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昌平郡主txt在线阅读

第十三章 替妹妹说情

草民梁雨望跪拜圣上:圣上仁慈,家妹香儿有幸,得皇上垂爱,特为其保媒。草民感激涕零。只是小妹鲁莽义气用事。前夕越家子良突发疾病,不省人事。小妹固执,守其一夜。外人议论纷纷。可是草民为家妹骄傲,性情中人。圣上如是体谅,求圣上指认两人婚事,年芳十八,方可成亲。一来堵住他人悠悠之口,二来,还家妹与子良来去自由。草民跪谢圣上体谅。”

“这孩子,少年老成。心系他人,见见无妨。”他心里嘀咕着。

“万全!”

“皇上~”

“你去梁候府,宣梁家长子觐见。朕想见见他。”

“皇上为何突然要见他呢?”

“太傅说,他少年游历,见多识广,朕就是与他说说话。”

“是,皇上。”

万全跑出了御书房,交代小太监:“快去告诉信王,就说皇上要召见梁家长子。”

“是,公公。”

信王拦截了梁山走在通往宫外的路上。梁候这心里,那是千百个不乐意搭理他。

“不知香儿小姐是否喜欢本王的礼物呢?”

“礼物?信王何时送了礼物?”梁候开始装傻。

“那可是太后生前最喜爱之物,本王也是对令爱不记得失,如是梁候没见,那本王就报官了,最是珍贵的华彩冠衣丢失了。这事,恐怕要惊动皇上了。”

梁候脑筋一转。立刻就想出了好办法。

“那冠衣,本候还没打开,不知是冠衣,为避免伤了信王贵重物品,锁了箱子,埋在地下。既然信王珍爱,本候下午亲自送到王爷府上,勉的伤了和气。”

“送出去的东西,怎能收回?”信王知道自己被这老家伙带坑里了。

“诶,信王若是报了官,本候是要满门受牵连的。小女还小,本候怕小女担惊受怕。”

“梁候这话从何说起……”

“王爷留步,本候这就去挖出来。”说完拱手相让,自己迈着小步赶紧走。

真是阴魂不散。

“王爷,可算找到你了。”小太监满头是汗。

“找本王何事?”刚刚被梁候套了话,这会正烦着呢。

“万公公说,皇上召见梁候的长子。”

“谁?梁候的长子?”猛然一个冷颤。

梁雨望等太傅的信,等了好几天了。终于等的不耐烦了,决定出去走走。

刚刚要踏出门去,父亲下了朝回来了。

“望儿快来!”

“父亲何事惊慌?”他看着父亲有些大惊失色。

“季娘出来。”他召集了家里的园丁,抬了一大箱子,放到院子里群上。

“父亲,何物这么宝贝?”

“所有人往上撒土。”

“撒土?”

“对,看起来就像刚挖出来的一样,往旧了整。”

大家提了工具往箱子上撩土。

“老爷,这是干什么?”

“望儿,进来说。”

梁候神神秘秘的将房门关上。开始讲信王今天的言行。

“他必是借此机会,想要陷害我梁候府。”

“那父亲的意思是给他送去?”

“望儿有什么好办法吗?”

“这嫁衣乃是女子的一生中最幸福的衣服,若是信王送的当真是独一无二,那就留下。说不准他日能风风光光的穿上,也算人生一件兴事。”

“那信王若是告我偷盗呢?”

“不会,信王若是告你偷窃,岂不是自己无能?”

“也是。”

“老爷,先别冲动,听望儿的吧。”

“可是……”

“父亲放心,孩儿去给你解决。不就是信王使坏吗,我家香儿才不屑于他。都把心放肚子里,我去去就来。”

“梁少爷可在家?”万全带着抑扬顿挫的嗓音走进梁候府。

“哦,万总管。”梁山率先出来。

“老奴今天不找你,也不找香儿小姐,皇上请梁少爷进宫一趟。”

“犬子……”梁候也不知发生何事,刚想问明白,被梁雨望打断了。

“公公请带路。”他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

万全坐了八台大轿,侍卫跟来两队。梁雨望心里骂了腌狗。竟然摆了四品官员的排场。

到了皇宫城门,守门的侍卫看是万全,立刻让路,例行检查都不用了。

城门楼上,是气势如虹的魏将军。

“恩?轿辇之后,可是雨望小弟。”虽然心里有些范嘀咕,可是不敢贸然上前。他可是要进宫?为何与万全一起?

