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鬼公司》已完结在线阅读_猛鬼公司小说免费阅读

第十七章 医院里的鬼事

看到雍博文突然间满头大汗,一副便秘模样,艾莉芸不解地问:“怎么了?”

“我把棉花放在背包里,怎么不见了。”雍博文还有最最重要的一句话没有也没敢说出口,那就是装鬼的那个玉瓶也一并不见了!

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情,那里面装了几百个的鬼!万一被不知情的人放出来,还不知道得惹出什么事情来。要知道那些鬼可都被关了不少时候,难保不会有一两个出现点精神分裂症状之类的毛病而变成厉鬼!

想到可能引起的后果,雍博文心里不禁砰砰直跳,紧张得全身泠汗直冒,衬衫背心刹时湿得精透。

“你怎么还带着棉花?”艾莉芸不解地说,“快去找找吧,医院里不让带宠物的,别再让人给抓了。”

雍博文等的就是这句话,马上转身就往外跑。

“应该不会有事吧,那个玉瓶我已经用法咒封住了,符纸贴在瓶口里面,不会有人看到的。死棉花,真是只笨到家的猫了,让它看着瓶子,它倒好,连自己都丢了……”

“果然是太平兴国时期的玉壁纹彩离花水瓶啊……”

发出这一声充满了贪婪与兴奋感慨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干瘦男子,穿着一身浆洗得干干净净的蓝白格子的病号服,虽然年纪不大,但脑袋已经半秃,光溜大脑门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脸部皮肤呈现出一种重病缠身多时才有的苍白与干枯。但此刻,他的脸颊上却泛着因激动而引发的不正常殷红。

“想不到起夜居然能拣到这么个宝贝,我李学仁终也于有时来运转的一天了。”他一面嘿嘿低笑着轻抚手中的玉瓶,一面贼头贼脑地往门缝里往外张望。

刚刚在走廊里踩到那个不知是谁扔在地上的背包里,他还觉得很倒霉,想要大声叫骂两句,找到背包的主人来,可还没等他喊出声,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瓶却从包里滚了出来。

他原本是个专门倒腾古董的小贩,虽然一辈子没买到过真正的宝贝,但眼力却是不差,一眼就看出这被人随随便便扔在地上的玉瓶似乎是北宋年间的古物,他立刻把已经涌到嗓子眼的那声喊叫又吞了回去,往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这才抱起玉瓶,一溜烟地跑回卫生间,随便选了个厕位躲进去,坐在马桶盖上,仔细地鉴赏了一翻,终于确定这是一只北宋太平兴国年间的玉壁纹彩离花水瓶。

他几个月前刚在新闻里看过关于这种玉瓶的消息——那是在索斯比拍卖行上被拍卖的一只相同样式的玉瓶,最后成交价是三百万美金!

一想到怀里抱着的是三百万美金,他就激动得喘不上气来,有点心脏病发作的前兆,连忙从兜里掏出药瓶来含上两粒速效救心丸。

“喵……”一声轻轻的猫叫在李学仁脑袋上面响起,吓得他浑身汗毛倒竖,眼前一黑,差点没把含在嘴里的药丸吐出去,扶住墙壁好一会儿,才算恢复过来,抬头一看,便见一只肥大的黑猫正路趴在间壁墙上,瞪着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紧紧盯着他。

“哪来的死猫,真他妈讨厌。”李学仁骂了一声,冲黑猫挥了挥手,想把它吓走,但黑猫却不领情,只是摆了摆尾巴,仍紧紧盯着他。

“靠,看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是耗子。”李学仁骂了一句,不再理会这来得稀奇地黑猫,接着低头查看怀里的玉瓶,越看越是喜欢,越看越是高兴,仿佛已经看到那大笔的美金抱在了怀里一样,看了一会儿便憋不住地嘿嘿直笑,这要让精神科医生给撞见了,一准儿得给他换个病区。

他看了一会儿,发觉瓶口处有点黑黑的东西粘在上面,以为是刚才在地上粘到了脏东西,便站起来往外瞧了瞧,见没有人进来,这才走出去把玉瓶凑到水笼头底下冲洗。

细细的水流落到瓶口上方便好像被什么挡住了似的,直接顺着瓶外壁流了下去,仿佛那瓶口处盖了个透明的盖子,又好像那瓶子里面已经塞满了东西,甚至连一点点的水珠都再也装不下了。

可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瓶子都没是空的,而且也没有盖子。

李学仁怀疑地把手伸进到瓶口里摸了摸,结果扯出一张黄纸条来,上面画着弯弯曲曲的符号,看起来是张符,已经被浸得湿透,连上面的符号都被水晕化开成一团团模糊。他随手把符纸扔进了下水道,再次用瓶口接水,可水却依然流不进去。

