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小说《我做荷官那些年》全文阅读_我做荷官那些年小说免费阅读

第19章 被绑架了?

第19章 被绑架了?

那天刚从医院出来,我接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袁晓暖,我以为她是打算叫我们过去分钱了。可接起电话来,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刘哥吗?”

“你是袁晓暖她弟?”我问。

“恩,刘哥你快来修理厂,我姐出事了!”电话那头他很急。

我马上带着阿祥就直奔修理厂,袁晓暖怎么就会出事了呢?我心里有些不解,她会出什么事呢?

难不成我们千钱被发现了?不可能啊,我做的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绝对不可能被发现,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袁晓暖的弟弟叫袁凯,长得白白净净的,平时我们都不怎么说话,好像他姐姐做的事情,他都知道。因为每次我们谈话的时候,袁晓暖都不避讳他。

来到修理厂之后,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一脸焦急,说他姐姐被人绑架了!

我一惊,问他知不知道是谁?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阿祥见状有些不耐烦问:“你倒是说清楚啊?你姐姐到底怎么了?”

袁凯深吸了一口气,把手里的手机递给了我,让我看。

我拿过手机,屏幕上有几条短信,第一条是一个名为张总的人发来的:小暖,你考虑的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马上就把钱给你们。

看到这条短息,我心里已经感觉不妙了。难不成这个张总知道了我们千钱的事情?要是这样的话就麻烦了。

我继续看下一条短信:是,我当初是说过。只要你肯帮我,我就会把钱给你。不过我现在只是有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你能满足我。你放心之后我会再多给你十万。

帮他?要求?多给十万?

怎么越看越不对劲,难不成这次千钱的事情是这个张总让袁晓暖弄的?可是这又是为了什么?自己出钱找人千自己?有钱没地方花了?

第三天短信:你放心,我答应你的就绝对会兑现。好了,我在老地方等你,别让我等太晚!

看完所有的短信之后,一大堆的谜团缠绕着我。我看着袁凯问他,你姐姐只不过是去见一个人,怎么会被绑架了呢?

袁凯,看着我急的跟什么似得说:“不是的,这个人早就对我姐姐图谋不轨!我已经和我姐姐说过叫她别和这个人联系了,可……可……”

“可什么啊,可!你小子说话能麻利点吗?”阿祥不爽的道。

袁凯看了我们一眼,咬牙继续说:“要是我们后天不拿五十万出来的话,这个修理厂就没了!”

原来,这家修理厂是袁晓暖的父亲留下的。她的遭遇和我差不多,不过我比她好。她父亲也是个烂赌鬼,几年前把所有积蓄都输了,还把修理厂贷款抵押了。之后欠债太多,就选择了自杀。

他以为选择了自杀,就能逃避一切,可是没想到的是。他欠下的债,最终转接到了袁晓暖和袁凯身上。

这些年为了还钱,袁晓暖不惜在赌场做荷官,总算是还的七七八八了。可这银行的贷款实在无力偿还,要是不还钱的话,这家修理厂就要被银行回收。

我不知道这姐弟两为什么,对这个修理厂这么看重。两人又不经营这里,却还要拼命的守住。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两从小在这个修理厂长大,对这里已经有了感情。

听完了袁凯的话,我感觉自己有些小人了。之前一直对袁晓暖有偏见,却没想到世上真的会有这么倔强的女孩。

现在的女孩子,为了上位,为了虚弱,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越来越堕落,像袁晓暖这样的女孩,真的已经没几个了。

用句网络流行语来说就是:明明可以靠长相吃饭,却偏偏要靠能力。

阿祥看了我一眼,好像在问我这件事管不管。我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如今也不知道袁晓暖和那个什么张总之间的交易。而且说实在的,我也不敢肯定,袁晓暖不是自愿的。

要是她真的肯为了这家修理厂,牺牲自己我也不能多管闲事啊。

“刘哥!求你救救我姐姐,好吗?”袁凯带着一丝哭腔和我说。

我点了点头:“别哭了,多大点事!你和我说说,你姐姐这次设局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他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说:“我只知道,我姐和我说,她想找两个人来帮她把这次的贷款给搞定。之后,你们就来了。多余的我也就不太清楚了。”

“那你知不知道,你姐姐和这个张总是怎么回事?”我问。

“这个张总是姐姐之前在赌场上班认识的,他一直想泡我姐姐。帮我们还过几次债,不过后来姐姐都还他了。”

我想了想,要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局或许真的就是这个张总让袁晓暖布置的,至于为什么只能找到袁晓暖才能知道了。现如今,那张总是想用银行贷款的事情来威胁袁晓暖,占她便宜!

