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穿越女遇到重生男全文在线阅读

第四章:敬茶

靖安伯是武将世家,现任靖安伯的祖父是开国元勋,虽然爵位已经传了三代,从公爵成为了伯爵,但是靖安伯府的势力仍然不容小觑。

靖安伯府不是一般的武将世家,也不是被皇帝当猪养在盛京里的无实权的武将家族。

现任靖安伯戍守大武朝最为重要的边塞明州,被封为镇南将军。

靖安伯府除了嫡长子贺常齐留在家中当家外,嫡次子贺常珏也在军中任职,目前在左武卫中。

而贺三郎自幼随着父亲兄长习武,时常去军中,已经闯出了些名头。

靖安伯夫人为贺家诞下三子,自己在生老三贺三郎的时候却伤了身子,到如今还轻易不能下床。

靖安伯在外戍边,几年才回家一回,贺家又有家训,贺家郎只能娶一妻,除非到了三十无后才准许纳妾。

靖安伯夫人身体虽然不好,却给贺家生下了三个小子,所以贺老太君对这个媳妇格外的疼爱。

也不知是不是靖安伯这一辈把贺家繁嗣的气运都用尽了还是怎么回事,到了贺家三兄弟这一代,竟然到如今都没生出一个男娃来。

靖安伯世子贺常齐娶的是定远侯的嫡孙女邹氏。

邹氏入门一年半才有孕,生下来却是一个女娃,后来过了两年,再次有孕,孩子落地还是个千金。

随后也不知道是贺大郎的问题还是邹氏的问题,四年了,竟然没再有孕。

贺二郎就更是个奇葩,早早投进军中,现在都二十有四了,却仍是不愿意成亲,都与家里闹了多少回了,现在没什么大事基本不回府,就待在左武卫的营房里。

贺大郎每次看到这个老二,恨不得上巴掌抽死他。

现在长的和美玉一样的贺三郎终于成亲了,还是贺老太君专门进宫为他求来的楚家女。

贺老太君以为过不了多久就能抱上白白胖胖的重孙子,可惜这贺三郎是个整幺蛾子重生的,肯与上辈子出轨的妻子圆房才怪!

哎……这可有的等喽!

当然,贺老太君并不知道这些。

而跟在贺三郎笔直背影后的楚琏除了不知道突然黑化的贺三郎是怎么回事外,其他通通都非常清楚,谁让她现在就是她看的那本书中的女主角了呢!

当初看这本书的时候,楚琏就觉得这个与自己名字相同的女主非常让她无语。

这贺三郎要样貌有样貌,要才华有才华,要家世有家世,家庭环境又简单,自己安安分分当一个勋贵家的少奶奶难道不好吗?偏偏为了那什么该死的萧博简整那么多幺蛾子。

把自己的名声也玩臭了,麻蛋,当时她就怀疑这个女主是不是作者亲生的。

可能是自己的怨念太深,她一觉睡醒自己就成为了这个该死的女主!早知道会这样,她就看快点,把结局都翻完了,现在却弄的不上不下,也不知道后面的情节是怎么发展的,女主到底是和谁在一起了,贺三郎的结局又是怎样的。

加上贺三郎莫名其妙的古怪变化,楚琏气的简直要抓狂。

由于走路开小差,在一处鹅卵石小径上差点崴了脚,幸好喜雁扶了她一把。

身前走着的贺三郎听到了动静,冷冷地瞥过来一眼,那一眼充满着警告,似乎是在说,“你给我小心点儿!”

对于簪缨世家来说,靖安伯府的人口实在算是简单了。

位份最高的就只有贺老太君,位份最小是贺大郎的一双女儿,府中没有槽心的妻妾和庶子庶女,与人口复杂的英国公府比可是差远了。

新人敬茶的地点安排在贺老太君住的庆暿堂。

这对新婚小夫妻刚到庆暿堂拱形的院门前,就见到贺老太君身边得力的刘嬷嬷迎了过来。

“老奴这厢给三少爷三奶奶请安了。”

楚琏连忙上前一步扶起刘嬷嬷,“哪儿能容着刘嬷嬷给我和夫君请安。”

