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嫡女策,毒后归来全文在线阅读

第四章 自行离去

第四章 自行离去

  看着看着,他便只觉得心内居然有些凸凸的跳,好似有些不正常了,这是怎么回事?

  恰在此时,卫紫媛又看了他一眼,接着蹙眉伸过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却因心中有鬼,警惕心起,一把便重重的握住她的手:“你想干什么!”

  “放开!”卫紫媛微惊,随而轻怒道:“这话,该我问公子才是吧!你一个大男人,在我女儿家的闺帐中行事如此鲁莽,这便有礼了?”

  长阳均闻言,眼眸一顿,随即手中像是被灼烧一般,立马变松开了她的手扭过去:“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

  卫紫媛当然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不过她偏要让他觉得自己误会了。

  她冷哼一声:“是不是,公子自己心里清楚。”

  “我……”长阳均想要解释,却发现这事儿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而且有些事情,过于隐秘,他也不便透露,便也不再多说。

  接下来便有些沉默,马车一路前行,倒越发显得里面两人对峙明显。

  好在长阳均先行发了话:“你为什么要救我?就不怕我是坏人,反将你?”

  终于开口了么?卫紫媛低垂的唇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抬起脸来,却神情皆淡道:“我母亲常教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见你重伤如此,我如何能做到见死不救?”说着,眼眸一转,看向他:“再者,你觉得,我会是那种,救人之前没有想到后果的蠢货吗?”

  长阳均顿了顿,不由莞尔一笑。的确,看她的精明劲儿,已经不容小觑了,怎么会做那种蠢事?他摇摇头,有些什么想说的,却迟迟不知如何开口。

  他不说话,卫紫媛却不得不开口了:“如今救了你,你伤也包扎好了,想来自行离去也不是难事,既然如此,那请公子还是趁此刻人烟稀少,便早些离去罢。不管如何,小女子总是闺阁中人,让人知道,免不了闲话。”

  长阳均听罢,倒是知道这些,只是此刻……

  他微微拧眉,随即问道:“这个是自然,只是……不知小姐此刻前往何处?”

  卫紫媛看着他的眼睛古井无波,没有丝毫波动:“长阳寺。”

  “哦?”长阳均闻听,心头一松,逐笑道:“既然如此,那小姐可否容许在下,再搭乘小姐的马车,至长阳寺山脚下再行离去?”

  “为何?”卫紫媛一听,立刻便问出了口,可话一出口,便后悔了。但话已出,自是不能收回。且看长阳均眼眸一闪,也是没有要回答的样子,卫紫媛心里便清楚了。

  她敛下眉眼,压抑住心中那股快要突破心迹的冲动,其实她的心里,已经差不多明白些什么了。

  她点点头,轻轻吐出一个字:“好。”

  长阳均见状,唇角笑意越发温和,只盯着她头顶的目光,却越来越清明。

  此女子,不简单。这是他见到卫紫媛后,最直观的第一印象。

  马车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到达了长阳寺的山脚,早已有小厮快马赶到了长阳寺通知了寺中主持方丈。而卫紫媛也如她所说,在就近的地方,趁人不注意,将长阳均放走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卫紫媛心头微松,却不想,长阳均行出几步,蓦地转身看着她笑。

  她心头一紧,冷着脸问:“公子还有事?”

  见她这戒备的模样,长阳均忍不住想笑,可还是忍住了,他道:“小姐救了我一命,却不知道小姐姓甚名谁?”

  卫紫媛闻言,不由的松了口气,却还是冷冷的道:“不用了,我救你,乃你我有缘,萍水相逢罢了,公子不必放在心上。趁着此刻此处人烟稀少,公子还是尽快离去罢。”

  她话已至此,长阳均自也不可能再去追问,点点头,深深的看了马车上气质冷清的少女一眼,转身离去。

  而卫紫媛,却在他离去之后,眼眸再度看去,此时她的唇角,不由轻轻的勾起,眼眸闪过一道不可捉摸的精光,心头亦是在暗道,五皇子,别来无恙。

  五皇子,长阳均,这就是她为什么会救他的理由。

  前世,五皇子长阳均可谓是四皇子长阳真的最有力的一个劲敌,只可惜在一次暗访中受伤,以至于英年早逝。而这一世,受伤的长阳均被卫紫媛所救,那么前世的局面已经被打破,其他的一切,只怕也早已慢慢发生改变。

  想到这些,卫紫媛的心头不由冷笑,长阳真,你等着,前世我怎么将你送上皇位,这一世,我就要你看着你是如何离着自己心仪的皇位,渐行渐远,再叫你生死不能!

  …………

  长阳寺乃为东阳国寺,平日里香火鼎盛,这时就已有断断续续的信民前来朝拜。她们却惊讶的发现,平日里难得一见的主持方丈身着万丈佛文袈裟,手持乾坤八宝玲珑拄仗带着一干佛门弟子在寺门,似是在等着什么似的。

  这时,人们看见一个纤纤倩影在侍女的搀扶下从一辆华贵的马车上走了下来。一块纯白面纱遮住了她的大半脸庞,只余那如远山黛眉下的一双似清泉澄澈的眸子,泛着幽幽光亮。满头青丝盘做简单的单鬓,斜钗一只扶苏玉步摇。她身着粉红牡丹锦绣衣袍,琵琵婷婷下向着长阳寺的山脚下行去,人们只觉她似是从百花中来。

  这时,一缕初晨从天际洒下来笼罩在她的身上,她整个人就好似从那九天之下而落凡间的仙子。人们见状,都有一瞬间的呆愣,待反应过来,皆是纷纷议论着这是哪家的闺女,竟是如此风华!

  卫紫媛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在琳琅宝珠的搀扶下行至山脚。通往长阳寺的路有一百步阶梯,那里早已有小脚轿等候在此。而卫紫媛却是对着小脚轿摆了摆手,对着琳琅淡淡的说道:“咱们走上去。”说罢留下再次呆愣的人们,莲步轻移便踏上了阶梯。

  琳琅听罢,只是一愣,便连忙跟在了卫紫媛的身旁。而宝珠却是担心的说道:“小姐,这……”还未说完便被琳琅一瞪眼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小姐身体不好,这梯子如此长,若是小姐累坏了身子怎么办?宝珠心里诽腹道,撇了撇嘴,便快步跟上了卫紫媛。

  而在寺门之前的长阳寺主持方丈,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精光。看着在阶梯上缓步行走的卫紫媛,主持方丈万成不变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丝几不可察的微笑。

  这丫头,有点儿意思!

  虽一百步阶梯,可对于卫紫媛如今来说却也是颇具难度。待行至寺门之时,也已是浑身薄汗虚出。可她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而一旁的琳琅宝珠却早已是气喘吁吁了。卫紫媛见此,不由轻笑。

  这时,主持方丈迎了上来。主持方丈道号圆通,发须皆白,身体却是硬朗。一张方脸不怒自威,淡淡微笑时又给人无限亲和,他迎上卫紫媛,双手合十,微微鞠躬,道:“阿弥陀佛,三小姐来临,老衲有失远迎,还望三小姐恕罪。”

  卫紫媛淡淡一笑,稍稍侧了侧身子,挡过了圆通一礼,随即道:“阿弥陀佛,大师言重了,是媛儿顽劣,叨扰了大师,还望大师见谅。”说着,也学着圆通双手合十,对着圆通一福。

  圆通听罢,连道不敢,不敢。便伸手虚引:“夫人已等候多时,小姐请随老衲来。”

  卫紫媛一点头:“如此,便有劳大师了。”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