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系统穿越之玩转古代全文阅读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女子的地位虽不如男子,却也不容忽视。古时尚有娘子军上阵杀敌,今日照样可以。王大人说我不行,比我强的人确实有很多,但王大人想说哪位呢?就是不知道今日王大人此言只是针对我尚安安,还是想为某些人报仇呢!”

王守德一身冷汗涔涔,想不到竟然被这个十二岁的女子看穿了!

尚安安说完也不管王守德反应如何,之前她专门找系统要过朝中大臣的资料,可是看了不少好东西。今日地点不合适,不然她还想放点猛料,绝不会这么温柔。转头看向几位附和的朝臣“几位大人是想推荐谁呢?不知年龄几何?可有功名?安安不才,至今也只是办了个图书楼,再无建树。比不得您们家中的才子,那位大人若是觉得安安实在不堪此重任,就赶紧启奏皇上安安也好回家侍奉父亲。”

出列的那几位大臣都快吐血了,你是只办了个图书楼,但这一样,就把其他人甩的远远的。

刚刚听着尚安安怼王守德就心知不妙。果然,很快就轮到自己了。关键是完全无法还口,本来就是想着让自己家人去占点便宜,但被尚安安单独这么一说,他们的面子里子都丢尽了。主要是他们想说的人还真不如尚安安!

不过,这其中有一个人倒真的还不错。吏部侍郎向之言之子向轩,今年刚十七岁。其人俊秀飘逸,谦和有礼,去年考中了秀才。尚安安想了想对着向之言道“向大人,如果向公子愿意跟着安安,可去靖安侯府商议。”

向之言听了一惊,想问是不是真的。刚张嘴就发现尚安安径直走到了和郡王跟前。

尚安安行礼道“今日安安说的话可能会让您不高兴,但安安还是得说,请您谅解。”

转身眼神扫过一个个朝臣,眼中的压迫感让一些心怀鬼胎的人不自觉的避开她的目光“各位大人可还记得当年轩辕王朝的开国皇后纳兰氏,她跟随轩辕帝南征北战。为救军队,独自领着一百人断后,却失去自己才两个月的孩子。带领军队打了历史上有名的黄郭之战生擒敌军首将,为补充军粮,带兵进山找食物。终其一生,为百姓生,为百姓死!”

“可还记得女扮男装考取状元的海澜,她一生门下弟子无数,为朝廷培养了无数人才。还有上官王朝的女大夫左婉君,她救治无数生灵,独自深入疫区救人、配制解药。”

“安安不敢自比这些前辈,却愿尽一份绵薄之力,盼望我大雍国泰民安。不说这些,就说各位大人也都是母亲所生,看不起女子,其中是不是也包括你们的母亲!你们在外忙家国大事,女子在家替你们侍奉父母、教养儿女。你们有什么看不起女子的!没有女子,人类的生命就无法延续,国家就不能强盛!今日安安多有得罪,各位大人海涵!”

尚安安说完见大殿内有人沉思,有人不屑。她也不在意,对着上座的萧正锋行礼“皇上放心,安安定不辱使命!不把图书楼开遍大雍,绝不回皇城!”

“好好好…端敏郡主好志气,等你归来朕必定出城相迎。”萧正锋大笑,心里对尚安安的话表示赞同。再加上看尚安安把朝堂上的一群老古董怼的很爽,毫不犹豫的许诺道。

其他人心里怎么想的,尚安安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但她现在万分盼望退朝,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消停呢!

终于,在她祈祷了第二百次后感动了上天。苏石喊着退朝的公鸭嗓在她听来都无比悦耳,尚安安跟在尚雄才身后颠颠的回了侯府。

可能老天爷将尚安安的祈祷只听了一半,刚一回府,尚安安就哭丧着脸被尚雄才叫到了书房。

尚雄才今天心情很不好,本来让女儿离开皇城就跟剜他的心一样。那些个老东西竟然敢认为他的安安不好,简直是没长眼睛!看着尚安安收拾那些人心里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爽!

平复了一下心情,尚雄才觉得还是先告诉尚安安此行的目的“安安,这次出去除了你皇帝伯伯交给你的任务,爹还有事情交代你。据传来的消息,青州和渝州的生意出了问题,爹打算派你去解决这件事。另外你要视察咱们在各个主城的生意,这是印玺,你收好了,各个掌柜只认印玺不认人。”

尚雄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印玺给尚安安,尚安安把印玺拿在手里一看,竟然是块血红色的玉,上面刻着一朵妖艳的花“彼岸花!”

