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战王:铁血柔情最新章节

第二章:枪口朝上

第二章:枪口朝上

女军医很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充满了朝气而又很帅气的大头兵。

林小军嗫嘘着问:“这里有……有男军医吗?”

“没有,就我一个军医,护士也不在,到2号阵地送药了,你有什么事情?”她的声音挺好听。

“哦!那,那……”林小军真说不出口啊。

女军医偏着脑袋,有些疑惑地看着林小军。:“小同志,你怎么了?病了吗?”

林小军小声地说道:“嗯,有病,不过,算了,算了,没事。“说完,他准备转身离开。

叉着腿,别别扭扭的走了几步,身后传来女军医的一声喊:“你站住!小同志,看你走路的样子就知道了,你是不是磨裆了?”

“额,是啊!”

“你这小同志,还挺封建的,要找男军医治疗,换着战场上负了伤,是不是也要等一个合适的军医啊,那你早就没命了,对了,怎么班长也没告诉你提前擦滑石粉什么的?”

“班长说了,是我忘记了。”

“嗯,这次就长记性了,每次长途拉练,总有很多像你这样磨档的新兵,来吧,我给你处理一下。”她的眼睛里好像是在笑,但语气中多了一份关切和温柔。

林小军有些为难尴尬了,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经常高呼‘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他,第一次有了紧张,这可是在异性面前啊,这多难为情的。

“嗨,小同志,快点过来,这样的苦头你还没吃够!”

林小军大脑晕晕的走了过去,按照军医的指挥,脱去了裤衩。

一眼看到了林小军的伤势,她眼中流出了一抹惊讶和不忍:“哎呀,你这小同志,怎么都磨成这个样子了,这得多疼啊,亏你还忍了这么长时间,你该早点过来处理一下。”

林小军此刻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不好意思的提着裤子,傻傻的站着,女军医那关爱的神情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少有的温馨。

“这太麻烦你了!”

“以后记得要保护自己的身体,我给你备皮!”

林小军这下是真的紧张了:“这个大夫,大夫……什么备皮?这还要换皮做手术吗?我们正在演习呢,没时间啊?”

女军医温婉的一笑,拿出了一把小刀,弯下腰,蹲在了林小军的面前,用那细腻而温热的小手,轻轻地,怜惜的握住了林小军的鸟。

“你们这些小同志啊,每次都要我解释一遍,备皮不是做手术,是清理治疗位置的皮肤,简而言之,就是刮掉你这一块的毛!”

林小军被这个女军医弄傻了,什么?要刮……不过好的一点他并不怕刮毛,当兵做什么来了?那就是不怕死才来的,死都不怕,刮掉几根毛算什么!只是很难为情,很不好意思。

“嗨嗨,小同志,你不要抖,这不疼的!”她用潺潺流水般的话语安慰着林小军。

其实林小军并不是怕,他只是有些激动。

女军医动了起来。

林小军也激动着

女军医灵巧的挥动手里那把锋利的小刀,很快的结束了战斗,最后让林小军一只脚踏在凳子上,以一个很奇怪,很难为情,很拉风的动作站立,她用酒精做了消毒,这时候,林小军所有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疼,火辣辣的疼啊,但不管多疼,他那把枪一直都直挺挺的朝上扬着,他却是有些惭愧。

自己也不想这样,但控制不住。

几分钟之后,包扎完毕,女军医才说:“好了,可以把枪收起来了!登记一下。”

林小军那个囧啊,赶忙收拾好那杆枪。

女军医拿出了一个夹子:“哪个连队的?”

“步兵第40师第119团第7连。”

“哟,还是老山防御英雄连的,这连队在我们14集团军都挂的上号,怎么进去的。”

林小军有点自豪地说:“新兵集训结束考试的时候,我体能第一,射击第一,九枪打了九十环,这都不是个事……。”

“这么厉害啊,很不错,加油,你的年龄……”

他正要回答,却听到半山腰传来了几声枪响。

这让他很搓气,该死的红方6连,什么时候进攻不好,这会来进攻了,老子还想和这个女军医多聊几句,问问她名字呢。

在他匆匆忙忙的想要离开的时候,这女军医还是叫住了他,给他了一瓶水,并像一个大姐姐般的叮嘱他,一定要注意伤口,防治感染。

她的温柔,她的关心,让林小军的心头软软的,他很想和她多说几句,多待一会。

但显然的,没时间了。

等他急急忙忙的回到掩体,就见班长李虎和芋头,嘎子都莫名奇妙的爬在掩体口往右面的山头张望。

“班长,是不是6连进攻了,这还没到时间啊。”

班长李虎也莫名奇妙的摇摇头:“娘的,好像是顺子他们掩体那面的枪声,但这六七分钟了,那面又没一点动静,搞什么名堂?”

林小军也用狙击枪的瞄准镜往右面几百米的一个位置看去,那里就是班副顺子带着两个老兵藏身的掩体,但那面什么动静都没有。

“班长,看不到人啊?班副他们该不会是被6连歼灭了吧?”