这位刘嬷嬷是府中有实权的掌事嬷嬷,人也颇好,是个可以结交的。

楚琏暗暗在心里记下这些信息。

贺常棣看她初来贺府就对一个嬷嬷施殷勤,更觉得她虚假不堪。

眼不见心不烦,贺常棣率先一步进了庆暿堂。

刘嬷嬷瞧着贺三郎眉头皱了皱,转头又笑呵呵拉着楚琏的小手亲手把她带进了院子。

庆暿堂的花厅内坐着一圈人。

楚琏轻轻一打量,将这些人挨个与书中描述的对上位。

坐在上首满头银丝,头上戴着碧玉抹额的老妇人想必就是靖安伯府的贺老太君。

贺老太君穿着雍容富贵,虽然头上已没有了一根黑发,但是面庞却不显老,瞧着顶多像是五六十岁的年纪。

靖安伯在明州戍边,没有圣旨轻易不能回来,这个最疼爱的三小子成婚,他也只寄了厚厚的家信回来,人却还在明州。

坐在贺老太君身边的四十多岁的妇人,脸色苍白,形容消瘦,虽然满头珠翠却掩盖不了她身上的病气,这位定然是常年卧床的婆婆。

随后是坐在靖安伯夫人身边二十多岁略微丰腴的美妇人。

她身着一袭藕荷色裙衫,端庄雍容,浑身气度不俗,站在她身边的是两个小女孩,一个稍微大点,一个稍微小点,这两个小姑娘就是靖安伯府上最小的两个嫡女,安姐儿和琳姐儿。

靖安伯世子夫人邹氏这本书前面对她的描写不好不坏,现在楚琏也不能确定她是不是一个该亲近的人。

邹氏旁边的座位上坐着两位中年妇人,小说中一笔带过提了一句,这两位是贺老太君出嫁的闺女。

贺老太君另外一边坐着的是贺大郎和贺二郎。

贺大郎是个黝黑魁梧的男人,贺二郎与贺大郎有五分相似,这么看来,这两人才像是真正的武将世家出生,反观贺三郎那徐徐君子、修洁高雅的样子,一般人瞧了都会以为不是一个妈生的。

不知道公公靖安伯会不会如贺大郎一样,是一个粗狂的中年男人。

贺三郎根本就不管楚琏,见两个嬷嬷在两人面前各放了一个软垫,他就直接跪了下来。

楚琏初来乍到,也不敢多看,于是老老实实,一副乖顺的样子跟着也跪下。

刘嬷嬷笑着捧了两盏茶递到这对新人面前。

楚琏接过茶水,双手捧起递给主位上的贺老太君。

“孙媳妇给祖母问安,祝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请祖母用茶!”

靖安伯府的这位老封君眯眼瞧着面前的这对金童玉女,笑的露了牙。

接过了茶盏,喝了楚琏敬的茶水,亲昵地拍了拍楚琏白腻的小手,而后亲自从腰间解下一枚质地绝好的万福玉佩塞到楚琏手中。

“好孩子,这个玉佩你收下,是你祖父的遗物,是个好东西。”

长者赐不敢辞,何况是新妇入门老太君给的东西,楚琏笑着收下了并叩谢了贺老太君。

贺常棣笔直跪在一边,冷眼瞧着眼前一切。

哈哈!

果然,又是那枚万福玉佩!这个贱人根本就配不上这块玉佩,几年后,这块玉佩就会被戴在萧无竟的腰上!

贺常棣眼神深处阴冷,恨不得当场就把这块玉佩给抢夺过来。

楚琏这个时候没工夫理他,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抽的什么风。

这个府里,除了贺老太君就是靖安伯夫人,也就是楚琏的这位婆婆。

贺三郎是靖安伯夫人最疼爱的儿子,靖安伯夫人最是在乎他。

楚琏也拿不准这个婆婆什么脾性,只恭恭敬敬敬茶,靖安伯夫人身体不好,只是微微抿了一口,随后叮嘱两句小夫妻要和睦相待。

随后把手中一枚血玉镯子退给了楚琏。

楚琏瞧着这些与书中写的都一般无二的见面礼,心中有些无奈的笑笑。

剩下就是平辈儿们了,并不需要跪着敬茶。

轮到贺大郎和邹氏。

邹氏这边连着两位姑奶奶坐着三位妇人,到是一时间有些让人分不清辈分。

此时,花厅里只有她们两位新人站在中间,楚琏连个引导的人都没有。

贺常棣背手站在她身旁面无表情的冷眼旁观,也不提醒一句。

贺老太君瞧了蹙眉。

幸好楚琏看了小说,不然现在她还真有可能出丑。

对着藕荷色衣裙的年轻妇人屈了屈膝,道了一声,“大嫂安。”

又对另外一边的魁梧的黑脸男子叫了一声大哥。

敬了茶,收了大哥大嫂的礼物,又依照次序给剩下的长辈们敬茶。

礼仪完结后,一对小夫妻就站到了左边最后的位置。

贺常棣一张俊脸木然,楚琏有些局促地动了动,毕竟这里同现代社会差距太大,虽然她拥有了知道小说剧情这样的金手指,可她仍然是初次来这样的社会,幸而贺家人口简单,不然她要更加的紧张。

“娘子……”从今早起来就懒得理睬她的贺三郎却突然靠近她咬牙切齿的唤她。

楚琏奇怪的转头,睁着一双无辜的秋水眸子眨啊眨地看向贺常棣,“夫君,有何事?”

贺常棣简直想把眼前装模作样的毒妇掐死,他浑身僵硬,一字一句用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你踩到我的鞋了!”

楚琏低头瞥了一眼,连忙缩了缩脚,贺常棣更是脸色阴沉。

他在心中愤怒的叫嚣着,装,装,继续装!总有一日,他会让整个贺家看出这个毒妇真正的嘴脸!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