尚安安心下一惊,难道尚家先祖中有穿越人士?

“安安,你认识这朵花?”显然尚雄才也没有想到尚安安会认识这朵花.

“是啊,相传彼岸花开在黄泉之畔,是通往地狱的接引之花。彼岸花开开两岸,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不知怎地,尚安安心里有一种感觉,仿佛这彼岸花的印玺天生就该属于她。同时还有欣喜地感觉出现,就好像见到了心上人的悸动。

“死亡之花!这是我们先祖当年从哪个地方带出来的唯一的东西。那究竟是什么地方?”尚雄才瞠目结舌,狠狠地吞了吞口水,这印玺竟有这么大的来历。

原来当年尚家先祖追随萧家先祖起义之初,为了筹集军资两人东奔西走。在一个深山里发现一个宫殿式的墓群,规模之大,天下罕有。

两人集结几十人进去探墓,企图得到里面的财物充作军资。没想到墓里机关重重凶险异常,进去的人大多死于非命。尚家先祖冒死救出了受重伤的萧家先祖,也就是此次两人约定两家永世为好,这枚印玺也是从那墓地里带出来的。

后来,萧家先祖当了皇帝,曾多次派人去原地探寻,却再也没见过那个地方!

“管他什么地方,反正现在也看不到。”尚安安忽略自己的那抹异样,无所谓的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得,猛地抬头“那是不是有这个标志的都是咱家店铺?”

“对啊,一般人都以为是个标志,绝不会想到这就是尚家印玺的图案。”尚雄才满脸得意,他们尚家先祖就是这么聪明。

“这么说食为天是咱家的?”尚安安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她一个少东家去食为天吃饭竟然做了那么掉档次的事!

苍天啊!大地啊!我究竟做了什么蠢事!尚安安绝望的抱着脑袋,这件事还要从图书楼开业说起。

图书楼开业当天文人很多,可奇怪的是那些人见了尚安安就往一边躲。出于好奇,尚安安专门问了尚雨几人。原来是那天食为天的吃饭后遗症,现在皇城的文人私下里都叫尚安安文人杀手。不过,自从开了图书楼后状况有所好转。但这名声却是传了出去。

尚安安呻吟,想她堂堂食为天少东家混得也太惨了点!

“安安,你怎么了?”尚雄才被尚安安一连串的动作弄得有些懵逼,不知道出什么事了,让她这副表情。

“没事!”尚安安一秒恢复正常,坚决不能告诉她爹她做的蠢事。还是转移话题比较好“爹,我什么时候出发?”

果然,尚雄才听到尚安安的话彻底遗忘了刚刚的事“一个月后,你把手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另外让尚风带上暗堂的二十四煞。”

“嗯,好!”谈完事尚安安陪着尚雄才呆了一上午,用了午膳才回自己的院子。

一进院子尚安安就发现了与往日的不同,一个一身青色僧袍的小正太站在院子里,大脑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悟清小和尚在尚安安的院子等了一个小时了,开始时绿意请他进去坐着等,可小和尚死活不进去,绿意被他顽强的毅力弄得都快要吐血了。

听了绿意叙述的尚安安笑着上前弹了一下悟清闪闪发光的脑门“小和尚,你来干什么?”

悟清用手捂着脑门,委屈巴巴的瞪着眼睛退后了好几步“师傅说了,男女授受不亲,施主怎么能随意碰男子的头。还有,我要跟着女施主出去巡游。”

“哈哈哈…”尚安安笑的直揉肚子,实在是太好笑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竟然跟自己说男女授受不亲?

尚安安也不想想她自己也就十二岁,一个小丫头而已,这样笑别人真的好么?

“施主笑什么?”悟清小和尚显然跟不上尚安安的脑回路,搞不懂她在笑什么。

“哈哈…”尚安安拭去眼角笑出来的泪水,努力憋住笑“没…什么!你不好好呆在府里,跟着我干什么?”

“师傅说让我跟着你!”悟清的眼神清澈明亮,直勾勾的瞅着尚安安。

“你就不能呆在府里?”尚安安觉得带个小孩儿挺麻烦的,尤其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师傅说让我跟着你!”悟清继续盯着尚安安。

“命令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师父现在也不在,他的话也可以变的。”尚安安努力地跟悟清讲道理,企图让他改变主意。

“师傅说让我跟着你!”

尚安安:好吧,你赢了!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