“真他妈的邪门了。”他不解地嘟囔着,把瓶子倒过来使劲晃了晃。

“别晃了!”突然如其来的声音在瓶子里响起,这声音阴恻恻寒意实足,怎么听都不像是人能发得出来的。

李学仁被吓得手一哆嗦,玉瓶脱手而,他不禁惨叫一声,再想伸手去抢救,却已经来不及了,玉瓶直直地朝地面摔了下去。

这一下要是落得实了,估计这瓶子立马就得变成几十上百块。

“不要啊。”李学仁发出了绝望的哀嚎,眼前一片黑暗。

但奇迹出现了,当玉瓶眼看就要落地的那一瞬间,它却突然停在了半空中,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托住了一样,开始缓缓的向上回升。

一股淡淡的黑气从瓶口里好像水流一样冒出来,迅速爬满了光滑的玉瓶外壁,让这白色的瓶子眨眼工夫就变成了黑白相间的模样。

望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可怜的李学仁甚至还来不及为玉瓶完好无损而欢呼,就一直不吭地直挺挺地摔倒在了地上。

凡人肉眼看不到的老鬼,托着玉瓶,站在洗手池上,望着倒在地上的家伙,困惑不解地搔了掻头,“我死得就那么难看吗?至于看一眼就吓过去了。”

“喵呜”一声,黑猫棉花轻轻跳到地直,神气地在李学仁的身上来回挪着小碎步,一边走还一边摇头,也不知道是在那里对这厮的胆小表示轻蔑,还是对老鬼的糊涂表示不满。

“吱……吱……吱……”

尖锐的警报声随着闪烁的红光一同充满了整个空间。

这是个面积大约在四百平方米左右的宽敞房间,正东的墙壁上是个宽大的电子屏幕,显示着整个春城的详图,这不仅包括城区,甚至周边的小村庄都详细地列了出来。屏幕前方是一排监控仪器。因为是夜晚的关系,只有两个坐在仪器前的值班人员。

此刻,电子屏幕上城区某处的位置,正有一个鲜亮的红点不停闪动,而下方仪器上的一盏小红灯好像警灯一样转个不停,尖利的声音正是从红光下方传出来的。

“是东城区。”其中一人一边说着,一边在仪器前快速操作着,“汇苑路明仁医院,三楼,东侧卫生间,标准指数3.26,非厉鬼型鬼魂,年限约42,危险指数0.1。”

另一人则拿起面前的话筒开始呼叫,“这里是监控中心,确认明仁医院有非正常产生的鬼魂出现,请附近的伙计前去处理。”

十几秒钟后,传来回音,“这里18组,正在附近,前往调查,请将相关数据传送过来。”

“呃……”呼叫者呆了一呆,怀疑地问,“小鱼儿,这种事情好像不是你们负责吧。”

“你有意见吗?”仪器中传来很的声音很甜美很温柔,但那呼叫者却好像听见狼叫的小羊一样吓得打了个哆嗦,连忙说,“没有,没有意见,数据这就传送过去。”

“谢谢。”话筒那边的声音随即消失。

呼叫者呆了一呆,满脸担忧地对同样一脸不知所措神情的同伴说:“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应该不会吧,罗小姐肯定是跟她在一起的。”

“呃……就这样我才担心啊。”

“为什么?罗小姐办事向来稳重细心……”

“是啊,可罗小姐也向来对她千依百顺,什么都由着她的性子来啊。而且,你来得晚,有些事情不知道……”

“那你的意思是要通知主席?”

“如果主席知道的话,她肯定能猜出是咱们通风报信,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

“那该怎么办?如果真让她闹出什么事情的话,追纠起责任来,咱们也跑不掉啊。”

“是啊……有了,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快说。”

“我们抛硬币吧,字就通知主席,背就不通知。”

“这……就是你的办法……那就这样吧。”

呼叫者掏出一枚硬币向上抛起,双手在空中一合,将翻滚的硬币夹住,缓缓打开。

“是字,通知主席吧。”

通讯器中突然传来冷冷地一声,“哼,你们两个家伙,我可都听到了。”

“什么?”两人脸色大变,急忙扑到通讯器上查看,然后同时发出一声哀嚎,“这下可惨了,通讯器没关!”

“哼,呵呵呵呵……”

阴森森的笑声从通讯器中不断传出,带着强大的压迫感瞬间充满了宽敞的空间,让两个倒霉蛋一时满头冷汗。

相关小说推荐