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已完结在线阅读_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小说免费阅读

第15章 不速之客,霸道

安锦玄在金泰山庄守株待兔的时候,安若素在安府也没闲着,她忙着和一位不速之客,大眼瞪小眼。

不速之客比她高了一个头,戴着一副鬼面具,诡异莫测,连眼睛都看不见,真不知他是怎么视物的。

他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却又自己靠安若素很近,近到安若素能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

职业的关系,她闻到一股特殊的气味。

好浓的血腥味,这人受伤了?“尊驾何人?有何贵干?”还有一句‘深夜造访’,安若素懒得说。

来人很干脆,自报家门:“淳于七,聚义门管家。”

原来是聚义门的人,安若素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放在背后的双手也稍稍松开,本来她打算换把54来对付这人的,现在看来用不着了。

“我不认识你。”安若素很快撇清关系,一看就知道这人惹了麻烦,而她从来不留下麻烦。

她一遇上麻烦,就立刻把麻烦解决掉,所以麻烦不会留下。

“我失血过多,可能会死。”淳于七摇摇晃晃着挪动脚步,更靠近安若素,还一点不避嫌的脱掉上衣。

安若素不是古代女子,面对一身健壮肌肉,她不躲不闪。

只是淳于七的话,让她觉得好笑:“你死不死,与我何干?再说我不是大夫,你就是血流干,我也没办法帮你。”

当然不是没办法,可她凭什么要帮这人?

就凭他是聚义门的人?

先不考虑他是不是聚义门的人,就算他是,聚义门那么多人,谁失血过多她都有义务救?储物系统里积分宝贵的很,她得留着,以备后患。

“你有办法。”淳于七说完,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淳于七是朝着安若素倒下去的,可安若素身子一偏,灵巧的躲过去了,于是他很悲剧的直接栽倒在地,“砰”的一声响,如果他不是昏迷着,一定很疼。

好在安府只有周林和周红两个下人,不然,这时候一定会惊动下人,安若素房间里冒出个男人,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安若素瞪着眼睛,看了淳于七半晌,到听见外头传来嘈杂声时,才终于决定将淳于七藏起来。

不用出去看,她就知道,外头的嘈杂声,是追杀淳于七的人引起的,而深夜敢闯民宅的,无非就是官兵了。

现在没法去想,淳于七怎么惹到官兵,她得让官兵找不到淳于七,不然她的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

安若素的房间里,安锦玄设了个小机关,床板最里边,有个小凹槽,不知者看着不以为意,知情人才知道,这是放特制钥匙的机关。

特制钥匙一放进去,床板就会翻个身,原来下边是空的,可以藏两三个人。

安若素把淳于七扶起来,推进床板下方,又将床板恢复成原样。

一般古代女子,恐怕做不到。

检查一下房间,淳于七走过的地方,还好没有染上血迹,于是安若素理理衣衫,表情不悦的打开房门走出去。

“深更半夜,何以如此吵闹?”

安若素声音不大,可自有一股冷意,刚冲进来的官兵,不由自主就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领头的官兵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他先是仔细打量一番安若素后,才一板一眼的说道:“奉刑部命令,缉捕杀手阁‘天’字代号杀手,若有人阻挠,视为同伙,一并缉拿。”

安若素长的美,一身贵夫人打扮更显温柔,他认定安若素为良家女子,对她语气客气三分,隐隐也有耀武扬威、震慑之意。

殊不知,安若素不吃他这套。

“是刑部捕快?可有公文?”当她家是窑子啊,想逛就逛。

安若素知道最后肯定拦不住,可也没想过这么快就让步,房间里还残留着血腥味,虽然她有点熏香的习惯,现在房门也敞着,但要让血腥味散去,还需要时间。

“大胆!我们穿的官服,你难道不认得!阻挠官差办公,小心吃板子!”旁边一官兵,叫嚣起来。

安若素懒洋洋靠在门边,白皙的手掌伸出去:“我没阻挠官差办公啊,公文拿来,我让你搜府就是了,难不成你拿不出来?”

普通人一见官兵这架势,躲都来不及,谁还会检查真伪?可话说回来了,安若素要证据也没错啊,万一是什么不良分子,假扮官差行凶呢?

