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你是不可磨灭的记忆txt全集在线下载

第十章 毫不怜惜

米苏突然出现,神色慌张。

我给她倒了杯水,让她慢慢说。

原来永裕老总卷款潜逃,元盛的投资血本无归。

“慕城这下该怎么办?”米苏急得都要哭了。

“你别着急,慕城现在在哪里?”

“他,他被抓住了。”

从米苏断断续续的话里,我听出是元枫把林慕城给抓住了。

元枫这人可是混过黑的,我赶紧给元枫打了电话,他说他在清风馆。

我让米苏在公司里等,单独来到清风馆,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我走了进去。

店员将我带到二楼,打开门,我看到元枫坐在沙发上。

他手里别着雪茄,轻轻吐出一口烟来。

这间房很特殊,有一面大大的玻璃,我看到林慕城被绑在椅子上,遍体鳞伤。

“元总,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他当初可是跟我签了生死状。”元枫笑着看我。

“生死状?”我瞪大眼睛,这种东西,他怎么可以随便签!

“他为了你,命都不想要了!”元枫笑,脸上的疤痕显得有些狰狞。

我定下心来,问:“元总要怎么才能放过他?”

“如果不是泠小姐,他也许早就死了。”

我警戒的看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别紧张,我只是觉得跟泠小姐很投缘,想请你来聊一聊,过来坐。”

门已经被人关上,我硬着头皮在他对面坐下。

他给我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元总,有句不中听的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

“这次决策失误,你不应该怪林慕城。要怪就要怪元总判断失误,不相信泠然!”

他的脸十分阴沉不悦,但是很快又笑了。

“我觉得你说的不错,但是你好大的胆子,就不怕我生气?”

“我相信元总宽宏大量,一定不会跟我这样的小女人一般见识。”

“哈哈哈,小女人,有意思!喝茶!”

我喝了一口便没有再动。

他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小心点是应该的,但是在我的地盘,不是光小心就没事的。”

他的话让我心头一紧,我抬眼看他。

“其实我对泠小姐很有好感,据我所知,沈浥尘现在已经跟你的姐姐在一起了。怎么样?做我的女人,我帮你对付他。”

“如果元总是想利用我去报复沈浥尘,我觉得实在没那个必要!”

我站起来,脑袋有些晕晕的。

“你对我做了什么?”

“这是催/情的香薰……”元枫指着角落里香炉。

“你好卑鄙!”

“沈浥尘不卑鄙吗?”

我死死的咬住下唇,血腥味在口腔里面蔓延,可是脑袋里面像是一团浆糊。身体已经毫无力气,我眼睁睁看着他搂住我的腰,将我抱着往里面走。

“不,不要……”

“你难道不知道女人越是拒绝,男人征服起来越有成就感!”

我被他放在里面的床上,心里面升腾起某种绝望的念头。我浑身发热,屈辱的眼泪顺着脸颊往下。

沈浥尘。

即便我再不想承认,但是此刻那种期盼是如此清晰。我不希望被辱,只是因为我不想跟沈浥尘了断。

“你别……碰我!”

有别于沈浥尘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我胃里面一片翻滚。

很快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意识根本就不受控制,似乎只剩下了身体的本能冲动。

突然间耳边很吵,很乱。

“泠然,泠然……你醒醒……”

“好热啊!”我的身体像是要爆炸了似得,难受的厉害。

不知过了多久,我似乎听到一声熟悉的喟叹。

我的身体像是海上的孤船,一下被龙卷风卷上了天,一下又生生从高处落下。

那种感觉很奇妙,让我沉沦而又抗拒。

“还在假装不清醒吗?”

沈浥尘冷冷的声音戳穿了我的伪装,我闭着眼睛,不想泄露太多的情绪。

“你要的不就是这个结果吗?”他狠狠地用力一挺。

我咬住下唇,不想发出让我无地自容的声音。

“那就好好受着!”他说完,不再说话。我被他摆弄出羞人的姿势,在他一次次的攻势下溃不成军。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男女之事可以这般磨人。

很久之后,他离开了我的身体。我用床单将自己的身体裹住,有些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他怎么会去,又为何救了我?

沈浥尘如往常一样去了浴室。

我躺在床上,心里生出一抹庆幸来,还好事情没有发展到无法控制的局面。

慕城,对了。

我给米苏打了一个电话。

米苏说慕城现在被送到医院,幸好抢救及时,不然就危险了。

我放下心来,挂断电话,一回头就看到沈浥尘裹着浴巾站在墙角。

每次亲热后,他都会夺门而走,这次他留下,我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这次谢谢你,要不是你,慕城也许……”

“慕城!叫的可真亲热!为了林慕城,你都可以卖身了?”

“如果你是想羞辱我,请你立刻离开!”我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见面,我们都要这么剑拔弩张!

“林慕城跟你什么关系?”沈浥尘突然逼近。

“沈总裁,你在乎吗?”我问。

“我只是不想在我的婚姻存续期间,让你给戴了绿帽子!”

“我答应你,离婚前,我不会跟他发生什么!”我不服软的说,可是下颚上一紧,沈浥尘狠狠地咬住我的唇。

称之为咬一点儿也不过分,原本凝固的伤口瞬间又裂开了。

他再次狠狠地占有了我,毫无怜惜,就跟泄愤似得。

身体里残存的药效让我的身体敏感而酸软,我无力抗拒他,在达到顶峰时彻底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身上触目惊心的一片青紫,尤其不可言喻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我似乎已经冲过澡了,而且那里似乎被涂了药。

会是他吗?

我脸上一红,不敢再想下去。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我连忙用被子裹住了身子。

我婆婆嫌弃的看了眼我,以一贯命令的语气说:“咦,浥尘不在?也好,你跟我去医院!”

我跟着她来到医院,有些忐忑不安。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