“将军,那人好像梁少爷。”

“他何时回来?竟然没有来跟本将问安,看我找了机会不修理他才怪。”

魏将军铁衣加身,头盔高立,他有着习武之人血气方刚!

“万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莫非他是去见皇上?”身边的小厮不停的问。

“守好你的门,我去看看。”

“属下遵命!”

魏将军一路暗中跟随,果然是进了皇上的御书房。

梁雨望刚刚迈进书房,看见皇上和信王竟然在书房里谈笑风生。

“草民梁雨望叩见皇上。”提了衣衫长袍,跪拜扣首。

“平身。”皇上转过头,将目光对准他,从上往下打量一番,粗布衣衫,浑身上下尽显百姓纯朴。

“梁少爷怎的如此节俭,倒是让我等汗颜了。”

信王先开了口。

“省下钱来,送于妹妹做嫁妆。虽然一介平民,可妹妹的风光就是草民的荣耀。”

说到香儿,真是说到两位的心上了。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别有用心。可是对妹妹的好,其他人确实看在眼里。

“如此甚好,你的书信,我与信王都看了,对妹妹的心思,你可不只是嘴上说,那是真心的心疼妹妹。”

这下坏了,信王也看了。那信王岂不是要有什么阻拦的行为?

“皇上,魏将军求见。”

“今天是怎么了?朕只召见了梁少爷,信王先来,将军也来了。既然来了,就请进来吧。”

这个魏程,肯定是怪罪他回来没有找他叙旧,一路跟来的。

“末将参见皇上。”

“魏将军一向远离朝堂,只负责皇城安危,今天来朕御书房何事?”

魏程转过头,瞪了一眼梁雨望,那眼神就是:你给我等着!

“魏将军,看梁公子干什么?”信王的眼睛真是毒辣。一眼就看见他们俩的眼神不对了。

梁雨望低头沉默,忍住嘴角的笑意。

“末将看着公子脸熟,以为是贼,就跟进来瞧瞧。”魏程特意调侃他一番!

“魏将军不仅一片衷心,心思也缜密,乃是皇上的左膀右臂呀!”信王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可是他猜,一定不是这么简单。

“皇上若没事,末将就告退了。”魏程刚要出去,梁雨望就弯腰作揖的向信王表示感谢。

“草民替妹妹谢过信王那灯光霞帔的嫁衣。”

魏程走到门口,突然停住。嫁衣?

信王突然脸色铁青,青筋暴起。

“嫁衣?信王?朕着实没懂呀!”

“回皇上话,小妹三月三生辰时,信王半夜子时之前,送了礼物给妹妹。”

“信王也送礼了?”

赵祉突然如梦初醒。

“回皇上话,微臣……”他竟然一时,不知如何解释。

“皇上,末将知道这件事!”魏程又折回来。那天,确实有人通知他,信王半夜出城又在子时一刻回去。

“那信王是送了什么礼物呀?嫁衣吗?哪来的凤冠霞帔?”

皇上追问了。梁雨望的心里暗自欣喜。看我先下手让你威胁父亲。

“臣送的是太后生前,内务府用金丝缝制的红色嫁衣。”

“哎呦,信王!那可是贵重之物,怎舍的送给她人?再说信王与香儿姑娘一面之缘,下这么大的手笔,朕的那些首饰,可就是太寒酸了。”

也不知道赵祯这是何意。是讽刺信王,还是怀疑他别有用心。

“皇上不知,家父收到信王礼物,就怕是贵重物品,看都不敢。直接放了箱子里,上了锁,准备常埋地下。有朝一日,信王若是想要拿回去,草民亲自送到信王府上。妹妹年幼,不曾见过如此宝贝,怕她一眼看上,不肯奉还。”

“即是送出去的礼物,哪能有收回之理?”信王的眼睛里,已经没了刚才的谈笑自如。

“家父今天下了早朝,回家愣是把箱子挖了出来,不知是不是信王反悔了?”

“那信王还要是不要?”皇上亲自问了。

“当然不要。香儿姑娘国色天香,受的起这衣服。”

信王不曾想过,在这毛头小子身上栽了跟头。白白送出了一件价值连城的灯光霞帔!

“那草民替妹妹谢过信王了,改天定亲自带妹妹去信王府上叩谢!”他礼让的对着信王深鞠一躬。

“那你现在可是该说说你所请之事?”赵祯看着梁雨望得意忘了形。他信笺之中的事,还只字未提。

“皇上既是和梁公子说信笺之事,必是私事,末将与信王就不多打扰了,告退!”他告退之前,还把信王也拉上。这小子,配合的好。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