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小说《一日闪婚:景少的温柔陷阱》全文阅读_一日闪婚:景少的温柔陷阱小说免费阅读

第19章:家里来客人了

第19章:家里来客人了

杀猪般的尖叫声更多的是兴奋,一群中学生迷妹看到景尧从车里下来,顿时兴奋地不行,有夸张的,居然当场晕了过去。

“哎呀小花,该不会是中暑了吧?”

“麻烦让让!少爷请!”

人群里夹杂着尖叫声,慌乱声,以及毕恭毕敬的邀请声。

只见四合院破旧的门栏忽然金碧辉煌,景尧全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让周遭的事物顿时都黯然失色。

他的拐杖铿锵有力地拄在地上,光亮的马丁靴踩在地上‘蹬蹬’作响。

他的身后,一群大妈眼睛都看直了,一个个托着腮帮子露出花痴相。

“好帅啊——帅啊——啊——”

在大家争先恐后的时候,保镖将院门‘啪’的一声重重关上,世界这才安静了不少。

景尧款步走进堂屋,遇到门槛的时候也是优雅地迈步。

“少爷!”时晋和时桑几乎异口同声道,双双站了起来去搀扶。

然而景尧却摆摆手,“丈母娘,不好意思,一直公务缠身,这才来看望您。”

方玉熹哪里会想到景尧同她说话这么客气,她愣在原地好久,几乎手足无措。

“景……少爷,我扶你这边坐吧。”白果喜出望外,自然乖巧主动了许多,上前去搀扶景尧。

把他扶到自己身边的椅子前时,她一屁股坐了下去,左扭扭,右扭扭。

“好了,已经给你把凳子擦干净了!”白果很狗腿地挽住景尧的手臂,拉他坐下。

在场的其他人,纷纷露出一副无语尴尬的表情。

“你用什么擦的?”景尧警惕地问道,生怕这个臭丫头作怪。

白果强用力,把景尧拉下,单手搭在他肩膀上宽慰:“用PP,哦不,用裤子擦的,放心,干净的很。”

“……”景尧半晌没说话,脸如锅底一般黑。

白果也不介意,殷勤地去厨房里盛饭,送到景尧面前:“老公,吃饭。”

她眨了眨眼,见景尧不接,便主动夹了一片肉送到他面前:“张嘴,我喂你。”

她这180°大转变可把时晋、时桑惊住了。平日里少奶奶把少爷当仇人般对待,什么时候转性变得这么温柔贤淑了?

其实白果自有打算,她之所以表现地这么贤惠,是为了让自己的妈妈放心,知道他们夫妻很恩爱。

果不其然,看着配合张嘴咽下肉片的景尧,以及乖巧懂事的白果,方玉熹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原本以为女儿嫁入豪门会各种不适应,并且她一直担心女儿这大大咧咧的性格会不招人喜欢。

但看到眼前的景象,她终于放心了。

“来,吃饭,你们两兄妹也别站着,来来来,一起。”方玉熹招呼着。

可时晋、时桑却杵在那不动。

方才他们可以大大方方地入座吃饭,那是因为景尧不在。

可如今景尧坐在席位上,他们便不得不顾及景家的家规。

不过令他们兄妹二人惊讶的是,少爷居然会来这古老的四合院,并且坐在这破旧的堂屋里吃饭,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他们站在那不动,方玉熹自然不明原因。

白果咬了咬唇瓣,知道时家兄妹别别扭扭的原因。她刚想开口求景尧让二人坐下,谁知景尧先截断了她的话。

“没外人,都坐吧。”

“额?”时桑明显吃了一惊,愣了半晌才坐下。

一顿饭虽然吃得很别扭,但好歹景大少爷放下身段一次。

只是他坐下后,时家两兄妹便奉行食不语的原则,不说话了。

方玉熹读的懂气场,自然也闭口不言。

饭后,时桑抢着给方玉熹收拾桌子,景尧才开口:“丈母娘,这院子应该有些年头了,你若不介意,搬去我那住,也好和果儿做个伴。”

果儿?

白果听到这个称呼哆嗦了一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几天景尧没少对她大呼小叫、冷嘲热讽,这么亲昵喊她,还真让她不习惯。

但她真的想和妈妈在一起,于是上前一步,拉住方玉熹的手,“妈,我想和你一起。”

“傻瓜,妈妈也想和你一起啊。可这里毕竟有你爸留下的太多回忆,我会一直守着这屋子的。你两好好过日子,有空常过来看看就行。”方玉熹的双眼顿时湿润,偷偷看了眼景尧的时候,眼里透着复杂的情绪。

之后,母女两说了些体己的话,景尧命时晋、时桑两人去附近的超市购置了几个月的柴米油盐,才带着白果离开。

车里,白果揉了揉眼睛,有些舍不得。

她移开手背的时候,抬眼正好看到景尧仰躺在沙发椅上,因为戴着墨镜,不知是否在闭目养神。

“那个……少爷,谢谢你。”憋了许久,她慢吞吞地从齿缝间挤出这句话,有些羞涩,又有些激动。

景尧没有动弹,像是睡着了,但嘴角却微微扬起,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容。

一路上,白果难得地安静,一直捧着双颊偷偷打量身边的男人。

他的侧颜也很帅,深色西装将他的熟男气息完美彰显,由于车内光线昏暗,他的轮廓便像打了阴影般,深邃、立体。

她的目光落在他薄薄的唇瓣上,心里忍不住荡漾开。其实这个男人对她不差,给了2000万礼金娶她不说,还给她买那么多好看的衣服。

而她,似乎对他什么都没做过。

在车子钻入桥底,一片黑暗的时候,她假装没坐稳,侧跌入景尧的怀里。

景尧猛地坐直,想要抬手把人推开。

车子正好出了桥底,时桑从后视镜看到两人,轻声阻止道:“少爷,少奶奶她睡着了……”

一听这丫头不是故意跌他怀里,景尧的动作忽然温柔了许多,抬起的手缓缓落下,虚扶着怀中的人,以免因为车子加速减速让她跌倒。

他的动作虽然轻盈如风,但白果感受地真真切切。

她安心地枕在景尧的双腿上,心里美滋滋的,也就在这时,她暗暗发誓,以后要对这个盲少爷好一点!

原本她枕在景尧腿上只是为了占便宜,却没想到他的怀里过于温柔,害她假戏真做,真的昏昏睡了过去。

直到车子到了别墅外,时晋看到门外停着的一辆大红色跑车,十分意外。

转过头,他看向景尧:“少爷,家里来客人了。”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