得拿,慕茸夜的身体的重量就整个瘫在了她的身上,她抱着她坐在地上,无论她怎么叫她,怎么摇她,她都不回应她,雨又下得那么大,她用自己的身体替慕茸夜挡住,不让雨水打到慕茸夜的脸上。

夜晚凌晨,他很少这个时候就回来,女佣也都差不多都睡了,躺在床上,隔音甚好,外面的雨声一点都听不见,静的只剩下了他的呼声,他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想起慕茸夜的眼神表情,他开始思考,将她接回来住的决定是不是做错了,为什么她不像以前那样,她过她的日子长大,他过他的生活,互不干涉!

把头埋进双臂,身子在床上蜷缩起来,苏柔,为何你要这么的折磨我,既然不爱我,为何要如此无情的折磨他,你明明已经不在了,想要舍弃,可是却有舍不得,不想接受,那房间他可以不要,可是那是充满了他对她回忆的‘缈庙’。

慕茸夜,是她和另一个男人的结晶,五年来,他从不了解她,每次看到她和她相似的长相,就会让他想起了小时候他们在一起的那些快乐的记忆。

那双宛如永远不会说谎话的眼睛,让人都快要忍不住想要相信了她。

就像是只小强,怎么打都不后退。

而现在,他依旧相信着她还在下面,已经是多次打破了他的预料。

从床上起来走到了透明窗墙前,左看右看,手压在了透明玻璃上,不放过任何的一丝角落,依旧是找不到预料中出现的踪影,难道是终于想开了?

心中慢慢泛滥失落的感觉又怎么回事?他不明白,难道他希望她继续守下去?明明自己没有要为了她而改变主意的意思。

直到他看到了在笔直的街道上,一个很努力背着人儿艰难的向前走去,面临着暴风雨,两个都摔倒了地上。

不用猜想这两人是谁,握紧拳头,连睡衣还没有来得及换下就飞奔出去。

不小心脚踩滑的潭春蝉,让慕茸夜从她的背上滚了下来,她冒着雨水,视觉有些涩,赶紧扶起惨白如土灰的慕茸夜,她脸上一点温度都没有,唇色还有些泛青,跟死人没有什么两样,潭春蝉都无助着急哭了。

慕小姐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她奋力的想将慕茸夜再背到她背上,医院,她要快点带慕小姐到医院才行。

红色的车子飞驰而来,潭春蝉像是看到了救星,哭得更加卖力,“殷先生,你要救救慕小姐!”

殷炎希看着之前还非常有精神瞪着他的慕茸夜已经一动不动,心跳一猛,立即抱起她放到了车里面,还让潭春蝉一起坐到了车子里!

柔软的床上,幕茸夜就像是一尊人偶一样躺在上面,已经将身上被雨淋湿的衣服换下,白色的睡衣,白色的被单,衬托了她脸色惨白,非常憔悴的模样。

??潭春蝉将她的衣服拿了出去,房间里面就只剩下了殷炎希一人。

静的几乎没有的呼吸声,这才让他觉得床上的人还是活着。

眉头皱着,看着床上因为感冒而露出痛苦表情的幕茸夜,他面带复杂。

太像了,比起五年前记忆中的慕茸夜,她现在长得越来越像她,讲话的语气,神态,都像是针一样促进他的内心,隐隐作痛。

就因为她是她的女儿,是那么的想象,他才会没有办法扔着她不管。

一拨电话,三更半夜的将正在梦寐的高先以给吵醒了,听到好友比以往都来得急促的语气,他衣服都没有穿好的开车急救。

以他的性子,他是绝对不可能让自己会有不完美的样子就跑出来见人。

急匆匆的赶来,他拿着诊病箱子就冲进了殷炎希的房间。

听殷炎希的口气和他对好友的了解,能让好友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事非寻常,非常的严重。

“这么急的叫我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门一开,高先以脚还没有踏进房话就已经飘了进来。

当他一看到床上的人儿,话不多说,立即打开箱子为慕茸夜诊断。

既然高先以已经来了,殷炎希转身离开了房间,因为高先以的本领,他是再清楚不过。

赶回到房里去照顾慕茸夜的潭春蝉看到了高先以已经替慕小姐做好了治疗,正在替她盖上了被子。

将病人交给了女佣后,高先以走出房间,完全不用任何人的指引,他便来到了正在自己房间里头的殷炎希。

打开们,他的房间里面还是老样子的阴暗,一点阳光都没有。

修长的大腿,宛如在走模特版姿势的步伐,高先以走到了站在窗墙的殷炎希旁边,倜傥的语气,“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想不到你竟然让你养的宠物淋雨差点得了肺炎。”

虽然慕茸夜淋雨差点肺炎,可是没想到殷炎希这么紧张,在他的印象中,能够让他这位好友柔化的硬冷面人好像就只有他的初恋情人没错。

想不到就算是初恋情人的女儿,他还是逃不了,好友真的陷得太深了,真希望他能够看开点。

殷炎希瞪了一眼和他并肩的好友,肩膀一滑,将高先以靠在他肩膀上的手甩开,并上下打量了游戏花丛中的好友,“今天真不像你的风格。”

被甩开的高先以顺着他的眼神看了一下自己的打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无奈的道,“这还不都是你害的,我够义气,你一句话,我连搭配衣服都没有弄好就来了,我看我应该可以得个最高奥斯卡哥们奖了!”

不好好感激他也就算了,还敢在这里取笑他,真替自己感到不值,交到了这样的损友啊!高先以心里面的呐喊。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