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极品透视显微眼已完结在线阅读

第9章 畜生

第9章 畜生

测试就这样结束,华帅并没有再为难段易,罗岗也没有找他麻烦,但段易知道,这都是暂时的,以罗岗那睚眦必报的作风,总会找些烂果子给他尝的。

不过段易并不怕,要来就来吧!他等着,测试,竞技还是高考?什么丢难他都不惧。

经过一些学生的宣传后,段易日常的训练就热闹多了,时不时有些家长来偷窥他的训练方法,或是观看他是否有水平带好高考体育生。

段易肯定,从今以后,学校里不会再有人敢质疑他的教学水平,反而不久便会有很多学生上门成为他的学生,这些是他想看到的。

不过眼下的问题是热力的补充,上次耗费了大部分的热力,剩下的就只能显微一次了,要是再遭到什么挑战,那就不好了。

“得尽快补充满盈啊!”他暗忖,照目前来看,要想再找詹美美是不可能的了,找其他女子?他的魅力还不是很够,那只能靠外物了,眼药水补充的热力量虽缓慢,但却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他手里的眼药水不多了,得去当时做激光矫正视力的医院购买了。

第二天上午没有课,段易便前往晨光医院,来到当初矫正视力的诊室,可是为他矫正视力的汪医生并不在,询问之下才知道他去了手术室,正在抢救病人。

段易倒郁闷了,他一个眼科的医术跑到手术室抢救什么病人,这不是张冠李戴吗?

不过他不想等,便找上门去。

来到手术部后,他果然看到汪医生在手术室里,不过他并没有做手术,室门也没有关,从门外可看到里面有六个人,除了汪医生外,还有一男一女,他们看起来很年轻,穿着都是名牌,容貌有点相似,明显就是富贵人家之人。

男的看起来有点纨绔,给人一种不务正业的感觉,女的很有气质,皮肤更是白里透红,又是一位美女啊!詹美美的美貌和她完全没法比。

不过他们好像在争执些什么。

旁边站着一位戴着宽大眼睛,提着公文包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律师之类人物,此时他一言不发,正默默地听着一男一女的争吵。

再看病床上,躺着一位奄奄一息的中年人,此时氧气罩正戴在口中,从旁边生命显示仪器气息线可看出他的命不久矣!而在中年人的身侧,一位护士正小心地伺候着。

段易本来想直接呼出汪医生的,可是年轻男女的对话令他止住了脚步。

“孙正,你敢篡改爸爸的遗嘱,迟早有一天你会把鑫海公司给弄跨的。”绝美女子厉声地说道,从其语气中可看出她被男子气疯了。

“孙可可,你别说得那么难听,这就是爸爸的意思,你没看到遗嘱就是他的笔迹吗?何况你可以问爸爸呀?”孙正纨绔的脸一翘,似乎真有其事般,不过在无人察觉之时他的嘴角闪过一丝狡黠。

“狡辩,爸爸曾经说过,鑫海公司的继承绝不多落在你手里,你肯定是利用什么手段篡改遗嘱了。”苏可可肯定地说道,不由望向身边的律师,可是律师摇了摇头,意思很明显,这遗嘱具有法律的效力,不是伪造的。

还有一点她没说,她的父亲到了濒死之际,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又怎么样问呢?

“孙可可,你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刚才王律师都鉴证过了,这就是爸爸的遗愿,何况我们孙家的产业怎么会传给女的呢?这不是要鑫海公司易主吗?”孙正义正言辞地说着。

听到这里,段易终于明白了他们在争执些什么,这是两兄妹为争公司的继承权而吵啊!在利益面前,确实毫无亲情可言,哎!这就是社会的现实。

正在段易感叹之际,他们吵得更凶了,汪医生再也看不过眼,突然大声吼道:“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床上躺着的是谁,是你们的父亲,你们以为他在临死之际喜欢听到你们的废话吗?孙正,你管理过鑫海公司吗?你懂得怎么运作吗?就算遗嘱是真的,不是我睁眼说瞎话,公司落在你手里就是死路一条。”

汪医生的话说得铿锵有力,说得孙正愣愣的。

“舅舅,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什么不懂运作?什么死路一条?就算公司死路一条,它也是我的,不关你们的事儿。”孙正听到汪医生的训斥,很不忿,说道。

“你,孽子,你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就要毁在你手里了......”汪医生气极,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

“孙正,有你这样对舅舅说话的吗?”孙可可吼道。

其实在他们争执之际,没有人留意到床上躺着的中年人手指动了一下,身体还似乎在发抖,是被气抖的。

可是这一幕被段易发现了。

明显,这中年人气极了,他要说话,可又说不出来,又无法以其他方式传达意思,憋屈到发抖。

难道孙正真是大逆不道,篡改了遗嘱?孙可可的话似乎不假,汪医生他了解,为人正直,不是善于说谎之辈,那唯有孙正在搞鬼了。

看他那不务正业的样子,恐怕真有猫腻啊!不过这不关段易的事儿,他不会多事,虽说他有把握能令中年人恢复5分钟。

“孙可可,你一个女子不赶快找人嫁了还赖着我的公司干嘛?还有舅舅,你姐姐都死了那么多年,我们那么一点亲戚关系早就不存在了,还轮不到你说我‘孽子’。”孙正纨绔本性凸现,什么亲情都是假的。

孙可可绝美的容貌失色,汪医生气绝。

听到这话,是人都忍不下去,段易也不例外,自己亲人苦心经营公司却说是赖,自己长辈训斥两句就要断绝亲戚关系,这还是人吗?

“畜生......我有办法鉴定遗嘱的真伪......”段易再也听不下去,不痛不痒地说了一句,便颇显高深地走了进来,立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