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血娘子txt全集在线下载

第10章 沐浴

接上文:“没什么了!你回去吧!”我缩回自己象个采花贼调戏良家妇女般的手指,那种对未来的无望的烦躁又涌上了心头。

“是!”这回他低低的应了一声,然后便无声的退了出去。

在他走后,我站了起来,对着空气道,“备熏香,我要洗澡!”

没有人应我,不过我却知道隔一刻钟过去隔壁房间的浴泉池,一定是什么都准备好了的,影子的办事效率,一贯是惊人的。

而我却是习惯在心里有烦躁的时候,就要洗澡的人,固然这习惯以前的血娘子是没有的,但是现在的我有这习惯了,估计也没人敢有一点半点微词!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我便起身往外走去,依旧是光着脚的在地板上走动。

浴池就在隔壁的房间,说是隔壁,其实也不然,那房了有楼梯直接通到血炎楼楼下,不过却没有路通到楼外,也就是说,这座楼梯就只是方便我上下沐浴所用的。

因为那浴池实在太大,不可能凭空建在楼上,且楼上一间房的地方也太小。

楼梯上铺了白色的长毛地毯,光着脚踩上去的感觉更是舒服。

我站在水气氤氲的长方形浴池边,四周都是从上垂挂而下的白纱,真有点电视里杨贵妃洗澡的华清池的感觉。

白纱外是舒适的软榻,干净的换洗衣裳就在那软榻之上,软榻前还有一张方案,案上是精致的熏香炉。

而白纱之内的池边,右方也有一张白玉小案,上面摆满了新鲜干净的水果,还有用冰镇过的美酒,以及几盘精致的小点心,显然是方便我沐浴时,消遣着吃的小东西,以往的我是从来不尝的,所以那些多半是摆在那好看的。

但是现在的我,却是很满意这样的安排的,因为我一向喜欢泡在浴缸里,一边放松一边吃东西,尽管我刚刚吃过早饭,不过我不介意再吃一点。

再旁边的是皂角、浴液、香巾、水瓢等我沐浴要用到的东西。

浴池里是满满的粉色花瓣,是药堂重新培育过的芍药花瓣,放几片在水里就会很香,更何况如今这偌大的水面上几乎浮了一层,也就难怪这白纱刚掀开,就香味扑鼻了。

脱掉身上的衣服,也解开胸前捆缚的很紧的布条,再一次为过去的血娘子,也为现在的我感觉几分可悲。

这个时代是没有胸罩的,只有肚兜,这东西对不动武功的闺阁小姐来说,还是无妨的,毕竟那些小姐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偶尔走几步路,也是不出闺阁太远的,然而对一个像血娘子这般身份的女人来,那肚兜穿了就如同不穿一般,一旦与人动手,胸前那两团总是不方便的,所以血娘子过去就有了用布条裹胸的习惯,如此与人动起手来,也没顾忌的多了。

而我成为血娘子后,什么她的习惯,都或多或少的有了改变,惟独这裹胸一事,我保留了,毕竟我还想好好的活下去,所以与不与人动手是一桩事,保不保持警觉是另一回事,裹胸之举虽然让我很不舒服,不过却还是必须如此的!

而此刻是我放松的时候,也该让这可怜的胸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了,我缓缓走进水中,舒服的把头部以下的肌肤都泡入温暖中略微带烫的水中。

热水让我的毛细孔完全舒展的扩张了起来,我缓缓的游到池子右边,趴在水边,拿起那壶酒便仰头喝了起来,玉露琼浆一般甘甜,带着淡淡的酒味,很适合泡在水里品赏,可惜被我这般如牛饮水般糟践了!

扔掉被我喝光的酒壶,我缓缓的闭上眼睛,斜靠在池水里小憩起来,托水离忧的福,昨夜到现在我睡了不到两个多时辰,如今被这热水一泡,倒是起了几分睡意。

不过我也同样不曾忘记,一会还有一月一次的堂口会议要主持,这事,前两天林萍踪就已经向我报告过了!

因为铁阁阁主和锡阁阁主的背叛和死亡,现在十二阁阁主之位空缺了两个,这在历年来都是没有过的,不知多少人蠢蠢欲动的想要竞争这两个位置了,所以这次会议也是商议补缺的人选的,同时也把最近江湖上的动态给做个总的汇报,以往我从未有过缺席,自然这一次也是一样的。

当轻微的脚步声在楼梯的上方地板上响起时,我连眼都未睁开半分,我知道是楼中的人,他们每个都有一身不俗的武功,走路无声是早就具备的功力,只可惜在我面前,没人敢静悄悄的走,除非他不要命了,因为任何无声靠近我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许多年前,数条人命因此死去之后,便没有一个人赶在我附近走动不发出声音了,甚至新拨来的伺候之人,还会故意加重了脚步声走,就怕我听不见,把他们给误杀了!

“什么事?”我懒洋洋的问。

来人不敢下楼来,只在楼上恭敬的回禀道,“启禀主上,各大堂主和阁主都已经在铁血楼等待主上主持堂会!”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我眉眼睁开,虽然胸中的烦躁之感并没有被压下多少,不过身体上还是舒爽了不少!

“巳时刚过一刻!”依旧是恭敬的声音。

堂口会议以往都是午时三刻开始的,我估算着现在起身,穿衣,再走到铁血楼,时间刚刚好,显然这些伺候我的人,也是算好了时间出来提醒我的!

“下来伺候!”我一边说着,一边从池子里起身。

“是!”话刚落不到十秒钟,两个美丽修长的丫鬟便出现在了白纱之内,我毫不避讳的让她们看到我的裸体,都是女人,她们有的我也有!

两人一个拿着柔软的纱巾把我身上的水珠吸干,把沾在我身上的花瓣取下,另一个则把我的干净衣服放在那精致的熏香炉上熏制。

水珠被完全擦干之时,那衣服和布条也递送了过来,我抬起双臂,就像古代的皇帝一般,站着让这两个美丽的丫鬟,重新给我缠上那长长的裹胸布,然后再给我一件件着上衣裳,挂上配饰,包括脚上的白色的软袜也由着两个丫鬟蹲身给我穿上了。

我对她们这般的服侍,并没有什么罪恶感和不适应!

惟独那一头长发,我不要她们梳理,也不让她们盘成髻,而是自己把它梳成一把,用一条红色锻带给系住了,任发尾垂到腰间。

这般举动其实在这个时代而言,是很不合时宜的举动,但是我不喜欢盘发,所以从今之后,他们就得习惯不盘发的我!

缓换走上楼,两个丫头缓慢而恭敬的跟在我身后,上得楼去,便取来鞋子,是双红色的厚底软靴。

一般靴只有男子才穿,女子一般着绣鞋比较多,而我,自然不是一般的女子,所以我也更多了别的女子没有的权利,绣鞋无论是出门还是动手,都没有厚底的靴来得方便!

一切整理妥当后,我便出了门,从外楼梯下了楼,楼梯尽头处,林萍踪恭敬的垂手站立在那里,见我下来,弯腰一礼,“属下参见主上!”

“恩!”我不闲不淡的挥了挥手,并没有多看他一眼就往前走去!

虽说这是我成为血娘子后,第一次离开我居住的血炎楼,但是我对楼内的各处并不陌生,这自然要归功于脑子里血娘子的记忆。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