搞不好,到时候占了便宜,说不定还不给钱了。

要是平日,这种事情我也懒得管了。可如今,那些钱可还有我和阿祥的一份!虽然黑子的医药费已经解决了,可那笔钱可是从袁晓暖那拿的。

这样变相等于我欠了袁晓暖一个人情!

我把我分析的事情说了出来,阿祥听了之后,大骂道:“草他妈的!这狗.日的,想坑我们的钱?还好黑子在医院,不然早把狗.日的给废了!”

“你先别激动。”我对阿祥说着,我问袁凯知不知道那个张总长什么样?他摇了摇头说,姐姐从来不让我接触那些人。

我叹了口气,看来这个袁晓暖还真是个好姐姐。

“上次你姐姐给我们看的那些照片,还在吗?你拿来,我再看看。”

“在,我放抽屉里了,我这就给你去找。”

阿祥问我要找个东西干嘛,我笑了笑说等一会你就知道了。拿过文件袋之后,我将里面的照片全都倒了出来。把每张照片都翻过来,发现这五个人中有两个人都是姓张的。

如今只能先知道那个人长什么样,然后才好去解救袁晓暖。

这五个人我们都见过,也算熟悉。这两个姓张的人,一个是那个什么ju长,还有一个是某企业老总。

“我草!不会是这个什么ju长吧?”阿祥道。

看着这两张照片,我也有些拿不准。要真是这个ju长,那我们还真没办法。

到底是谁呢?

想着,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个画面!

对!就是他了!肯定就是这货!

我将那张ju长的照片放下,拿着另外一张照片。这上面的男子,年纪约摸三十五六岁了,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浑浊的眼睛炯炯有神。

“就是这个人了!”

阿祥凑过来看了看照片上的这个人,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是他?”

袁凯也很好奇看着我,而我只是笑笑说:“相信我,绝对就是这个人,不会错的!”

我之所以确定是这个人,是因为这个人在那天的局上,他摸过袁晓暖的大腿!这可是我看在眼里的,但是现在我可不能和阿祥他们说。要是说了,他们肯定以为我对袁晓暖有意思,不然怎么观察的这么仔细。

掏出手机,我给张ju长打了个电话。这是那天打牌的时候留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对方就问我是谁。看来这张ju长显然没把我当回事,所以当时互换电话号码的时候只是做做样子。

“张老板啊,是我啊小刘。就东北搞药材生意的那个。”我没说赌博的事情,因为我知道他们这些人都很避讳这些。

“哦哦,是小刘啊,怎么了?有事吗?”

“没事,我就想问问,张老板知不知道张总去哪了?打他电话也打不通,我有东西忘记在他那了,想去拿一下。”

“他电话打不通?不会吧,我之前才和他通过电话,怎么会……”

“这样啊,那可能是信号不好吧。我马上要回东北了,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我直接过去找他好了,省的麻烦了。”

“他啊……”

见电话那头有些犹豫,我马上补了一句:“昨天他送我回家的时候,我钱包掉在他车上了,本来说好今天去拿的,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要不等下我再打电话问问他吧,实在是不好意思了,麻烦你了张老板。下次再来云南的时候,我给你弄点长白山人参过来。”

就在我准备挂电话之际,那边开口了:“这有什么的,不麻烦,不麻烦。他应该在碧水湾吧,他那有套别墅,你等下打电话再确认确认。下次你再来云南的时候,可一定得给我打电话啊,到时候我做东!”

我咧嘴一笑:“行!那就麻烦张老板了,那我先去找他了。”

挂了电话之后,我总算是松了口气。这些老家伙,一个个还真不是省油的灯。

阿祥和袁凯两人见我挂了电话,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许久阿祥才说了一句:“小六,你这说假话都不打草稿的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走吧,去那个什么碧水湾!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