“谁知道呢?再等等看吧。”

芋头有点不耐烦了,用陕西话说:“班长,要不你们在这喵着,俄过去瞅瞅。”

说完芋头用手拨拉着掩体上方的树枝,站了起来。

他们掩体是自己用工兵铲挖的,有一米多深,上面都是树枝和树叶遮掩着,芋头也不等班长发话,爬出了掩体,

“芋头,你回来,万一六连袭击了班副他们,你过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班长李虎的话还没有说完,“叭,叭,叭”几声枪响传了过来。

班长李虎就见芋头一个摇晃,一声未吭的一头栽倒在地,胸口上呼啦啦的冒出了鲜血,班长李虎一愣,想都没多想,一把抓住了芋头的脚脖子,把他往回拉。

手刚伸出去,“啪啪啪”几声枪响,一阵剧烈疼痛从李虎的胳膊传来,一股子鲜血从胳膊上流了出来。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变了,他感觉到胳膊上中的绝不是演习弹,那是真真的子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震惊和悲愤起来,他大喝一声:“卧倒,卧倒,林小军,嘎子不要乱动,不要抬头,不要抬头。”

一面说,他咬牙忍住剧烈的伤痛,冒着被人家爆头的风险,换上一支手,抓住了芋头的脚脖子,硬是把他从掩体外面拉了回来。

这时候,从对面班副顺子他们的掩体里不断地冒出火舌,一排排的子弹撕裂着空气,卷动着死亡的气息,‘噼里啪啦’的打向这面,掩体上的树枝被打得七零八落,纷纷扬扬飘了下来。

班副顺子他们的掩体在右后靠上的位置,居高临下,对林小军他们的掩体有先天优势,用一排排子弹压制住了林小军他们。

林小军身边的嘎子靠在掩体上,骂起来了:“我艹,子弹不值钱啊,打这么多的,吓唬谁啊。”

林小军本来也想骂,但当他看到芋头的时候,他的脸也变了颜色,芋头身上不是教练弹那种红色染体,那是真真切切的鲜血,而且看的出来,芋头胸口中弹的位置有一个拳头大的孔,不用说,那是强悍的狙击弹头造成的空洞。

林小军脑袋轰的一下全乱了,他一下扑到了芋头的身边,用手胡乱的堵着芋头胸上的伤口,嘴里慌乱的喊着芋头的名字。

但芋头一点反应都没有,脸上挂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脸色卡白卡白的,已经没有了一点点呼吸。

林小军得心里突然传来一阵无法自抑的刺痛和颤抖,他一下把芋头抱住怀里,哭了起来,这可是自己最好的战友啊,他教会了自己好些不懂得东西,他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但此刻,芋头居然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一个再也不能说笑,不能唱那陕北信天游的尸体。

很快的,林小军瞪圆了眼睛,咬牙切齿的放下怀中的芋头,一把抓起88狙击枪,呼的站了起来,所有的一切都忘记了,他心里就是一个念头,老子要为芋头报仇,管你们是什么英雄六连,老子要杀了你们。

但只是一瞬的时间,班长李虎和嘎子就一起把他扑到在掩体中了。

李虎强忍悲愤,低声喝令道:“林小军,你冷静一点,这是命令!对方火力强大,不能硬拼。”

“我要杀了六连的人!”林小军竭斯底里的大喊着。

“林小军,这绝不是六连的人,他们是真枪实弹。”

这时候,林小军才发现班长胳膊上的鲜血:“班长,你受伤了?他们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但绝对不是我们的人,现在都不要冲动,我们没有子弹,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李虎疼的呲了呲牙,硬撑着说。

嘎子见林小军不在挣扎,就放开了林小军,自己流着泪,用救护包帮班长李虎包扎胳膊,这时候,林小军看到班长胳膊上的创伤很重,子弹正中胳膊的骨头,明显是把整个骨头都打断了,他的那支胳膊也被鲜血完全浸透,血水滴滴答答的留在地下。

林小军趴在地上哭了,而对面的扫射还在继续,带着凄厉的呼啸,噼里啪啦的打在掩体的伪装物上。

好一会,他们三人都沉浸在悲伤中,看着芋头的尸体,谁都不说话,而班长李虎终于扛不住,晕倒了。

直到对面停住了射击,林小军才恍然惊醒,班长和嘎子还有危险,不能就这样等着,要扭转这样的局面,自己要为芋头和班长报仇。

他拿起了狙击枪,伏在掩体边,从狙击枪的瞄准镜中看向了对面,就见十几个便装男子,毫无顾忌的从对面藏身地站了起来,满不在乎的往这面走来。

显然,他们已经发觉了这些埋伏的军人并不是针对他们设伏的,这些军人在演习,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枪里根本就没有真弹。

那么,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斩尽杀绝这些常年和他们为敌的华夏军人……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