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独家尤物:前夫别套路小说最新更新

坑深0010米 不是夜家的人就撤了吧!

“小婉,你吃点东西,把身体养好,明天张伯来找你。”张伯留下这句话,神色露出一抹苦涩,便匆匆离去。

唐小婉看着那封信很久,决定要在夜家住下来,调查真相。

她不能接受父亲这样离开自己的方式!

——

清晨,小婉明显要前几天活泼有气色多了,昨晚好好的睡了一觉,现在是神清气爽。

伸展着胳膊才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就见到张夏琪跟江承亦两个人在自己面前站定,用一种看待外星不明飞行物的眼神从头到脚打量着自己。

“哟,哟,我看看,是怎么样的土包子还让我夜星哥这样大动干戈!”张夏琪拦住了唐小婉的路,用手直接将她的下颚挑起,强制小婉跟她对视!

唐小婉忍气吞声,上次已经吃了一次这个女人的亏,这一次她不能在犯傻。

“张小姐,您挡到小婉的路了。”唐小婉不慌不张道,嫣红的薄唇张合之间,张夏琪觉得可笑,甚至一再的认为自己听错了。

她佯装的掏了掏耳朵:“你说什么?你这个乡巴佬说什么?”

丝毫没给唐小婉反应的余地,张夏琪的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从这声音的分贝来看,就知道这一巴掌打的多狠。

江承亦站在一旁,并没有要参与的意思,反而在张夏琪打了唐小婉后,给张夏琪捏了捏肩膀,眼波之中的深谙得意:“夏琪姐,别介,这样打手不疼么?夜叔跟你说这个人是女佣,不妨我们借走几天,慢慢收拾嘛。”

张夏琪听到江承亦的建议,兴奋可见,直接路过唐小婉的身边,上了三楼去找夜星。

江承亦并没有跟上去,反而在唐小婉的身边嘲讽:“连自己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吧?嗯?我可是见到了呢,怕你不相信,还给你拍了照片。”

他一点没犹豫直接将手机拿了出来,放在唐小婉的面前翻阅了几张。

小婉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

微微眯眼,透着一股狐疑,瘦小身躯释放的精锐光芒却让人不敢小觑:“你到底想怎样,小婉没有惹您吧!”

江承亦唇侧的弧度渐渐的冰冷了下来,视线的兴奋也随即转换成浓浓的恨。

为什么?

“因为我是夜铭的儿子!”他紧锁着她,一字一句说出最锐利的字眼:“这个答案你满意么?”

夜铭是夜星的哥哥么?

唐小婉不自觉的退后了一小步,这个家,果真是容不下她。

可是父亲为什么要她在这里住下去?

她真的想不到,有什么大麻烦会比夜家的人还麻烦。

“没话了?你父亲两眼一闭,就认为死了就可以偿还一切了?做梦!”江承亦狠狠的推了唐小婉一把。

唐小婉一个踉跄,没有站稳,直接被他推在了地上。

“嘶—”

这几天没怎么好好吃饭,营养明显的不足,单薄的身子似乎风都能吹倒。

视线里也是昏天暗地了一会,才恢复。

唐小婉揉了揉脑袋,扶着墙站起了身,明眸望向江承亦却没有半点妥协:“小婉很倒霉,遇见你这种男生。”

“倒霉?”江承亦的余光里望向夜星跟张夏琪一同从楼梯上走下来,眼带得意的提醒:“还有更倒霉的等着你呢。”

脚步声让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将视线递了过去。

楼梯上,高大的身影宛若会移动的精美雕像,举手投足间皆是完美。

夜星掀眸倪了一眼楼下的江承亦跟唐小婉,从容而闲适的走了下来。

“夜星哥哥,行不行嘛,你就把这个女佣借给夏琪两天嘛,夏琪看着她长得讨喜,想让她陪陪我。”张夏琪撒娇的在夜星的身后紧随。

“前几天,她是个女佣,可以你随便使唤,现在,她是我的未婚妻。”夜星说的云淡风轻,平静的将视线落在了唐小婉的身上。

只是,这句话说出来后,三个人都怔住了。

什么?

唐小婉紧贴在墙壁,丝丝的寒气渗入皮肤。

她没有听错?

夜星刚才说……未婚妻?

“夜哥哥!你是在跟夏琪开玩笑么?”张夏琪下意识的拉住了夜星的衣袖,完全将夜星讨厌别人碰他这件事忘记了。

夜星的脚步停了下来,狭长的眼眸低垂,落在张夏琪的攥着自己衣袖的手上,眸光阴鸷的晦暗:“松开你的手。”

江承亦见状,给张夏琪解围,连忙上前质问:“小叔,我现在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你了?叫我回来的是你,叫我欺负他的也是你,现在呢?你在做什么?你究竟被这个女人灌了什么迷魂汤!”

他气不过,直接将唐小婉拽了过来!

一个踉跄,唐小婉险些没站稳,差点跌倒,她紧紧闭着眼睛,却感觉自己的后背被强劲的力道托起,轻轻一带,就撞进了结实还带着香味的胸膛。

她蓦地睁开眼,因为身高差的关系,她只能看见夜星下颚。

“承亦,我从小到大的宠着你,真不知是对还是错,现在跟长辈说话已经开始用吼的方式了?”夜星目光含威,见到江承亦不服气的挺着自己的脖子,他感觉到怀抱里的那一抹柔软,修长的手指却在腰侧逐渐的攥紧。

昨晚,张伯跟他彻夜长谈,给了他很多夜铭生前跟唐小婉父亲的合影,在部队里,他们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一起聚会的照片。

照片上的两个人都笑的很真实,并不像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人。

他以前不愿相信,自己的哥哥夜铭会为了亿万的家产去救另外一个男人,直至看到照片后,他的想法竟然有些松动。

当年,夜铭被父亲送到军校的原因是十七岁那年犯下的错被发现,夜老爷子棒打鸳鸯,生生将他跟初恋,也就是江承亦的母亲拆散。

后来,江承亦的母亲听说夜铭要娶别人,为了让孩子过的好些,留信离开。

很久都没有出现,那时夜星还小,从小被父亲灌输的思想里,都没有自由恋爱的概念,全部都是利益、联姻。

想到夜铭去当兵临走时对自己说要帮他好好照顾好承亦后,夜星的手才缓缓的舒展开来。

“你爸的事,我会好好的调查!不是夜家的人,就撤了吧!”他的余光瞥了一眼张夏琪,携着唐小婉离开了两个人的视线。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