“这个可能证明我等身份?”一块刻有刑部字样的腰牌,出现在安若素眼前。

这领头的官兵不和安若素起冲突,主要是因为他有见识,他知道这座安府是短短一月内起来的,安府的主人好像有些来头,所以他才一再退让。

安若素瞟一眼,笑笑,侧身让道:“搜吧。”

钥匙在她怀里,他们空手若能把淳于七搜出来,她甘拜下风。

“报告:东侧没有搜到犯人。”

“报告:西侧没有犯人踪迹。”

“报告……”

官兵就差把安府的地给翻过来,可还是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人,一时之间落了下风。

安若素这么成竹在胸,刑部官差当然搜不出天字号杀手。

可他们越是搜不出来,越是觉得心里憋屈,甚至认为安若素为难他们,就是为了给天字号杀手逃跑的机会。

“你该不会,和贼人是一伙的?”

领头的官兵看着安若素,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那贼人明明身受重伤,跑不远,可偏偏在安府附近没了踪迹。

这四处都已搜遍,除了安府好藏身之外,其他地方都藏不住,安府与贼人不是一路是什么?

“官字两个口,你要拿我顶罪,我不认也不行,要杀要剐随便吧。”安若素一脸无奈,一副自己死到临头的样子。

“你!”领头的官兵气结,他有那么坏吗?

安若素不管他脸色铁青,继续说下去:“你要我招什么,我就招什么,但求给我个痛快,不要对我动刑。”

领头的官兵脸色更差,他当然不能,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把这美夫人给拿到刑部问罪,他是官兵,不是土匪头子。

“走!”

领头的发话了,其他人不敢不听,虽然心里都气个半死,可还是跟着领头的那位,陆续离开了安府。

直到所有官兵已离开,安若素才收起脸上的笑容,转身回屋。

这领头的官兵,还不错,改天打听打听,他叫什么名。

安若素是训练有素的人,不至于看不出来,这批官兵虽然打着刑部的旗号,可却绝对不是刑部的捕快。

刑部的人,凶神恶煞,宁可错抓一千,不会漏掉一个,没这么好说话。

这批官兵急着要抓淳于七,可明显不是为了立功,在搜不到淳于七的时候,多数人脸上流露出悲愤神情。

有蹊跷,不是简单抓捕犯人这么简单。

看样子,得从淳于七身上着手。

聚义门与官府似乎没有过节,如果淳于七真是聚义门的人,不会惹到官府。

还是,他骗了她?

可他又怎么知道,她和聚义门少门主认识?

聚义门有内奸?摇摇头,安若素不再去深想,转而将淳于七从床板下,弄了出来。

看着昏迷不醒的淳于七,安若素自言自语:“在我家锦玄宝宝回来之前,你最好从哪儿来,就滚回哪儿去。”

打开储物系统,她利索的换出特效止血药,以及消炎药,纱布等等,然后冲着淳于七身上的伤口,一阵捣鼓。

她也受过伤,简单的包扎她会,不过别想她包扎的有多好。

淳于七的伤口一止血,消炎药一吃,人很快退烧了,果然是有武功的人,底子好,恢复快。

安若素的床被淳于七占了,她搬了个凳子在床边,坐等淳于七醒来,却等着等着,就打起了盹儿。

在她打盹时,淳于七醒了过来。

睁眼的一刹那,淳于七眼里闪过杀意,可当他看清,坐在床边打盹儿的人,是安若素之后,杀意便褪去了。

眯眼打量安若素一会儿,淳于七不得不承认,安若素是个绝对的美人儿。

她的这种美,有点与众不同。

说她温柔,她少了那股小女人的味道;说她美艳,她又多了几分端庄大气。

总而言之,是女子中的翘楚,可遇不可求。

“你醒了?”

即使是细微的声响,也能将安若素给惊醒。

淳于七的呼吸一乱,气息变得粗重,她立刻就惊醒过来。

看见淳于七半身侧起,她很自然的问出这句话。

没等淳于七回答,安若素就站起身来,指指门外:“那快滚吧。”

淳于七一下子坐起身来,浑身寒气逼人,恐怕这辈子,还没几个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敢对他说“滚”这个字的,都死了。

当然,都是他杀的。

“呃,我是说,等会我家宝宝要回来了。”安若素识时务,她不跟古代人计较,特别是有武功的古代人。

笑容里,有几分讨好的意味。

“你看,天色已晚,我是良家女子,屋里突然冒出个大男人,我家宝宝会误会的,你看能不能……”先滚出安府?淳于七提了一口气,翻身下床,随手将一旁衣物套上。

然后,他说了一句话。

“我带你去个地方。”

安若素眼睛一花,下一刻被人捞在手里,飞在了夜空中。

等等,她有说要去吗?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