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太子妃》大结局_鬼医太子妃小说免费阅读

第20章被困东宫

第20章被困东宫

徐院判一心想要看北辰织月下针的穴位,何奈他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也没瞧个清楚。

如此不多时,阿年就一口毒血吐了出来,咳嗽了几声,这一条命算是救下了。

“北辰姐姐。”阿年缓过气来,两眼泪汪汪的看着北辰织月,“你向来爱美,为了进来救我,脸上不惜点上了麻子……”

北辰织月嘴角抽了抽,道:“你非要调侃我?”

阿年气息还不稳,也只能是摇摇头,笑了笑。

北辰织月说道:“如今还不能救你出去,但是我已经计划好……”

“什么?”阿年睁着眼睛,有点疑惑。

北辰织月靠近阿年,在他耳边细语了几句,阿年一听,双眼一亮。

“北辰姐姐放心,我会办妥此事的。”阿年说道。

北辰织月点头,再说:“记住了,要保住性命,此事成不成不是特别重要。”

阿年一口答应,话虽如此,但他又怎会全听北辰织月的,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他就算拼上了性命也是不后悔的!

时间无多,北辰织月在叮嘱了两句,就也随着徐院判出去。

大理寺卿得知阿年苏醒过来,好不高兴,也懒得送徐院判出去了。

却不料,在大理寺卿门口又有人等着徐院判,北辰织月见到那一辆马车,面色顿时垮了下去。

怎么又是这个东宫太子?

“殿下,院判大人出来了。”苏如通传了一声,就将帘子掀起。

君墨迟伸出头来,瞧了一眼徐院判,随后他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北辰织月的身上,他嘴角满是笑意,说:“院判大人,本宫等你们许久了。”

北辰织月低着头,听着这句话就觉得有点别扭。

徐院判行礼问道:“臣惶恐,可不知殿下有什么事儿?”

“本宫这两日睡不安稳,不知道是不是寝殿出了问题,特意请徐院判走一趟。”君墨迟道。

徐院判也是习惯了,便是答应下来,他回头正想让北辰织月先行回去,但君墨迟却又再说道:“你这随从生面孔了些,叫什么?”

徐院判有点心虚,说:“左右不过是一个随从,殿下不必在意。”

“啧啧,他是院判大人的随从,哪里会不在意。”君墨迟说着,“快点吧,本宫今晚还想早点睡。”

徐院判还想说话,但北辰织月就暗中拽了徐院判一下。

徐院判忍住,就与北辰织月一同上了自家的马车,随后就跟随着君墨迟的马车前往东宫。

“你怎么不让我说?”徐院判一上马车,就忍不住说道。

北辰织月目光暗沉,说:“这个时候不让我跟随,就会惹人怀疑了。”

而且她感觉到,君墨迟刚才似乎特别留意她。

“这也是,殿下很是敏锐。不过你易容了,应该认不出你来。”徐院判道。

“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在这个时候请你过去,这与他睡得安不安稳有何关系?”北辰织月好奇问道。

“此事啊……两年前,殿下宫中的香料被人做了手脚,我偶然发现不妥就告知殿下,此后殿下便经常叫我去检验一些东西。”徐院判回忆说道。

北辰织月蹙眉,喃喃念道:“能在宫中物品下手脚,就算是南王也没这么大的能力吧?”

徐院判点头,“那是啊,可殿下知道后也没有声张,没有告知皇上,这才是奇怪之处。”

北辰织月摸着下巴,她是越发的捉摸不透君墨迟了。

除了南王,还有谁想要取他的性命?

东宫。

此时皇宫早已上了锁,但东宫独成一宫,进出有独立的宫门,所以不受影响。

徐院判检查了一番,并没有什么不妥,就也禀报了君墨迟。

君墨迟正喝着茶,他眸光淡淡的,说道:“看来是本宫多虑了。”

他眸光一撇,就盯着北辰织月,接着说道:“院判大人,你这小随从本宫看着很是喜欢,你就将此人留在东宫吧。”

北辰织月满心一惊,暗叫不好,君墨迟这是觉察到了什么?!

徐院判更是惊慌得立即说道:“殿下!这,这万万不可啊!”

君墨迟将茶杯放下,隐约有些怒气,道:“怎么?本宫连要一个人都不行了?左右不过是个小药童。”

徐院判顿时哑口无言,君墨迟开口要人,他一个太医也拒绝不了。

“殿下,他是……”

北辰织月则是开口打断了徐院判的话,道:“大人,殿下是看得起小人,大人不必担心。”

徐院判欲言又止,担忧北辰织月的安危,却又无能为力。

苏如送了徐院判出东宫,偏殿中,也只剩他们两人。

君墨迟将早已倒好的茶往前一推,笑意盈盈,“在我面前不必拘礼,喝茶。”

北辰织月不敢动,不知道他是不是识破了自己的身份。

殿中烛光摇曳,一如北辰织月此时的心境。

君墨迟见她不动,就也起身,说:“叶姑娘,你都来过东宫了,还那么拘谨吗?”

北辰织月一听,面色一变,她仍未动身,君墨迟袖子一挥,门窗已经被他关上!

惨了,她成了瓮中之鳖!

北辰织月再是一动,君墨迟的声音就也传来,“现下东宫里外都是禁卫军,叶姑娘确定还要出去?”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故意将我和徐院判带来东宫再下手!”北辰织月有些恼怒,她自问没什么破绽,可偏偏却被君墨迟看出了端倪!

这一次是她掉以轻心了!

“只是想请叶姑娘喝杯茶,道个谢罢了,叶姑娘看着我怎么像是看仇人似的?”君墨迟说着,“我倒是没想到,原来叶姑娘是这番模样,倒是令我惊讶了。”

北辰织月反倒松了口气,他知道的也只是叶芙,并不是北辰织月,情况还不算太糟。

北辰织月眼睛一眯,身形一转,猛然就射出了一根银针!

君墨迟料到她会出手,袖子一挥,银针转了方向,插在了柱子上。

北辰织月却是往前,手中已现出了匕首,宛如鬼影的出现在君墨迟的身旁,匕首正抵住了他的脖子。

她轻笑了一声:“如此,我也不怕自己出不去了吧?”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